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文学副刊 正文
   

糖担子

www.zjol.com.cn  2010年02月22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糖担子进村,多在年脚边。一人,一扁担,扁担两头各挂一个筐。那两个筐,神奇得像百宝箱,那是把一个世界的甜和好,都装在里面。现在想来,那里面装着的,不过是些麦芽糖,不过是些花花绿绿的玉球、彩带、针头线脑。

  第一声“当当当”的铜锣响从村外隐隐传过来,耳尖的孩子,已听到了。他奔走相告,糖担子来了!糖担子来了!空气立即沸腾起来,我们快速地跑回家,屋里屋外,角角落落,拼命翻找:破塑料纸,破布条,旧鞋底,牙膏壳,碎铁片……无一放过,一时间鸡飞狗跳。

  这时候,一个叫芳的女孩总是最镇静,她不慌不忙地走回家,捧出一叠破烂来:破塑料纸扎成一捆;废纸片儿扎成一捆;硬纸盒子扎成一捆。那都是她平时积攒的。上学的路上,她自备一竹签子,遇到破烂,就戳到她的竹签上,哪怕是巴掌大的一张小纸片,也绝不放过。大人见着了,都感叹,芳这孩子,从小就晓得过日子呢。

  我们眼馋地看着芳,她用她的破烂,换了一堆东西:几大块麦芽糖,花花绿绿的扎头绳,花花绿绿的丝线,亮闪闪的顶针箍,漂亮的发夹。而我们的破烂,只够换一小块麦芽糖,白蛾子似的,躺在手掌心。哪里舍得一口吞下?伸了舌头,慢慢舔,糖的甜,一点一点在嘴里洇开。我们在心里面发着誓,一定要向芳学习,也要备一根竹签子,随时随地捡破烂。但等到麦芽糖的甜,渐渐消失,我们忘了自己的誓言,照旧无心无肺地疯玩。

  芳念完初中就回家了,早早嫁了人,生了两个娃。我大学毕业那年,在村口遇到她,她一手牵一个,脸蛋红扑扑,小日子过得很殷实。我们笑说一些过往,说到糖担子——这都是后话了。

  挑糖担子的,都是老人,藏青的衣,藏青的裤。以至在我们脑子里,形成定势,大凡挑糖担子的,一定穿藏青的衣,藏青的裤,一定是老人。平常日子,在家门口的路上看到这样的路人,我们要追看半天,理由只有一个:这个人,像挑糖担子的。

  然而,有了例外。某一年冬天,糖担子进村,却是一个年轻人,瘦削,面皮白,穿一件米色棉衣。惹得一圈人围观,大家一边看他的糖担子,一边打量他,终于有人问了:你娶媳妇了没?

  年轻人只是微笑,不大说话。他麻利地给那些破烂儿称斤两,麻利地敲下一块块麦芽糖,大家嬉笑着接过,那一天的话题里,少不了这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的挑糖担的,拐跑了张家姑娘,是正月里的事,在村子里引起很大轰动。那些天,张家人出门都低着头,觉得姑娘做了丑事。我们小孩子心里却生了另外的羡慕和向往:这下子张家姐姐可掉进糖缸里了,天天吃糖呢。

  再见到张家姑娘,她抱着一个小女孩回了娘家,脸上凄然,看不出甜蜜和幸福。村人小声议论,说那个挑糖担的,家里穷得叮当响,对她不好,在家老是打骂她。

  小小的心,听得揪揪的,怎么会呢?怎么会呢?这件事一直到我长大后才明白:想像是想像,现实是现实,想像与现实,总是有些差距的。

来源: 杭州网-杭州日报  作者: 丁立梅  编辑: 尉洁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58.66.1.101
 
相关稿件:
·曼妙酥糖
·有目的的无目的
·情怀在况味之前
·石头剪刀布
·生命礼赞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