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人文大讲堂 > 本期介绍 正文
 05年总目录
 06年总目录
 07年总目录
 08年总目录
 09年总目录
 10年总目录
 11年总目录
[第287讲]何裕民:文化、性格与疾病[详细]
[第286讲]樊星:江浙文化与当代文学[详细]
[第285讲]赵荣光:苏东坡、苏小小们吃什么 宋嫂鱼羹是如何流传至今 [详细]
[第284讲]陈文新:三顾茅庐,背后推手是曹操 [详细]

第157讲于丹:涅槃中重生架构一生胸怀

www.zjol.com.cn  2008年05月28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以内心的力量,抵御外在的苍凉

  面对这样一种风险和苦难,我们要以内心的力量,去抵御外在的苍凉。那应该怎么做,按古代人的说法,是做一名君子。如何当一名君子呢?“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这三条是君子的基本道德。这三句话,孔子说我做不到。“仁者不忧”,一个仁爱的人很少会忧伤,“智者不惑”,一个有大智慧的人就很少疑惑,“勇者不惧”一个内心勇敢的人他就很少会恐惧。我们今天可能比任何时候都感觉得到“忧”,那种忧伤,忧愁;生活中我们也会有惑,有迷惑、诱惑;现在余震还在,我们还会恐惧、畏惧、惧怕。

  我们如果不能左右外在的客观世界,就只有提升主观的内心能量。那就是加强仁,智,勇。什么是“仁”,孔子说,“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你想自己立的时候,搭把手,帮别人也立;你想达时,搭把手帮别人也一块达。

  你看,圣人所谓的仁爱,有我们想的那么复杂吗,无非就是“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就是仁爱。这一次地震,就突然考验了大家的仁爱之心——我们这一生都没有为陌生人流过那么多的眼泪。

  那么在日常生活中,怎样才能做到仁爱?孔子说:“有五者,行于天下”。五者就是“恭、宽、信、敏、惠”。

  这次看关于地震的新闻报道,一方面特别伤心,但另一方面又特别触动,比如尊重。大震中,挖出的许多孩子遗体,来不及装殓,就放在露天里。有一个布店老板娘,冒着余震的危险,拖来一匹布,为他们盖住脸。

  第二字是“宽”。原话是“宽则得众”。谁对人特别的宽容、宽厚,谁就会得到众人爱戴。我们读书时班里总会有一些人,性格特别乐天,班里什么活都会做,什么事都关心,但他们的成绩也许并不好,在中等或中下。同时每个班都有些静静的爱学习的尖子,什么事都不管,只管读书,成绩很好,但大家反而很疏远他。

  几十年之后,你会发现,最后在社会上发展得好的人,往往是那些乐心公益,性格开朗,对人非常友善的人。

  第三点是“信”,孔子说“信则人任焉”。有信誉,职业生涯就好,一步一步往前走。一个有信誉的人,他能够用自己的名字去保障这个任务的完成。

  光有信誉、苦干就可以了吗?这就需要孔子说的第四点“敏”。敏是什么,是判断力,能够迅速地看到对未来有利的东西。在韩国有这样一个比喻,说所有的机遇都是披头散发而来的,所有的机遇也只有在披头散发的时候你才能够真正抓得住它。

  孔子说的仁爱里的最后一个是“惠则足以使人”。有恩惠之心的人就足以调动和使用他人的积极心。这话很像是说给团队领导听的。有恩惠之心就是不断地肯定、鼓励下属,有任何利益愿意分享。

  孔子说的仁爱,用了恭、宽、信、敏、惠这五个字,你能说《论语》难懂吗?经典其实都不难懂。

  一碗米能有多大价值

  人的一生最重要的是要建好格局,格局要大。“乘物以游心”,原来我要讲的是道家的一种态度。“乘物”,是借助于物,“游心”两个字才是目的。乘公交车、乘地铁,都是用来乘的,都是工具。我们今天也一样,今天听讲座,明天工作,后天喝茶聊天,这些也都是乘物。不管你是在干什么,都要完成“心游万物”,游心是我们要达到的一种态度,是在一个喧闹浮躁的社会里,人能够被客观保持的一种心态。

  大震之后,常提到一个词“灾后心理重建”。物理的重建我们都看得见,最难的就是心理重建。你想,几岁的孩子,血淋淋地看见父母就死在自己面前;老人,看见子女撒手而去,白发人送黑发人,心理上会有多大的创痛,他们还能回到以前的生活吗,还能高枕而卧吗?那些创痛撕心裂肺,怎么办?我们北师大的心理学是在世界领尖的,所以灾后,我们学校派出的第一支队伍就是心理学院的院长带着他的老师和学生直奔四川。

  “乘物以游心”,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会有一些过不去的事,有一些计较的事,没一个人敢说自己的心是明朗的、心上没有伤痕的。怎么办?要完成超越。

  如果说儒家哲学给了我们一片大地,教我们爱老人,爱孩子,爱朋友,教我们拓宽心灵,将仁爱带入社会,用“恭、宽、信、敏、惠”的态度去完成社会规则的认同,去承担责任,那么,道家给我们的是一片天空,要让心灵飞扬,精神自由。一个人除了要有土地,还要有天空。人顶天而立地,这个人格才能大立,要从天空上看看自己,在干什么,能干什么。

  禅宗有一个故事说得好,说弟子问师傅,一碗米能有多大价值?师傅说,要看它在谁的手里。如果一个农夫加点水,蒸出来,就一碗饭,这就是它的基本价值。如果是一位圣人,他多加一点水,熬出一锅粥,够几个人分,就比一碗米价值大;如果是一位小商人将它泡一泡,发一发,做三四个粽子卖掉,比一锅粥的价值大;如果是一位大企业家,他加点酒精,就变成了酒去卖掉,就比粽子的价值大。所以,我没法告诉你一碗米有多大价值,要看它在谁的手里。我们应该飞扬起来,去认知心灵的价值。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整理 尉洁婷  编辑: 尉洁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