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海上一人笑去也,求真一生未了情

www.zjol.com.cn  2008年05月17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我是一个用笔工作的人,我最向往的就是尽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责任。留下一点不媚时、不曲学阿世而对人有益的东西。我也愿意在任何环境下都能做到不降志、不辱身、不追赶时髦,也不回避危险。”王元化曾说。

  追悼会上,来自海内外的唁电、挽联,都在追诉王元化的道德文章:“一生为学只求一个‘真’字,博闻强记,慎思明辨,他的学术成就将载入史册,他的品格将成为楷模,长远地活在我们和许多人文学者的心中”、“崇高品德与学术成就,有口皆碑”……

  作家王蒙的唁电说:“先生的业绩学问、道德文章都是我的榜样,元化永远活在中国知识人的心中……”历史学家余英时挽曰:“化书贯通古今心”……

  曾被戴上“胡风骨干分子”帽子的王元化,表现了一代知识分子的良知与傲骨,其时,他只要承认公布的有关胡风集团的三批材料属于反革命性质,便可作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但是他没有。直至上世纪六十年代被扣上帽子,开除党籍,行政降六级。作为学者,王元化的人格力量更主要表现在“不作伪”上。

  1998年,王元化与巴金老人一道,获上海市文学艺术杰出贡献奖,两人的共同特点,就是“讲真话”。

  上海巴金文学研究会的唁电写道:“先生支持并身体力行巴金先生‘讲真话’的精神,卫护知识分子的尊严,令人崇敬;先生提倡‘沉潜往复,从容含玩’、‘为学不作媚时语’ 的学风,对于在一个喧嚣的时代中我们该如何执守本业、深入钻研既是垂范又是鼓舞。先生投下的光束至今还烛照着学界的前行之路……”

  曾任《新民晚报》总编辑的金福安叹息说:中国太需要像巴老、王老这样的大师,不仅是学术,更是人品,“知识分子应以巴老、王老为榜样,否则,中国的社会发展,会出现倾斜……”

  “王老名满天下,但很谦和。”在钟喆记忆中,每次他上门去读书,王老总说:不急,先喝点茶。老人爱吃水果,每次不忘让秘书给钟喆切上一块。有时老人很累,就说不读书了,聊聊天吧。老人爱与年轻人聊天,经常问一些很专业的问题。

  “王老生命中最后几年,喜欢戏剧,看央视十一套戏剧频道,还喜欢看体育。有一次他问我:‘你说姚明怎么回事,这些天怎么打得这么软?’”钟喆说,“王老热爱生活,后来身体不行了,不能出去运动,我每次去,就扶着他在走廊里走一走。”

  王元化与妻子张可感情至深,是文化界的楷模。妻子先他而去。后来,他曾送给钟喆一本与妻子合著的书,工工整整写上自己的名字,再写上张可的名字。

  3月26日,王元化给日本学者同齐仁回信,在信中说:“我现在躺在医院里,已经有5个多月了,什么都不能干了,我说自己已经由一个精神人变成为一个生物人。但是,我是一个唯精神主义者。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不惯,只能隐忍以赴之。我觉得我在治学方面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我热爱我的工作,像热爱我的生命一样。”

  这是王元化生命中写给友人的最后一封信。

  追悼仪式后,棺材盖上的最后时刻,在场诸人,热泪盈眶。王元化年过九旬的姐姐,坐着轮椅,苍颜白发,潸然泪下。

  “盖棺的一刻,我真切感到:中国文化历史的一扇门,今天就关上了。”钟喆说。

  2005年,巴老去世时,病中的王元化疾笔写下:

  “百年影徂,千载心在”8个大字。他告诉记者:这是南北朝刘勰的诗句,也反映了他此时此刻的心情。诗意是:人活百年肉体总会消亡,但是他的心在千载后还会跳动,还留存在世。巴老虽死,精神永存。

  巴老如此,王老亦如此,因为,他们都是中国的良心。

 

 

来源: 新华社  作者: 肖春飞 赵兰英  编辑: 尉洁婷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