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卷诗人 | 诗歌战国 | 峰起八○ | 八面来风 | 青苹果园 | 第三只眼 | 域外译林 ]
  本期主编: 梁晓明
 
2006年 第一期
编委会:梁晓明、南野、刘翔、晏榕、阿九  
 
    开卷诗人    
 
 

梁晓明:从1972年你写出《教诲》,《同居》这样的诗歌来看,似乎你一开始的作品就很成熟?

多 多:我想我们一开始写的有一些是相同的东西,有一些是不太一样的,我觉得就像我说的,一个很重要的是以自己的个性的这种写作,应当是从一开始就要有,那么我也觉得诗歌是一种上天的赐予,如果一开始没有,以后通过学习去找到,那个是不太一样的。当然每个人都需要学习,可是我必须要说,从我一开始写作,实际上就是得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些教材,可以说我们这一代人都是这样的,每一个,没有一个例外,都受到这样一种训练,首先是阅读,原因在哪里呢?就是因为有这文革,所以当时有很多抄家的一些内部读物,主要是黄皮书、白皮书、灰皮书这三种,这些构成很重要教材。它里面主要是现代主义以来的西方的哲学、文学、诗歌都有,所以这个启蒙教材非常重要,也就是说我们上代就在读这样一些东西。确实我们和三十年代、四十年代的诗人几乎当时知道一些,散乱地读了一点,但真的不多,所以在那样一个空白的情况下,尤其文革的这个,它那个非常有张力,一个是文革的那个环境、时代,很多的存在,生存,包括文革串联、插队,还有白洋淀大自然,还有北京这个古都,另外一方面,就是我们有这样一个极其开阔的视野,从哲学到文学,到戏剧,到诗歌,这样广阔的一种,而且是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大概也就我记忆的70年冬天到1972年我写作以来,70、71两三年时间准备,而且就在这段时间之内,是我们一批人都开始写作,很有意思,几乎是同步的,最早的,例外的是郭路生,也就是食指他就是非常老,我想在70年冬天已经读到他的一些诗,但是当时并没有说要准备写作的意思,我想芒克、岳重,还有北岛、江河大家都很有(了解),70年,71年,72年我可能是最晚的一个,我想这批东西是非常必要的,或是重要的。还有我们当时和今天的阅读不一样,我们当时的阅读是传抄,就是你弄到一本书,明天早晨你要还给我,所以这一整夜就要读书,而且要做笔记,要摘抄,然后就迅速地消化,而且非常集中,我读这一本书,我就把它迅速消化,我们今天是家有万册藏书,然后几乎无暇逐一地精读,细读,这个阅读效果也不一样,还有我们当时就是你的写作和你的阅读有一种非常直接的联系,同时还有小沙龙,小圈子。大家都在谈,而且我们既然什么都不能做,我们就做这样一件事情,和今天又不一样,消费社会,青年诗人有各种各样的注意,我当时就是写诗,一张纸,一只笔。
 
责任编辑:南鹂
联系邮箱:nanl%%zjol.com.cn



          © 中国诗刊网·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