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正文
   

失范的困厄:罪恶的“熊窝”

www.zjol.com.cn  2009年12月18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法律制裁“两熊”

  一九七九年十一月七日,《浙江日报》第三版刊登了一篇通讯,题为《罪恶的“熊窝”》,作者落款为“本报记者”。

  我当时正在浙江日报当记者,我知道这篇很有分量的通讯,是政法记者沈耕霖花了很多时间采访,又费了不少工夫写成的。

  这篇通讯发表后,社会反响强烈。因为文中点名的穷凶极恶的流氓熊北平、熊紫平,正是浙江省军区原司令员熊应堂的两个儿子。

  如果不是熊应堂上了林彪集团的贼船而招致淹没,那么,他的儿子们还不是照样作威作福横行霸道?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血统论,在中国仍然是根深蒂固的。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也许只是善良的人们的天真想法。

  自古以来,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

  从人治到法治,是一个漫长而曲折的历史过程。

  尽管漫长而曲折,但,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社会发展的规律,是人的意志所无法阻挡的。

  只有法治国家,才会有社会的公平正义。

  以法律制裁“两熊”,是浙江值得说道的一个重要事件。

  那座清波门,出现在南宋高宗绍兴二十八年(公元一一五八年)。“增筑杭城,为门十三”,清波门是西城临湖的四门之一。

  “清波门外放船时,尽日轻寒恋客衣。花下笑声人共语,柳边樯影燕初飞。晓风不定棠梨瘦,夜雨相连荠麦肥。最忆故山春更好,夜来先遣梦魂归。”南宋高翥《春日湖上》诗,道尽了清波门的景致。

  明清之际,清波门是城西南人们出入的唯一孔道。辛亥革命后,拆城筑路,清波门不复存在,只作为一个地名沿用至今。

  清波门一带,遗存西湖十景之一的柳浪闻莺,继而出现浙江省军区的高墙大院。

  这个杭州古城门,由盛至衰,从有到无,在人们的记忆中渐渐淡去。

  谁知,在“文化大革命”后期,这里出现了魔影,吓得年轻女子都不敢经过。

  当地知情的群众无不咬牙切齿,愤愤地说:“清波桥头两只熊!”

  那个罪恶的“熊窝”,深藏在绿树丛中,外有围墙,据说还有战士站岗。

  铁门威严,围墙内是一幢淡黄色的别墅,上下有十一个房间,居住面积达五百零六平方米。这里的主人,便是时任浙江省军区司令员熊应堂,执掌浙江省党政军大权的“最高三人团”成员之一。

  熊应堂军务繁忙,加上本身文化程度不高,根本无暇管教两个孪生儿子熊北平、熊紫平。家务基本由熊夫人管理,由于她的溺爱,两个儿子逐渐养成了娇生惯养、为所欲为的公子脾气。在学校念书期间,熊北平、熊紫平就经常打骂同学和老师,还有扒窃行为,但学校师生慑于熊家的淫威,均敢怒不敢言。

  尽管恶名在外,但由于是高干子弟,熊北平、熊紫平不满十四岁,就穿上军装。在那个年代,参军无疑是在政治上镀金的必要阶段。

  因为父亲是司令员,又是紧跟林彪的特殊人物,熊北平、熊紫平作为特殊人物的特殊子弟,在部队里专横跋扈,对营长、连长不顺心就骂。至于战士,那根本不在话下,稍不遂意,抡起军用皮带就打。他俩无故不出操、不站岗、不学习,甚至酗酒闹事,违反军纪,有恃无恐。

  一九七二年,熊紫平在上海养病期间,强奸了一位高级知识分子的女儿。熊母知道后,欺骗这个姑娘,说要娶她做媳妇。这姑娘怀了孕,要求熊母设法做人工流产。熊母却说:“我们地位高,办这事太失面子,你们老百姓不要紧。”随后弃之不管。

  家庭的放纵,特权思想与腐朽意识的扩张,使熊北平、熊紫平日趋堕落。

  一九七三年,熊北平、熊紫平退伍回杭州。尽管此时其父已调离审查,但别墅依旧在。只要爬上高位,哪怕已经跌倒,高官待遇依然。中国的特权,真是登峰造极。眼下,别墅豪华,无人管束,熊北平、熊紫平恶性膨胀,色胆包天。

  他俩四处张扬:“我爸爸在北京休养,马上要回来了。到那时,我们在杭州可以大出风头。”熊北平还大言不惭地对一个把兄弟说:“你和我交朋友,我爸爸就是你的大伯伯,你想,将来会让你吃亏吗?”

  于是乎,一些想借助“名门势力”达到个人目的的人,如蝇逐臭,纷纷麇集。臂粗腰圆的,甘做“保镖”;手脚勤快的,愿当“杂役”;拐骗有术的,充当“外勤”。

  熊北平、熊紫平与这群狐朋狗友成天鬼混一起,奸淫女子,敲诈欺人。熊紫平宣称:“搞几个女人有什么了不起!”熊北平叫嚷:“几个月内,把杭城所有风流女子都搞遍!”

  浙江日报记者沈耕霖在长篇通讯《罪恶的“熊窝”》中,记述了那些令人发指的犯罪事实。

  一九七四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彤云密布,朔风呼号。夜阑人静时,杭州柳浪闻莺公园附近,一幢花园别墅的铁门咿呀地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两个神色得意的男青年,和两个噙着泪花的姑娘。

  在昏暗的路灯下,两个姑娘踏着摇曳的树影,慌乱地走着。不是由于天气太冷,而是因为恐惧,那个年纪稍小的姑娘,浑身筛糠般哆嗦着。

  矮个子的熊北平,稍高一点的熊紫平站在大门口,一边狞笑,一边斜睨着远去的身影,然后转身回屋。

  他们作恶多端,刚刚我们看到的一幕,仅仅是这个阴森森的流氓黑窝中干出来的肮脏、血腥、残忍、卑鄙勾当的一个小镜头罢了。

  “两熊”及其同伙,以这幢豪华的别墅为据点,采用介绍工作、交朋友、谈恋爱、开音乐会、看电视等欺骗手段,把女青年诱骗进来,然后紧闭铁门,将她们拖进房里,用持刀胁迫、碎尸恫吓和其他暴力行动进行轮奸或强奸。被糟蹋的女青年奋力抗争,大声呼救,这伙流氓却乐不可支,哈哈狞笑:“叫有什么用,外边谁听得到?听到了也不敢来,连公安局也不敢来这里!”这批流氓把女青年糟蹋后,甚至反过来破口大骂:“你这个臭婊子,给我滚,我在你身上已经达到目的了!”就这样,“两熊”一伙在这幢与外界隔绝的别墅里,奸淫妇女,敲诈勒索,欺压群众,为非作歹,干了大量无法用言辞表达的罪恶勾当。

  一九七七年初夏的一个晚上,熊紫平和另一个流氓把两个穿连衣裙的姑娘骗进熊家,熊北平将其中的一个拖上楼去强奸,熊紫平和另一个流氓在楼下企图轮流强奸另一个姑娘。那姑娘不从,拼命反抗,熊紫平双手掐住对方脖子,使其喘不过气,然后拿起一把剪刀威胁道:“你如果不肯,老子破你的相,把你戳死埋在这里也没人知道!”姑娘气闷而无力反抗,终被轮奸。

  一九七七年七月,几个流氓把两个回家探亲的下乡女知识青年逼进熊家,分别推进两个房间,熊紫平等用卡头颈等暴力手段,对其中一个进行轮奸。

  一九七七年八月一个傍晚,一个女青工从姐姐家里回来,路上碰到了熊北平和他的把兄弟,这两个流氓硬把她的提包抢了过去,恫吓说:“你敢叫,就把你斩成一段一段。”他们前后两人,把她逼至这幢别墅,推进屋里。熊北平指着一只红色电话机说:“你不老实,就打电话到街道去把你搞臭。”软硬兼施,把女的强奸了。

  一九七七年暑假初,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女学生在公园游览,这伙流氓把她围住不放,指着掩映在绿荫中的小洋楼说:“这里是一个司令员的家,里面木佬佬高级,我们去参观参观……”不由分说,将她哄骗进熊宅。熊北平企图奸污,少女不依,高声哭叫。熊北平凶相毕露,拿出刀子说:“你要叫,老子杀了你人家也不知道!”少女受吓后被强奸。

  更令人发指的是,这伙流氓竟在光天化日之下,集体对女青年进行百般凌辱,以此寻欢作乐。一九七八年六月的一个下午,熊北平兽性发作,指使一个把兄弟“到外面找几个姑娘来玩玩”。这个把兄弟将两个女青年骗进熊家后,熊北平一面戏弄其中的一个女青年,一面强令另一个女青年剥光衣服。女青年不依,熊北平上去就是一个耳光,另外几个同伙也凶神恶煞般地围了上去,狂呼乱叫,逼迫那个女青年把衣服剥得一丝不挂,对其进行极其下流的人身污辱。

  “两熊”及其同伙,以这幢住宅为作案中心,从一九七四年五月到一九七八年八月,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先后共强奸、轮奸、奸污、猥亵、侮辱一百余名女青年。其中熊紫平强奸、轮奸、奸污、猥亵、侮辱三十余名;熊北平强奸、轮奸、奸污、猥亵、侮辱三十余名。受害者中有知识青年、工人、教师、学生、现役军人,都是十六岁至二十五岁的女青年。这些触目惊心、血泪斑斑的数字,暴露了“两熊”及其同伙凶残、丑恶的面目,记载下了他们不可饶恕的罪行。

  “两熊”这伙流氓不仅肆意糟蹋女青年,还不择手段进行敲诈勒索、欺压群众。一九七七年九月,熊紫平借口一个青年与其“对象”有关系,伙同熊北平及其他流氓,将他按倒在地,用军用皮带抽打。敲诈了一只手表,才勉强罢休。一九七七年十一月,熊北平诬指一个青工偷了他的手表,指使他人冒充公安人员对其进行威胁。这个青工被逼得含泪将一套新家具卖掉,又向别人借了一百五十元,花了三百七十七元买了块西马牌日历手表“赔”给熊北平。“两熊”先后敲诈、欺骗钱财达一千五百五十多元。

  有一天,附近一个十岁的小孩误入熊家花园玩耍,“两熊”关紧前后门,抓住小孩拳打脚踢,打得那小孩连声地惨叫。附近群众闻讯进去干涉,才把孩子救了出来,送进医院,治疗了半个多月。群众气愤地说:“漂亮的花园别墅,十足的流氓黑窝!”“什么高干子弟,道道地地的流氓头子!”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袁亚平  编辑: 尉洁婷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