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原创文学天地 > 小说·连载 正文
   

谁动了我的胎气?

www.zjol.com.cn  2010年03月18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趁我妈在厨房洗碗,我们三个准备偷偷开溜出去。拧开卧室门,看见客厅里只有小轩,此时正悬着两条小腿坐在沙发上荡着,边看卡通片边快乐地吸果冻。

   我打开大门,这时小轩看向我们,喊:“哥哥!”

   我赶快“嘘”,叫他别出声,可是小轩看见我这个样子却“咯咯”笑起来;冬霜也迅速“嘘”,可是用力过猛,表情极其扭曲狰狞,小轩被吓住。

   就在小轩颤抖着小嘴要哭的时候,我怕惊动我妈,又怕楼上那只“鹈鹕”会发飙,所以赶忙跑过去安慰他,并挥手要岳达和冬霜先出去。可就在小轩黏人地说“哥哥,抱抱小轩”的时候,冬霜非常义气地一把拉开我,迅猛地抱住小轩,并挥动着她粗壮的臂膀要我先走。

   “你也快点!”说着,我就跑出了门。

   当我们在楼下听见小轩极其痛苦的哭声时,冬霜手持小轩的那颗果冻,飞也般地冲下楼来。

   我妈拉开铝合金窗,朝我怒吼:“木灵江!你给我回来!!!”

   “明天星期六,我也要放松放松啊……”

   “晚上了不要给我乱跑!你给我回来!!!”

   我装作没听见,急速地走。岳达也装作没听见,低着头和我保持同样的速度。冬霜走得比我们都要快,此时天已经黑了,朦朦胧胧中,我看着前面的她就像一坨滚动的煤球……

   就在快要走到停摩托车的地方,看见两个男孩的背影匆匆跑远。我和岳达都知道不好,赶忙跑过去,冬霜却放慢了脚步,指着远处移动着的两个影子,很受惊地说:“刚那是什么?黑黑的,那是什么?”

   那是两个三灵寺的男孩。我到现在都坚信其中一个肯定是华卓儿。他们把摩托车轮胎的气给放了,并且报复似的把摩托车踢倒在地上,并用石头砸。

   当我告诉冬霜,我们的气被人放了时,她大叫了一声“我的胎气”,然后非常心疼地跑过来,边跑边恼怒地大喊:“谁动了我的胎气!是谁?!”

   在我极其不愿再理她的时候,我听见她对岳达轻声细语地安慰着,说:“不要难过了,胎气没了,可以再充。”然后,她的眼神中充满对三灵寺那些男孩的怨气,望着远方说:“就算胎都没了,不要紧,我们可以再有……”

   冬霜,你前世一定是如来佛祖身边的某只神物——或者脚下踩着的那只怪物。

   因此,我越加急不可耐地想要知道,他们,三灵寺的那些男孩们,为什么会这么讨厌我。

   我们走到冬霜家楼下,这时从楼上传来一声核武器爆炸的轰鸣。

   “什么声音……”岳达捂着耳朵问。

   “核武器。”冬霜说,“她在家,你们跟我一起上去吧。”

   “我们也上去?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

   “她爸妈在家不?”我开始习惯性地这么问。

   “不在,一起去吧。”

   我开始以为她们关系不好。虽然是邻居,冬霜看电视剧,鹿威看枪战片,电视的音量都开得那么大,真的很像在对着搞,但不是这样,鹿威性格很好,就是一个男孩性格,冬霜也缺斤少两……两个人实际上是相处得很愉快的。

   并且,也只有都开大音量,彼此轰鸣着,才感觉不到寂寞。

   当我们来到她家,门边是无数个空酒瓶,满屋子都是酒气,听冬霜说,鹿威的父亲酗酒后,经常打鹿威。冬霜在隔壁听见那么残暴的声响,就会胆小得把电视声音开到最大。

   鹿威家的客厅中央是一张麻将桌,一桌凌乱的麻将东倒西歪,她妈妈下午刚在家玩过,晚上又去别人家打牌了。

   我看到墙壁上到处都挂着刀、剑,电视柜上还放着一把匕首,再加上房间里每个角落都是机枪扫射的声音,顿时让我忧心忡忡。

   但在这灰暗的空间里,唯一闪耀的,就是鹿威。

   她穿着干干净净的白色衬衣,衣服上一个褶皱都没有,一头男孩般的碎发非常迷人,英气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清秀英俊的面孔真的能以假乱真,让人以为她就是一个近于完美的男孩。

   除了她胳膊上的淤青。

   以至于后来,冬霜和我说,如果鹿威是个真正的男孩子,她宁愿犯重婚罪,先和岳达结婚,稳住他的家财,再嫁给鹿威,就算受到道德和舆论的谴责,以及两个男人对她的百般折磨和摧残,她也无所畏惧。

   反正她当时这么对我说,我很是畏惧。

   鹿威关小电视声音,来到客厅。

   在她家的客厅里,我们四个人刚好坐在麻将桌的四边。岳达规规矩矩地坐着,很有礼貌也很谦逊。我知道他一直以来都想要改变三灵寺人对“围墙外面的”看法,也是为了自己的自尊心和面子。而冬霜,像只慵懒的树袋熊趴在桌边,一只手还在玩一个麻将子,我觉得气氛再这么安静的话,她绝对就睡着了,因为我太了解她,除了吃,就是睡。

   “木灵江,能把你的校服借我几天吗?”

   “你要干什么?”

   “穿几天玩玩,我早就想借了,三灵寺就你一个是镇西中学的喔。”

   “你要干什么吗?”

   “就是想玩玩……”

   原来,鹿威只是觉得穿着军装走在外面很威风,但我很不明白这些女孩的脑子里都装了什么。比如冬霜,我很不明白。

   而且我发现鹿威一点儿都不排斥我。我说好……送给你都没问题。

   鹿威很是高兴,因此双手开始搓桌上的麻将子,“来来,刚好四个人,打几圈先。”

  说实话,她真的是一个豪爽的性情中人,但我们不是来玩的,我根本一点儿心情都没有。岳达却开始搓起麻将来,并看了我一眼,好像在说“先陪她玩,稳住她再说”。

   我觉得有道理,因此也开始搓。

   冬霜早就按捺不住玩麻将的冲动,她早已被我妈等老一辈的女人同化,内心里早就是个彻彻底底的世俗妇女。因此很精神地哗啦啦搓麻将,但她在岳达面前,还是要保持矜持。因此边搓边鄙夷地说:“我真的,嗯,怎么说呢,呵呵,我真的不大喜欢一群人同时伸出手在这揉来揉去……”

   但实际上,她非常喜欢揉来揉去,而且功力非常高深。她可以不用看,只用指腹去摸麻将的凹陷纹路,就知道这是什么牌。就在她对着我们解释一遍:“我真的不会玩啦……”然后闭上眼,手捏一粒麻将子,和神婆作法一样在空中利索地一摸。

   麻将桌上的鹿威非常英姿飒爽,她偷了她爸的烟,就叼着烟搓着麻将,而且她还给我们散烟,她散发出来的雄性荷尔蒙异常浓烈,让我们无所适从……因此,打麻将的全过程,冬霜的眼睛就像两盏灯泡一样盯着鹿威,鹿威放的炮,她从来不吃,鹿威自摸,她会雀跃。

   而岳达,因为是雨坛人(雨坛本地人大多喜欢玩麻将,父母玩时,他在一旁就耳濡目染),所以有些技术。至于我,和岳达在一起待久了(也是耳濡目染……),也学会了一点儿,但我们这次是有求于人,并且要取悦她,因此都只让着鹿威胡牌。所以,不断地听见鹿威用她那清澈的喉音说“胡”“胡”“胡了”……然后不断地听见冬霜雀跃引起的庞大动静“呀”“哇”“哦耶”……

 [1] [2] 下一页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李枫  编辑: 尉洁婷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