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往期回顾
 往期精粹
[第287讲]何裕民:文化、性格与疾病[详细]
[第286讲]樊星:江浙文化与当代文学[详细]
[第285讲]赵荣光:苏东坡、苏小小们吃什么 宋嫂鱼羹是如何流传至今 [详细]
[第284讲]陈文新:三顾茅庐,背后推手是曹操 [详细]
[第282讲]吴晓波:中国改革史上的经济演变 [详细]
[第281讲] 程郁缀:古代交友之道与现代人际交往[详细]


俞敏洪:新东方深呼吸

www.zjol.com.cn  2006年04月06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纵然教育培训有“先收钱、后花钱”的优势,但“还有什么比在中国做企业家更不容易的事情”这句名言仍是俞敏洪的心情写照,作为北京新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和董事长,俞对看似普通的“在中国”三个字感喟万千。

  两次遭遇抢劫、公司高层路线之争、ETS风波、非典期间全线停课、两次找房被骗……俞敏洪带领着新东方迈过一个又一个沟沟坎坎。人善天不欺。也许因为俞的善良,劫波终会逆转。

  关于俞敏洪善良、德行好的一个经典段子是:假设一个小偷去超市偷了东西,俞敏洪看到的不是小偷犯下的错误,以及偷窃习性背后的懒惰和思想,而是小偷可能被贫困逼出来的“勇敢”。在俞敏洪眼里,更多的是别人的优点。

  俞敏洪是一个很随和的人,无论是在公司年终总结,抑或是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话的口吻都是一致的,像老师在给学生上课一样,态度谦和,可亲,属于话题跟着学生走、有问必答的那种。

  他同时还是一个不设防的人。在新东方的若干次媒体记者见面会上,他会顺口把新东方的投资和引资洽谈进展情况、高层人事变动的内幕等“猛料”毫无遮拦地抖出来,让坐在旁边的新东方公关经理如坐针毡,拦不好拦,不拦也不对。

  尽管近年不断遇到沟沟坎坎,但新东方仍然处于一个高速增长期,去年新东方的营业额为5亿元,而今年新东方的营业额增长近50%、预计将达到7亿多元,继续占据国内英语培训界的龙头老大地位。而且,这家公司未来几年的发展前景依然向好,除了稳固自己在国内英语教育培训方面的市场位置外,新东方已经在或者正在职业教育、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方面布下棋子。

  访谈

  “新”新东方

  经济观察报:听说前一段时间,新东方因3亿买楼被套而起诉中关村金融中心开发商的案件已经达成了庭外和解,和解的方案是什么?是凭什么实现和解的?

  俞敏洪:最后的和解方案是,开发商将影响景观和教学的冷却塔撤走。达成庭外和解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我们两家公司高层的深入沟通和相互理解,对方公司的老总送给了我一篇反映他职业资历的报道,我送给了他一本关于我的《挺立在孤独、失败和屈辱的废墟上》。

  经济观察报:如果买楼这件事情不能和解的话,对新东方未来的投资和发展会有什么影响?

  俞敏洪:如果买楼这件事情不能和解并解套的话,新东方的资金运转链条在很大程度上就“断”了。因为当时新东方的长远打算是,在全部付完中关村金融中心的房款后,这个房子的产权就属于新东方所有了。然后,新东方再把自己的新楼作为优质资产抵押给银行,很容易地从银行获得贷款2亿元左右。这2亿元中的绝大部分将用在已经谋划很久的高等教育项目上,实际上这笔款项是新东方进军民办高等教育的最大资金筹码。

  经济观察报:新东方近几年连续投资数亿元发展新业务,进展怎么样?

  俞敏洪:应该说,我们这几年再造了一个“新”新东方。除了在各大城市开办了十几所分校外,新东方的业务已经拓展到了职业教育、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等很多方面,还开办了北美分公司。两年前,新东方斥资3亿元的扬州外国语学校已经开学,现在有学生2000多人;在原来IT教育的基础上,新东方追加投资设立了新东方职业教育中心,大力发展实用教育,未来将会发展为独立学院;新东方进军民办高等教育项目的商业计划已经进入了找地阶段,计划投资几个亿把民办高等教育项目作为新东方英语培训之外的“又一个战场”。当然,这些投资不是一下子都投出去的,而是分期投入的总投资额度。

  经济观察报:如此高额的投资是否让新东方面临巨大的现金流压力进而出现资金链断裂的危局?

  俞敏洪:这些投资对新东方的现金流有一定的压力,但还远远没有超过新东方现金流的警戒线,新东方在银行一直放有2亿元的“保命钱”。新东方既定的投资原则中有一条就是“30%原则”——付出去的钱不能超过储存现金的30%。很多财务顾问公司和专家都给新东方董事会和我建议过,“30%原则”是一般公司的财务安全原则,尽管新东方的商业模型非常好——先进钱后花钱、基本上没有应收账款,但是新东方一定不会把预收款都当成公司的现金流,以后我们也会继续坚持这个原则。

  公司治理之病

  经济观察报:新东方的前任总裁胡敏,在上任之初雄心勃勃,你对他也很信任,后来怎么胡敏突然辞职了?

  俞敏洪:目前新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完全是按照现代企业制度在运作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董事会和经营层有严格的权力界限划分,胡敏上任之后对新东方的贡献是很大的,但他觉得很多东西自己做不了主,要受董事会的很多制约,于是就不想继续做下去了。去年10月份他正式离职之后,在家里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来他给我打电话说,他想自己出去做,我也很理解他、支持他,毕竟知识分子最宝贵的东西是自由。到现在,他还是新东方的一个大股东。

  经济观察报:新东方在各地的分校也流失了不少高层管理者,这是否表明新东方的某些不足?

  俞敏洪:其实,新东方各地分校高层管理人员流失的比例还在正常范围之内,并没有外面说的那么多。如果说新东方流失了一些人就办不下去了,那表明新东方这个事业团队、体系本身并不存在多少核心能力。如果说有些人离开新东方了,新东方依然发展得很好,他们在外边自己折腾得也很好,这恰恰证明了新东方的价值,表明了新东方为中国的外语培训行业输送了很多人才,我倒是乐于听到和接受“新东方是外语培训的黄埔军校”这个说法。

  经济观察报:新东方给外人的感觉是这几年高层人事总在动荡、公司治理结构和水平不稳定?

  俞敏洪:这说明了把新东方办好的艰难性和复杂性。新东方最初的创办者大部分是教师、知识分子,属于书呆子做生意。新东方前期的发展主要是靠教学能力挣钱的,所谓的“教书拿钱”、“拿钱教书”,生意方式比较简单。但是,当新东方越来越大时,管理能力就变得越来越重要了。而管理能力和经营水平,又是和公司产权制度密不可分的。在新东方,产权有两个体系,新东方学校的产权属于国家,新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产权属于股份制,是量化到个人头上的。

  这就是新东方的复杂性所在——让一群没有商业经历的人同时把企业运作和学校运转协调好,这本身就是一个高难动作。这也正是新东方前几年“总也搞不定”、人事总在动荡的深层原因。不过,就自身纵向来比,近两年新东方在企业运作和学校运转两方面协调得比较良好了,我认为,目前我们公司的治理结构和水平是新东方有史以来最成熟的、最好的。

  新东方值多少钱

  经济观察报:据说,新东方正在和国外的投资机构亲密接触并已经达成了投资意向?

  俞敏洪:我们公司这两年一直在和国内外的投资机构、大公司接触。最近,新东方已经和美国的一家投资机构达成了战略投资意向,他们初步确定投资2亿元,新东方的代价是出售一部分股权。至于具体是哪家机构,出售的股权比例有多大,由于合同保密的原因,现在还不能透露。

  经济观察报:投资者付出2亿元购得新东方的一部分股权,而新东方的股本金只有1亿元,这意味着新东方现在已经很值钱,公司价值已经增加了十几倍甚至更多;而早在几年前,国内的投资机构曾经给新东方估值50亿元。究竟是国内的机构估值高了,还是国外机构的估值低了?

  俞敏洪:国内外对公司的估值有不同的评价体系和方法,而且即使是对于其中一个指标,比如国家政策、法规对公司价值的影响,国内外的机构就都会有不同的看法。

  经济观察报:听说新东方还得到了国内一家银行1亿元的授信额度,是否确有其事?

  俞敏洪:这个说法是事实。北京市商业银行已经正式把这个授信额度给予了我们公司。

  经济观察报:在国家进行宏观调控、紧缩银根的时期,新东方为什么反而能得到银行的贷款许可?

  俞敏洪:银行也是企业,它也要盈利、也需要有优质资产,新东方能成为他们的优质客户,表明我们的盈利能力、商业模型和未来发展潜力得到了银行的认可。据我掌握的情况,国内银行向民办学校授信这么高的额度,这在国内还是第一次。 

 

来源: 经济观察报  作者: 王方剑  编辑: 童丽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