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原创文学天地 > 小说·连载 正文
   

天空没有眼睛。天空没有耳朵。

www.zjol.com.cn  2010年03月18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天空没有眼睛。天空没有耳朵。

   我一直都在设想,如果当时鹿威是和那些三灵寺的男孩一起跑走的话,那么她就不会卷入旋涡,但现实是,不知是在什么情况下,她跟着我们一起逃走。也就是这个短瞬又微妙的选择,改变了很多东西。

   而当时我回头去看的那一刻,我心里是那么希望赶快来一场大雨,就此平息这件事。雨坛的夏季雨水很多,但这一段时间却反常的干枯,看来,上天听不见我的声音,如果它真的能听见,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那些事发生——

   我们没有回家。我们不能回家。

   于是我们疯狂地跑出三灵寺,鹿威也跟着我们,跑到岳达家。也没敢去接小轩,他待在我家,我们也放心。

   然后我们不知出于什么,好像因为明天是双休,又或者做贼心虚,不愿在三灵寺附近多待,于是决定去岳达乡下的外婆家。

   我们连夜过去,岳达包了个车,直接开到他外婆家——龙凤山。因此大概一小时前,我们还在三灵寺,一小时后就在龙凤山了。到了龙凤山,也不过晚上11点钟。

   其实不是逃难,而是去玩……因为——

   冬霜其实有些畏惧去乡下的,尤其是在晚上。她总觉得乡下那些粗俗的男人很危险,照她的话说,就是“这种男人发了狂,母猪都会上”,我觉得这是一句很值得玩味的话。

   但……

   本来我还忧心忡忡,脑子里总想起火灾的样子,又要联想到底烧得有多严重,因此更加不安。就在我们一行人在山间土路上走的时候,无比愉悦的冬霜欢快地走在最前头,突然指着前方朝我们大叫了一声:“一头猪!”

   我们都顺着望过去,模模糊糊中看见两个男人抬着一头白色的东西在走。

   那个被抬的白色的东西,远看确实像一头猪,可走近了才发现那根本不是猪,而是一个肥胖的妇女,衣衫不整,露出白色的肚皮,头上还有血,好像是刚和丈夫打架,被打晕了。雨坛乡下的这些农民时常动粗,很常见的。

   但冬霜不知道这些,她也永远不会弄懂这些。因此她特别兴奋地对我们重复着:“看!他们抬了头猪!快看快看!”

   那两个男人突然停下来,把晕了的女人放在地上,好像是中途休息,可是他们盯着我们的眼神又充满敌意。我觉得是冬霜把他们给惹毛了。

   “冬霜……你叫那么大声干吗……”我边走边对她嘀咕。

   “我激动了嘛,哦,都不准激动哦?再说是真的很像啊!”

   “小心他们打你一餐!”我闭上了眼睛,“到时候我们还要把你给抬回去,也会有人说我们‘抬了头猪’!”

   就是在这种境况下,我时常为火灾的事焦虑,又时常忘记了火灾这件事……可当我又记起来,只要冬霜的那张脸再出现,就会迅速忘记。

   冬霜真的是一棵比较粗的忘忧草。

   沿着山路七拐八拐,走了大概十多分钟,就到了岳达的外婆家。典型的雨坛乡下民楼,说通俗点,就是农民家自已砌的小楼,没有岳达家盖的楼那么豪华,毕竟岳达家是在镇上,因此这里的显得比较简陋。

   而且和雨坛乡下人家一样,养了一只土狗。我们还只遥遥看见这山下的小楼时,就听见这只土狗不怀好意的叫声。当我们走到门口,岳达的外婆打开门,那只狗迅猛地冲出来,要扑向我们时,看见是岳达,就迅速从空中下来,边摇着尾巴边呜呜地哼唧着。

   岳达的外婆非常慈祥,对我们非常好,而且当我们走进她家时,才发现她还养了一只斑点狗。

   “你外婆还养斑点狗啊……”我望着那只温顺的斑点狗对岳达说。

   “嗯。”他带着我们往楼上去,“别人送给我妈的,我家又不养,就把它送到乡下来了。”

   很显然,在乡下养一只斑点狗是多么稀奇的事情。这只狗刚被送到岳达外婆家时,附近方圆十里的农民都来参观,他们没有见过,非常好奇。而且当他外婆把这只斑点狗拴在屋外,从门前路过的乡间土狗们看见这么个黑白无常的玩意儿,都和见鬼一样,先猛地在原地愣住,然后夹着尾巴飞快跑过。

   它们都没有见过。

   因此这只斑点狗也很是孤独……岳达他外婆为了不引起附近的骚动,以及附近土狗们的不安,于是把它圈养在家里,并且家里还有一只土狗,两只狗也可以相互做伴。虽然家里的这只土狗已经快被斑点狗搞的精神失常。

   我们在岳达外婆家楼上的两个空屋住下。我和岳达住一间,冬霜和鹿威住一间。半夜了,我们四个还凑在一个房间里。因为只有我和岳达的房间里有可以洗澡的厕所,冬霜因为体胖易热,出汗也多,所以抢先在我们前头去洗澡。

   “我们回去怎么办?”我问岳达,也等于是在问鹿威。我现在脑子里很乱,我担心事态会发展到我想象不到的程度。

   他们都不说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1] [2] 下一页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李枫  编辑: 尉洁婷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