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吴越春秋 > 文化考古 正文
   

“明招”与“丽泽”源流考


www.zjol.com.cn  2006年01月11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在南宋,理学门派甚繁,但历代史学家只将岳麓与明招学者赋以理学“克世”之名。清代有位史学家全祖望,曾著文说:“明招学者,自成公(吕祖谦)下世,忠公(吕祖俭)继之,由是递传不替。具与岳麓之泽并称‘克世’”。

      明招理学文化精粹——吕祖谦的大量著述,一直珍藏在金华丽泽书院的藏书阁里,到清乾隆年间,被纪晓岚征集,编进了《四库全书》。由于《四库全书》出书甚罕,珍藏更严,一般学者是没有机会读到的。上世纪80年代,国家启动了重刊工程。《四库全书》从此得以普及,武义县图书馆亦花巨资购置收藏。《四库全书》是研究我国历史文化(包括研究明招理学文化)最可靠和最有权威的典籍。

      当我们从事明招理学文化研究时,往往会见有“明招学者”、“丽泽诸儒”之分。“明招学者”指的是从学吕祖谦于武义明招山的学成弟子;“丽泽诸儒”指的是从学吕祖俭、吕祖泰和活动于金华“丽泽堂”和“丽泽书院”,继承明招文化的理学名流。

      吕祖谦“丁忧”期间,在明招山几度聚徒讲学,由于受朝廷纲纪所律,不能公然创立书院。用吕祖谦自己的话说,是“稍稍送子弟从予游”。吕氏世家在宋代曾有五代为相,一门17人中进士,吕氏家学声望名扬全国。故此,吕祖谦在明招山服丧,弟子越聚越多,甚至出州、郡之外,盛况非凡。其学子多到什么程度?门生巩丰有诗说:“同门至千百”。另一门人陈良祐在诗中说:“门生数百人”。有据可考,明招诸生中成鸿儒名宦达20多人,嫡传弟子80多人,有造诣者150多人,其中《嘉庆武义县志》列名武义籍的明招学者有10人。

      吕祖谦对他的门人统称“在籍人”。在籍人相互称“同志”。吕祖谦并且为在籍人制订了必须遵守的诸如家范、学规、规约、官箴等很多很多条律,如发现在籍人中有不遵守者,则同志共劝之,同志共规之;不改者,同志共摈之,开除出籍,通报各州、郡在籍人。所以,明招学者皆能以廉政、勤政、清政而饮誉史册。

      丽泽诸儒的理学学术活动,贯穿在整个“丽泽”的历史变迁过程中。从《东莱全集》吕祖谦与朱熹交往的书信中考证,金华丽泽堂创建于宋乾道五年(1169年)秋。乾道六年春完工,是年润五月初八,举行竣工庆典。丽泽堂地址在金华城内。书信中明确说明,丽泽堂是吕祖谦为振兴金华教育,多次敦促金华郡并由郡里拨出公款兴建的郡办“塾斋”,朱熹来信建议命名为“尊贤堂”,吕祖谦去信婉言谢绝,他以《易经》聚朋论道的典故,定名为“丽泽堂”。由于当时吕祖谦正在严陵(今建德)任职,丽泽堂的执教由朱熹门人潘叔度、潘叔昌和吕祖俭、吕祖泰及金华一批学者担任。至宋庆元二年(公元1196年,吕祖谦死后14年),宰相韩胄,为排除异己,把南宋兴起的理学诬作“伪学”,严加禁止,史称“庆元党案”。被迫害坐罪朝廷大臣和理学名儒多达59人。吕学也在禁案之列。吕祖俭、吕祖泰均遭逐放。时隔10年,即宋开禧二年(公元1206年),宋宁宗诏杀了韩胄。党案也获昭雪。第二年,金华一批士代大夫和吕氏门人向郡里呈词,建议将吕祖谦祖父吕中租住过的位于金华城的公屋划出一半,为吕祖谦建祠纪念。知郡李大异拨巨款并派得力官员主董修建,专藏吕氏著述,并设一书院,匾悬“丽泽书院”,旨存“丽泽堂”旧名。是年为吕祖谦逝后26年。

      丽泽书院建成后,推吕祖谦门人时少章和朱熹门派何基为山长,由何基弟子王柏任讲席。王柏,金华人,宗朱学,亦服吕学,在其《拜东莱先生墓有感》八首诗里,其中有:“九原英魂一山藏,回首怀中道路长,天意未开南北限,要教北学王南方”。又:“炯炯长空一片云,东南鼎立统斯文,卷藏万古春归去,只有余光在此君。”字里行间无不充满他对吕学创始人——吕祖谦崇高敬慕之心。王柏逝后七年,南宋灭亡,丽泽书院则由金履祥司讲。金履祥,兰溪人,宗“濂洛之学”尚“义理”,与吕学同源。他的著述甚丰,史称一代名儒;宋德裕年间,诏授“史馆编修”;宋亡,隐居著书,讲学于金华丽泽书院。金履祥逝于元大德年间(公元1297—1307年)。丽泽书院推崇金履祥的门人许谦司讲,许谦不受。许谦,东阳人,曾居金华,追随金履祥就学于丽泽书院,尽传其奥。许谦无书不读,对天文、地理、典章、制度、刑法、音韵、医学等均穷究精微。官府多次举荐,许谦均不愿出仕,但他一生仍然从事理学研究,尚“义理”,讲学于东阳八华山,学子多逾千众。许谦死后,金华的理学活动渐入低谷。后来,金华将曾活动于丽泽书院的何基、王柏、金履祥、许谦称为宋、元理学四大名儒,并建四贤祠纪念。

      明正德年间,永康有位进士,名应典,号石门,曾官授兵部职方司主事,母病,辞官在永康方岩寿山讲学。寿山曾是朱熹、陈亮、吕祖谦讲学过的地方,为纪念三位先儒,创建书院一座,名“丽泽祠”。有程文德,李用彰、周桐、卢可久、程方峰等一批永康学者相聚一起,专门研究宋、元和明代理学名家王阳明先生的理学学说。并招收学子讲学,门生常达百余人,一时八婺理学活动重振。明嘉靖八年(公元1529年),程文德廷试一甲二名,永康寿山书院——丽泽祠名声因此远扬。嘉靖十四年,金华太守姚文敦促永康知县洪瑗,在丽泽祠前另建正楼三间,悬一匾,书“五峰书院”四字,专门祭祀明代理学名儒王阳明先生,并附祭当时已逝的应典,卢可久、程方峰三位曾主讲“丽泽祠”的先贤。嘉靖三十四年,程文德辞官再住寿山“丽泽祠”,与周桐、卢廷育招徒讲学,远近学子纷纷云集。

      永康应、卢、程三姓后裔广置“会田”,定于每年“重阳节”祭祀朱熹、吕祖谦、陈亮三位鸿儒,第二日祭祀王阳明、应典、卢可久、程方峰等明代理学名家,第三日祭祀何基、王柏、金履祥、许谦四贤。

      清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783年),有杭州举人翁崇年来武义任教谕,为振兴武义教育,重开“丽泽”遗风,经知县史大受同意,立界丈量,议定傍“明招寺”兴建“朱吕讲堂”。是年翁赴礼部考试,中进士,官授户部主事,升刑部郎中。至康熙二十七年(公元1788年),翁查讯讲堂未建,即敦促金华知府和武义、永康知县合力兴建,翌年竣工。康熙四十八年,武义朱若功中进士,曾先后授呈贡、昆明知县,以恤民,清廉名闻朝野。五十五年,康熙皇帝诏见。若功苦于为官,以老装聋,问非所答,康熙准归。若功仅携被一床和百姓送的《劝耕图》、《涛雨图》归居明招山“朱吕讲堂”,死后葬讲堂后山。清乾隆二十二年,朱吕讲堂修葺一新,乾隆弘历闻奏,亲赐一匾,书“智觉寺”三字。
  
       随着时光的流逝,“明招”与“丽泽”均成历史陈迹。然而它升华出来的光辉永照中华,永照八婺大地,激励着后人世世代代将其发扬光大。抗战期间,武义县长蔡一鸣在李村重办“武义简师”,其校歌云:“壶山秀,熟水清。灵气蟠结,毓贤英。明招讲学,朱吕倡导,人才辈出,著盛名。师承、师承!继往开来,责非轻。活泼坚贞、勇敢朴诚,造就期有成。努力向前进!”抗战胜利,武义创办第一座初级中学,汤恩伯亲书一匾,命名“明招中学”。校歌歌词说:“东南理学推儒宗,寄迹明招朱吕同。明礼义,知廉耻,前贤昭示,振颓风。正心诚意,谨始慎终。浩然以正气,勇敢竟成功。恪守斯训,贯彻始终,发扬我国五千年历史之光荣。”从上可见,我们的前辈教育工作者在推行现代教育的同时,不忘弘扬明招理学文化。过去如此,现在也一样。近年,县里把原“白溪小学”改名为“明招小学”,校领导为了弘扬明招精神,普及明招理学文化知识,新近特地编辑一本《明招传薪》。笔者这篇文章,仅限于对“明招”、“丽泽”历史变迁的史实考证,至于明招理学文化深邃内涵和它对南宋以后的历史以及各个思想领域的伟大影响,去年,叶老一苇曾著文刊登在《今日武义》上。笔者敬请年轻一代在百忙中不妨恭读为佳,它对增加读者自身的文化涵养是非常有益的。

 

来源: 浙江在线-武义网  作者: 陈南山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