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档案馆 > 文化交流 正文
   

[2005第四期]旅法画家方世聪宁波寻根


www.zjol.com.cn  2005年08月17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德高望重的艺术家闵希文说:“继赵无极、朱德群之后,方世聪无疑将是巴黎华人艺术界第二代群体中一位了不起的大师。”

  关于根的故事

  查尔斯王子驻足在一幅肖像画前,默默地凝神观摩。良久,王子问:“画中人是谁?”

  陪伴在侧的画家回答:“农民。”

  王子说:“这幅画令我感动,我看到了中国农民优秀之处。”

  对于王子的赏识,画家显然很欣慰,他说:“那是我爷爷,农民就是我爷爷。”

  这位画家叫方世聪,画的题目为《中国老农》,他画的是祖宗,系自己的根本,自然传神。查尔斯王子把这幅画列入他的私人收藏,并对方世聪说:“我喜欢你的画,以后开画展,请告诉我。”

  上述那一幕,是发生在英国举办的一次世界性的肖像画联展中。

  方世聪何许人也?乡音是最直接也是最准确的识别码,我认识方世聪就缘起于宁波话。

  前不久的一个周日,先生携女儿去浙江宁波东钱湖沙山村度假酒店,那是个新开辟的休闲胜地,风光秀丽,环境幽静。湖畔有位画家在写生,父女俩敛步观画时,几句乡音引得画家欣喜地回头询问:“宁波人?”

  父女俩一听画家说的也是宁波话,是一种略带上海口音的宁波话。

  此时画家进一步缩小范围:“我是宁波镇海人呢!”

  父女俩乐了:“我们也是宁波镇海人!”

  于是画家乡情洋溢地和女儿合照,并递上自己的名片。

  晚上,当我接过这帧富有艺术气息的中英文名片时,就感觉其人不凡。上网查阅,方世聪条目赫然:他毕业于国立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油画系,曾任上海戏剧学院美术系油画教研室主任、上海黄浦画院副院长。1986年出版了《方世聪油画选》,这在当时中青年画家中是少见的。他的油画《东方少女》在1982年美国纽约《中国现代绘画展》上荣获特别奖,被誉为“民族性、个性、时代感优美统一”的油画肖像。1987年,已蜚声上海画坛的方世聪毅然西行,去巴黎开拓新的艺术之路。旅法18年的淬炼,使得方世聪的画艺炉火纯青。在巴黎,他曾举办过个人画展18次,与他人联展12次,他的油画《塞纳河夕照》荣获法国圣日尔曼市艺术沙龙市政府奖……

  看了方世聪的艺术简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1990年、1998年出的两本宁波镇海籍书画家作品集漏失了一位重量级人物。

  当晚,我打通了方世聪的手机,乡音悦耳。他说:父亲是镇海人,母亲是天津人,自己虽然没到过镇海,但从小到大填表,籍贯一栏总写上浙江镇海,祖先曾经生存过的地方一直很想去看看。

  年逾花甲后他终于来到故乡。那是去年的国庆节,方世聪和他的哥哥、嫂嫂及儿女们,在八十高龄的叔伯带领下,三代人乘坐一辆大面包车浩浩荡荡从上海来到宁波。

  这是一次纯粹意义上的寻根,叔伯把大家带到了镇海骆驼的方家。祖屋仍在,方世聪感慨万千,他拍了很多照片。毕竟是画家的眼光,在出村口时,方世聪发现农家门口的柴堆里有段树根,抽捡出来一看,虬根蚺株,古朴苍劲,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漂亮,很完美,简直是件雕塑品!一旁的叔伯意味深长地说:“小聪真正寻到了根。”

  偶然性里有着必然性,此刻方世聪说:“因为我是带着心来寻根的。”

  从黄浦江畔到塞纳河畔

  第二天,我去了宁波东钱湖畔的沙山村度假酒店拜访这位同乡画家。方世聪下榻在一幢木结构的两层小楼里,那是根据老式民宅改建的,石板地、木柱子、花格窗,原汁原味。就在这酷似童年老层的庭园里,我见到了同乡方世聪。

  他高高大大,络腮胡子,穿一件灰色夹克衫,自然、洒脱,极具艺术家气质。印象最深的是他的那双眼睛,温柔而又敏锐。方世聪很亲和,他搬出两把旧式竹椅,沏上绿茶,我就坐在朝南的屋檐下,晒着太阳采访他。那种氛围很适合话说悠悠往事。

  方世聪1941年出生于上海,父亲是一名从事法语翻译的高级职员,但在方世聪5岁时,父亲不幸得伤寒,临终前他对两个儿子说了三句话:用功读书,好好做人,听妈妈话。母亲是典型的具有传统美德的妇女,她不改嫁,含辛茹苦地培养孩子成才。两个儿子从小学到大学,她当尽了家里所有值钱的物什,母亲最后当掉的是一块表。那是个冬天,母亲醒来,见天色已亮就起床上班去了。门外一片银色世界,街头冷冷清清,大饼油条店刚刚生起炉火,一问才四点半。原来雪光反照使失去了时间准则的母亲在严寒天起了个大早。这一幕给方世聪留下了很深的记忆。所以他自小就懂事,方世聪小学是在乡下住读的,他洗被子、缝被子,早早学会自己打理生活。

  14岁,方世聪进入上海大同中学,这是决定他人生走向的一个重要驿站,因为在那里他遇到了美术启蒙老师张文祺。大同中学美术组的训练是很正规的,而且进入美术组的须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方世聪成了其中一名,从此画不释手。1960年,方世聪以优异的成绩和突出的美术天赋被保送到上海美专油画系学习,师从吴大羽、俞云阶、周碧初等著名画家。80年代初,方世聪已成为沪上美术界最有声望的中青年画家之一,他的画在上海、北京等全国大型美展上多次展出。尤其是当他的油画《东方少女》在美国纽约“中国当代绘画展”上荣获特别奖后,他被艺评家们认为是中国当代最有天才最有前途的油画家之一。

  1987年巴黎之行是方世聪人生之路的又一个转折点。1986年,《方世聪油画作品选》出版了,法国巴黎装饰美术学院院长多里埃先生看到这本画后,很赏识方世聪的才华,邀请他到巴黎作访问学者。

  巴黎是艺术之都,那里有悠久的绘画历史和丰富的艺术宝藏,中国现代油画大师徐悲鸿、林风眠、吴大羽、赵无极、朱德群等,当年无不以朝圣般的虔诚纷纷前往巴黎。怀着同样的艺术理想,方世聪放弃盛名毅然西行,去拓展更广阔的天地。

  一去18年。巴黎历来是大师辈出、人才荟萃之地,而法兰西又是高傲的民族,一个外来的艺术家若没有足够的力量,是不可能在世界艺术中心立足的。方世聪凭着扎实的基础,显示了他的实力。1992年,方世聪为法国作家阿尔芳斯?多德和皮埃尔?洛蒂画肖像,人物形象十分逼真。不久,法国邮局公开征集文化名人的素描肖像,方世聪以高水平的艺术技巧完成了左拉、布鲁斯特等11位著名法国艺术巨匠的肖像。应征者高手云集,而最后采用的是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画家的人物肖像,并以名信片的形式遍发全国,这不得不令一向以为艺术是法兰西民族垄断的高傲的法国人汗颜了一把。方世聪在美术界受到了重视,权威的《共和国报》曾连续发表专文介绍他的作品,赞扬他的绘画具有“轻盈、温柔又形象的东方人文精神”,而艺评家认为方世聪在巴黎显露的天才仅是“冰山一角”。

  方世聪在巴黎的生活是清贫的,他从不为赚钱而降低自己的人品和画品,他住在巴黎南郊塞纳河畔的“艺术家自治村”里,这原是一个被废弃的工厂,一些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陆续会聚,把厂房、车间、仓库改建成了自己的工作室和卧室。属于方世聪的是一间高大宽敞、面积有60多平方米的旧车间。孤独、艰辛、宁静、激越,伴随着他在画室中度过了无数个春秋。艺术是无止境的,奋斗的过程也充满了迷惘,他说:“我常常在塞纳河畔散步,风吹过脸庞,我禁不住泪流满面,这泪水不是为异乡的清贫生活而流,而是自己离艺术的最高境界还有无尽的路途。母亲在等我,还有民族的使命感,而我尚未成功……”

  痛苦让人超越,在探索中,方世聪的宇宙观和艺术观发生了变化。从小受母亲的影响,他与佛有缘,面对光怪陆离的巴黎浮华世界,禅悦也无疑成了他抵制诱惑、潜心创作的最好灵药。然而,方世聪不仅仅是普通意义上的释家弟子,他是思考着的艺术家,他视佛教为一门哲学,一种世界观。现代科学认为,宇宙存在着多维空间,只是人不知道如何才能突破。在佛学和现代科学的影响下,方世聪探索着用绘画来表现这种多维空间。近年,他以“宇宙、人生”为主题进行了系列创作,例如《平和的灵魂》《众神之车》等等,这些作品热情地表现了宇宙、生命的和谐与宁静。外国评论家说:“他是一面特殊的镜子,反映着人生。”“他神圣地发现了这些原始形象,并且和我们一起进行艺术探索时,竟运用了和我们不一样的智能和我们没有的静穆。”

  方世聪的静修终成正果,他的作品在美国、法国和英国的一些画展中频频得奖,不少作品被世界著名收藏家庋藏。

  回乡 恋曲

  出于旅居和举办画展的方便,方世聪加入了法国籍。但他是一个大写的中国人,方世聪深有体会地说。炎黄子孙到国外,民族自尊心与爱国主义是立竿见影的。他初到卢浮宫读画,文字说明中葡萄牙、日本语种都有,而泱泱中华大国的汉语却没有,心里很不是滋味,前几年忽见那里有中文出现了,他就由衷地开心。

  方世聪的自尊、自强,以及至真至善至美的品性,赢得了法国朋友们的尊重和喜欢。他已融入巴黎世界,能讲一口流利的法语,熟悉法国的风土人情。然而,经过东西方文化比较的他,越来越觉得中华民族文化的博大与精深,他的画永远充满着东方精神。

  距离产生美。因为思念,也因为使命,方世聪开始回乡了。他说:“一个国家是否强大,不仅在于政治、经济,还在于文化。文化是一个民族的和灵魂命脉,没有文化的国家是虚弱的,没有文化的民族是丑陋的。我想为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做一些事。”

  2000年,赴法13载的方世聪第一次回上海办画展,在美术界轰动一时。他那融汇东西方艺术精髓的“宇宙、人生”系列作品,令人耳目一新。2004年,中法建交40周年,方世聪受上海大剧院画廊邀请,举办了画展“方世聪艺术——回顾与展望”,又一次向父老乡亲展示了自己60多幅优秀画作。同年,他命名为“激情的艺术”的画展登场杭州西博会。在祖籍宁波开画展一直是方世聪的愿望,他打算后年在宁波美术馆展示他多年来的艺术探索成果。

  方世聪回国除举办个人画展外,更致力于美术教育,他要把自己在国外学到的知识传授给大家,他想为国家培养高级的艺术人才。他担任了常青美术进修学院名誉院长,南京艺术学院聘他为客座教授,在上海美术馆他还成立了自己的油画工作室……

  方世聪回乡的步伐紧了,对他来说,时间是至为珍贵的。这天不知不觉聊到夕阳西下,他歉意地打住说:我还想到外面转转,看看有什么可以画的。

  就在东钱湖畔,我目睹了方世聪激情飞扬的创作。他画的是西式现代油画,使用的却是中国的传统宣纸。石笋、草地、小树、老房子,他神情贯注,手法洒脱,最震撼人心的是对那油彩的恣意挥洒,草地的绿被扩大了,老屋灰白的墙面涮上了湖蓝色,油汁从上直往下淌,仿佛就是舀一旁东钱湖水泼的。湿漉漉,水淋淋,春色被渲染得酣畅淋漓。太美了!而我赞叹之余又带了一句:“现在还是冬季呀!”

  方世聪一边依旧挥洒春色,一边微笑应答:“江南在我心中永远是春天。”

  一句话使我顿悟,我想起了他的创作座右铭:艺术即精神。

  图说文字:

  方世聪近影

  《惠安仙姑》(方世聪作)

  方世聪在故乡镇海作画

  《葡萄牙姑娘》(方世聪作)

  《东方少女》(方世聪作)

  方世聪与本文作者合影

  执着的齐妮(方世聪作)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漫 漫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