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文学副刊 正文
   

坚持还是放弃

www.zjol.com.cn  2010年01月27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二十年前,倩妮(化名)还是个妙龄女郎,像所有的青春女孩一样,对自己想要嫁的男人,可以拥有N种选择;二十年后,倩妮怎么也想不到,四十岁的她只剩下一道选择题——坚持还是放弃?

  前五年:

  另一个男人

  取代了我的位置

  说他们同性恋,说他们太奇怪。没有用也没有证据。他就是喜欢和老黄在一起,跟他说话或者听他说话。

  我记得一部老电影里面有句经典台词:男人需要行动,女人需要等待。这意思是说不管在哪个方面,女人都是被动的。就像我这样,婚前等待一个爱我的人,婚后等待一个不回家的人。我已经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等待丈夫的回归,但现在我真的等得绝望了。

  其实一个女人婚姻的生命就是她自己生命的写照,短暂的花季——漫长的凋零。我跟别的女人不同,她们会在花季生儿育女,可是我的孩子是在婚姻“第二季”才到来的。有时我看着孩子,觉得他的生命真像妈妈一样,是痛苦和幸福的化身。跟我同龄的女友们,孩子都上初中或高中了,可我的孩子刚刚进小学。

  不是什么七年之痒、十年之痛,我们结婚已经十八年了。就像一列火车开到中途,驶入一段隧道,后面早已远离起程的地方,前面也远远看不见终点。结婚前五年是我不要生孩子,当时公司派我到日本学习业务,在当妈妈还是做学生的选择上,我没有任何犹豫。出国一年,其实也没耽搁多少时间,但这件事激怒了丈夫全家。他是家里的独生子,公婆天天想抱孙子,没想到娶了这么一个任性的媳妇。

  可是我让人想不到的事情才刚刚开头,接下来我成了习惯性流产,在近五年内接连流产好几次,都是在怀孕三四个月时。更奇怪的是,流产事件都是发生在我住在婆婆家的时候。

  “你还会不会生小孩?我妈都哭了,这一回她什么事都不让你做,吃饭都端到你手上,结果你还是保不住……”不能怪丈夫安平(化名)埋怨,我都觉得自己成了妖魔,为什么别人像吹口气一样就能生孩子,轮到我就这么难呢?

  家庭关系变得极其尴尬,他家人说一个女人在该生孩子的时候不生,连老天爷都要惩罚她。我自己的家人也用怪异的眼光看我,但我父母又指责他们家对我照顾不周,于是两家人互相生气,直闹到互不来往。

  到医院检查N次都查不出问题呀,医生只好说我是心理问题,建议我们调整到最佳状态再实行造人计划。于是我们一面调整,一面货款买房子。住进新房子那年,我三十岁。

  我不再回公婆家,第一次觉得自己真正有家了。房子有时候是一件很奇怪的东西,它让无数人朝思暮想,可是没有人知道,你的房子究竟会给你带来什么?在它里面会发生什么?我现在仍住在这里,可是我常常害怕它,我期待的是一间有情爱有生命有欢笑的房子,但这个房子空洞、冰冷、沉默,无数次让我想自杀。因为,自从我们住进新房,离开他父母,安平自由了,也就开始在这个新家里慢慢消失了。

  他怎么消失的?

  他不是出走也不是争吵,他天天都住在这里,但他的心从来没进来过。我这样说你可能不大明白,医生说我已经是抑郁症初期,我每天会想很多很多问题,脑子都要爆炸了,也想不出任何结果。

  我就是想到,他的消失是从我们房子里开始的。

  “现在是凌晨一点,你天天这么晚回家,到底跟谁在一起?干什么?”安平悄悄进门,我坐在暗黑的沙发上,悄悄说话。我们互相都吓了一跳。

  “跟老黄啊,我们在茶馆里,我们不是一起做期货的嘛,要研究商量怎么做啊。”安平每次都这么说。

  老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单身男人,没结过婚,他的理论是不想走进家庭这个活坟墓。安平和老黄,从认识到合作到朋友再到知己,前后可能有七八年时间,在我上面说的那个夜晚之前,他们已交往两年了,在接下来的五年中,老黄成了我的情敌,他几乎夺走了我男人的全部时间。

  我跟踪过他们。确实在茶馆,不同的茶馆。我想他们俩可能去过杭州所有的茶馆吧。真是不可思议,他们俩每天泡在茶馆里,基本是从下午开始,到半夜人家关门。我曾经坐在他们边上的茶座包厢里,一帘之隔,我坐了三个小时,没听他们说几句话,只听到棋子的移动。他们俩在下棋。

  你信不信?除了泡茶馆,在某些不能见面的节假日里,他们俩每天打电话,一次能打两个小时。我亲眼看着的,我像一个机器人一样静静地观察他们。我知道这一切。

  吵过闹过,可是你能拿两个男人怎么办?说他们同性恋,说他们太奇怪。没有用也没有证据。他就是喜欢和老黄在一起,跟他说话或者听他说话。

  倾诉或者倾听。夫妇间最重要的连接纽带。另一个男人取代了我的位置。

  我们的孩子就在这样奇异的三角关系中出生了。我原以为孩子能够让他的心回家,能够代替老黄。可是在最初的惊喜过去之后,孩子的艰难抚养,几乎每周一病的恐怖哭号,再次让他的爸爸消失。

 [1] [2] [3] 下一页

来源: 杭州网-杭州日报  作者: 叶全新  编辑: 尉洁婷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相关稿件:
·机器狂躁症
·当夫妻同在一个单位
·别拿"储备干部"当干粮
·继续做他的副经理
·大小姐买了法拉利
·你是谁的人
·文化的温度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