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文学副刊 正文
   

石头剪刀布

www.zjol.com.cn  2010年02月22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已近天命之年,但孩提时代的往事依然历历在目,其中最难以令人释怀的便是“石头剪刀布”的游戏了。当时只道是平常,长大后读了庞朴先生的文章,才知道在这小小的游戏里面,竟然有中国文化的影子。与石头胜剪刀,剪刀胜布,布胜石头惊人的相似,写于二千多年前春秋末期的《关尹子》,记录了这么一件有趣的事:“蝍蛆食蛇,蛇食蛙,蛙食蝍蛆,互相食也。”故事的主人公是三种小动物,它们之间互相追逐,循环制约,谁也不能例外,就像“石头剪刀布”一样。蝍蛆通称蜈蚣(一说蜘蛛)。蛇食青蛙、青蛙食蜈蚣或蜘蛛的事,人所常见。至于蝍蛆食蛇,似乎难以想象。可是在《庄子·说林训》中,竟都有记载。《庄子》中说:“蝍且甘带”,“蝍且”就是蝍蛆,“甘”是吃,“带”就是蛇。《淮南子》中也说:“腾蛇起雾而殆于蝍蛆”。这一说法有无生物学根据,我们姑且不论。但在古人眼里,这些都是天经地义的,因为他们确信万事万物都处于相生相克之中。

  原先我以为,两者唯一不同的是,“石头剪刀布”这一人为的游戏需要智慧,这样才能在均等的机会中获得胜利,而“蝍蛆食蛇,蛇食蛙,蛙食蝍蛆”纯粹是生态的平衡,并无多大玄机。因为即使是生物学意义上的“天敌”,小小的蜈蚣或蜘蛛要想战胜凶狠而狡黠的毒蛇实在令人难以置信。然而看了桐城派古文的后期作家、晚清薛福成的一则短文,自己的信念似乎有了动摇。薛福成曾以自己的亲历写下了蜘蛛与蛇搏斗的全过程,文章不长,读来饶有趣味:“尝见一蜘蛛布网壁间,离地约二三尺,一大蛇过其下,昂首欲吞蜘蛛,而势稍不及;久之,蛇将行矣,蜘蛛忽悬丝而下,垂身半空,若将追蛇者;蛇怒,复昂首欲吞之,蜘蛛引丝疾上;久之,蛇又将行矣,蜘蛛复悬丝疾下,蛇复昂首待之,蜘蛛仍还守其网,如是者三四次;蛇意稍倦,以首俯地,蜘蛛乘其不备,奋身飙下,踞蛇之首,抵死不动;蛇狂跳颠掷,以至于死。蜘蛛乃盬(吸饮)其脑。果腹而去。”薛福成做过清廷的外交官,出使过欧洲各国,眼界和新知胜过同辈官员,大可不必夸饰其文。他希望积贫积弱的满清政府能像蜘蛛吃蛇那样,在与列强的搏弈中求得一席生存之地,其拳拳之心固然昭天耀日,然而严酷的现实表明,这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来源: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作者: 应霁民  编辑: 尉洁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58.66.1.101
 
相关稿件:
·生命礼赞
·曼妙酥糖
·唐代茶税是社保之税
·书店里的时光
·阴霾之美
·什么是《花花公子》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