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文学副刊 正文
   

冬天的树

www.zjol.com.cn  2010年02月22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原来树掉光了叶子,是这么好看。

  坐在公共汽车上,看到梧桐树们裸站在冬天的大街上。假如有一堆水粉,是不是可以用湿润的笔蘸上黑色,乱七八糟抹出或粗或细的线条,蘸点水,再蘸点咖啡色,在枝桠顶部,横着,刷刷点出一小堆干巴巴黑乎乎的小绒球。还可以添点土黄,因为有的枝梢上,总还顶一两片黄叶,险溜溜地,在风中晃晃悠悠的,还是不舍得落下来。

  栾树的叶子没了,露出的全是粗线条,简洁大气,仿佛手一挥,所有细碎的小情节都与它无关。其实,也不是没心事的,初夏,总要下一场黄花雨,软黄色小花,密而碎地落下来,三两朵挂在树下摸牌老人花白的髻间,突然间她笑起来,喉咙不清爽地咳着,背抖动着,小黄花又继续落下去。学步的小婴孩,刚好伸过一只软底小鞋,无心地踩上去,终结它抒情而短暂的旅途。

  水杉也好看,枯枯的倔倔的表情。像个生了一份琐碎心肠的高大男人,挺着背。所有密密的小枝桠,其实一律有着精巧的小心思。冬天的月亮,挂在水杉林尽头总是很美,那时我在回家的路上,手里攥一小包温热的炒板栗,黑暗中为那无法言说的意境,总有几秒钟的愣怔。

  最好看的还是小叶槐,紫叶李,以及更多掉光了叶子而叫不出名字的树们,它们站在护城河边,一长排,烟枝漫漫无尽头。有时就一棵,独独地站在热闹的马路中央。冬天,它们卸下一切装饰,每一棵都是那么相似而又那么不相似,年年应该都是这样吧,而我却是第一次,在心底惊天动地发现,比起有叶子的时候,它们竟然还要好看上百倍!黑色的主干,粗疏的主枝,每一根斜深出去的旁枝上,又堆满细碎的小线条,时间像个顽童,在大地的纸上,作着繁复有趣的铅笔画。

  在冬天,不是所有的树都把叶子掉光的,还有香樟,还有广玉兰,松树,棕榈,冬青,依旧绿着。然而,我总觉得那绿憔悴而不够葱茏,臃肿而混沌。我猜,它们未必就心甘情愿一直这么绿着吧?它们是不是也有——老子还就不想戴这沉重花冠了——的任性时刻,想在冬天的寒风中,也畅快淋漓地尝试一把,一个内心快乐的强大孤独者的滋味。

来源: 杭州网-杭州日报  作者: 柴岚绮  编辑: 尉洁婷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相关稿件:
·糖担子
·有目的的无目的
·情怀在况味之前
·石头剪刀布
·生命礼赞
·曼妙酥糖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