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文学副刊 正文
   

曼妙酥糖

www.zjol.com.cn  2010年02月22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周作人从绍兴去北京,觉得北方的点心未免单调,念念不忘的就是“南方茶食中有些东西,是小时候熟悉的,在北京都没有,也就感觉不满足,例如糖类的酥糖……”。文人墨客把故乡的茶食收录在他们的文字里,溢出的乡愁更是不可遏止。

  新春岁月里,酥糖裹着一身喜庆的红装卧在竹篮里,这是年节的必备品。酥糖是被父亲作为茶点的。此时父亲不必忙碌,坐在方桌一旁,等着伯伯叔叔家的侄子前来拜年,抿一口清茶,拈一块酥糖,谈几句恭贺新禧的话,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沾上了酥糖的香。

  年年岁暮,和母亲一起上街购年货,虽然我们长大成人,不再对酥糖期盼依恋,可母亲坚持要买两包,只是说:你父亲爱吃。原来日子的天长日久里,自然有了一份相知的体贴,我从未见他们相互表达过什么爱的誓言,可是在酥糖面前,他们素朴的爱泄了底,任是无言亦动人。

  不知不觉中,也到了幼儿绕膝的年龄,也用新桃换旧符,也偷一段闲,喝早茶,一小碟酥糖,一大壶绿茶,小口抿着,品出了日子的静好。酥糖粉、甜……吃两三块就足够了,但还是喜欢。指尖一层细白的粉,闻闻还有余香,原来这酥糖,甜得亲切,甜得安稳,这种甜是民间的,是恒久而绵长的。最后,也学父亲,把纸小心折起,一点点舔,将日子的甜美留在心间。

  酥糖的品种不少。如果说桂花酥糖是方巾儒生,甜得清和平正;那么玫瑰酥糖,光听名字就香艳得很,好似妙龄佳丽,粉黛轻施,它总是给你以欢喜,粉嘟嘟的酥糖块中,一点迤逦的红,恰似眉心里的一点。没有花香来助兴,豆酥糖是本本分分的豆香。苏青在一篇名为《豆酥糖》的散文中,就曾饱含深情地回忆她祖母的床上“食好”——当然主要吃的是豆酥糖:“她把豆酥糖末子撮起一些些,放进我嘴里,叫我含着等它自己溶化了,然后再咽下去。‘咕’地一声,我咽下了,她于是又撮起一些些放进嘴里来。这样慢慢的、静静的,婆孙俩是在深夜里吃着豆酥糖。”其实,并不是酥糖有多么味美,床上被中,娓娓叙来,不能忘怀的,那是一颗纯挚的童心,是一份醇厚的惦记。

来源: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作者: 张梅  编辑: 尉洁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69.20.1.101
 
相关稿件:
·唐代茶税是社保之税
·书店里的时光
·阴霾之美
·什么是《花花公子》
·真话从来不多余,秋白毕竟是书生
·阅读的早春如花开陌上
·短的,是美好的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