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浙江商帮 正文
   

宁波商帮在湖北近代商贸领域的活动


www.zjol.com.cn  2005年12月27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湖北水运素来发达,沿江市镇皆由水而兴,因商而盛。1861年汉口辟为通商口岸后,成为楚中第一繁盛之处,位列四大商业名镇之首。“此地从来无土著,九分商贾一分民”,①活跃的客籍商人始终是推动武汉城市发展的主要动力。
  早期汉口商帮中贸易额最大者,当属宁波、广东等地客商。其中“尤以宁波商人为最。此等商人往往卸卖货物后,便购货以归……凡汉口特有之物,无不买入,或更运往他处销售……宁波上海两地商人一年之内为五十万两之贸易者不下六七十家,如此计之,则合计贸易额当不下三千万两或三千五百万两矣。”②宁波商人在汉口主要经营水产业、银楼业、杂粮行、洋油行、五金行、银行等,湖北主要商埠的洋行买办也大多由宁波人充任。“宁波帮……或合绍兴称宁绍帮。凡汉口之海产物商店及金银细工业,大多为此帮所占。又长江之夹板船航运业皆属宁波商人所经营,其输入品为棉纱、棉布、绸缎、海产物等类;输出品为杂粮、黄豆、桐油、牛油、片麻、苎麻、棉、米等类。”③在汉口的宁波商人由于头脑灵活,在招揽货运,出售洋货方面,往往“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最能满足洋行的需要,“特别容易作成烟草、糖和煤油等方面的生意。”④在沙市,宁波商帮最大的生意是银楼号。“老宝成”、“老天宝”、“老同震”、“老丹凤”等知名银楼号都是他们所开,各号店堂高大,建筑坚固精美,居沙市之冠。由宁波人担任代理商的“慎大”、“生记”、“明德”等煤油号,包揽了沙市周边各县所需煤油的大部分批发业务。由于资金充裕,经营灵活,还在沙市兼营其他业务。如老天宝银楼兼营复和医院,慎大煤油号兼做“联太”、“生昌”内庄,经营棉花、匹头和杂粮业务。宁波商帮在宜昌建有浙江会馆(今浙江路)。较为有名的美达利百货店,主要从事批发业务;三友实业社则专营该社生产的棉织品。其他有亨达利、亨得利等钟表眼镜店,天禄、嘉福两家鞋帽庄,鸿彰服装店等。三北轮船公司曾在宜昌设立分公司,由任子卿任分公司经理,他还曾出任过宜昌商会执行委员和理事长。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宁波商帮在湖北开办的绸缎、银楼、五金、颜料、海味等商号业务大兴,普遍获利。“屈计汉市获利者,仍首推钱业,尤以浙帮各庄为最,江西帮次之,本帮以及徽州、镇江等帮又次之。”⑤一战结束后,宁波商帮势力渐盛,与徽帮相比大有后来居上之势。汉口市场海味糖盐业务庞大,行销甚广,自1871年宁波商人董章顺在汉口合资开设同春海味号后,又有丰裕顺、立昌生、同丰、镇昌、裕源祥等30余家陆续开设,创办者以镇海人为多。1910年在永升平河街成立“浙宁海味同业公会”。各店最初专营海味,后多兼营糖业。其他如汉口鸿彰永绸缎店,系宁波鸿彰绸缎庄经理马冠群于1903年创办,每年获纯利均在百分之三十左右。
  宁波商帮在湖北口岸城市业务的拓展,是建立在相对活跃的金融业基础之上的。由于浙宁帮钱庄、银行遍布长江南北各大商埠,这就使宁波商人在开拓内地市场时具有了明显的优势,因为大多数钱庄更倾向于对同乡商铺投资或给予金融上的便利。浙帮钱庄在汉口金融业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盖浙商所经营之绸缎、银楼、五金、颜料等业,皆占汉埠第一位,因而该帮金融业势力随大。且浙帮各庄,经营得法,又能通力合作,呼应灵通,一面与各银行接近,一面竭力与他帮竞争,复以其资本雄厚,冠于各帮,长袖善舞,多财善贾,造成今日之局势,良非偶然。”⑥银行业方面,浙江兴业、浙江实业、四明银行、中国通商银行长期在汉口设立分行。宁波商帮开办的四明银行纸币,一度在鄂西北颇受商铺欢迎,每元纸币折算银元竟高出二成左右,主要原因是当地匪患严重,银元不便携带之故。
  宁波商人对湖北近代贸易的影响还表现在度量衡及货币结算等方面。中国近代度量衡混乱错杂,各地标准互异,汉口一地即不下百种,各帮各业均自定所用之度量衡。浙宁秤由宁波商人带入汉口后,最初仅在米、煤、柴薪等交易中使用,因该秤每担折合英制后与海关秤一担相同,被外国商人所乐用,华洋贸易遂大得其便,因而成为汉口市场通用的主要衡器之一。凡输出输入之红茶、牛皮、烟、麻、羊毛、豆饼、樟脑、海味、白蜡等货品,均以浙宁秤为准。在货币结算方面,清末民初,武汉货币种类繁多,交易结算每因行市高低而生纠纷。1917年,宁波商帮鸿彰永绸缎店率先废除银两计算,将货价一律改为银元,以角分划价,大大方便了门市交易,并逐渐被其他门店所效仿。
  注:①(清)叶调元《汉口竹枝词》,1850年。
  ②《中国经济全书》,第93页,1908年。
  ③民国《夏口县志》,卷十二,《商务志》,第11页。
  ④《中国买办资产阶级的发生》,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79年版,第11—12页。
  ⑤《银行周报》第三卷第五号,1919年2月25日。
  ⑥张克明:《汉口金融机关概况》(上)《银行周报》17卷48号,1933年2月。

来源: 宁波网  作者: 徐凯希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