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原创文学天地 > 小说·连载 正文
   

我相信我会越来越幸福,虽然注定不幸。

www.zjol.com.cn  2010年03月18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也就是在这一段时间,冬霜越来越胖。

   我越来越担心岳达那辆摩托车的使用寿命。

   而岳达却一点儿都不在乎。他的零花钱似乎越来越多,看来他父母的生意是越来越好。

   我们站在岳达家开的珠宝店外等他。以前叫珠宝店,现在应该叫珠宝行。店子很大,一道长长的门面,确实是一行。我们看着岳达走进去,每个柜台的营业员都对他点头示好。

   “真风光啊!”我说。

   “要风光就自己当老板!”冬霜说,“我就准备以后开店。”

   “卖吃的对吧……”

   “屁啊!服装店!”

   当时我觉得她开服装店是为了满足自己,因为她去买女装,只能买特大号的,而且还不好意思对营业员开口。开口了,营业员往往会很惊讶地大声说“是订做的那种么”,或者说“没有特大的,你先试试大号的吧”,然后补充一句“这是这个牌子最大的号”。

   等岳达出来,手里拿着一个东西。

   “那是什么?”

   他抬起手,是一块翠绿色的石头。

   “翡翠!”冬霜高叫一声,“我妈有个这样的镯子!”

   我顿时觉得她可能对玉石很有研究。

   “一看就知道是上等的翡翠。”冬霜从岳达手中抢过来,翻来覆去地看,“你看这绿色,特别鲜艳,质地也不错,肯定很贵!”

   “你把这个拿出来干什么?”我问岳达。

   “哦,我爸说这块玉不好,玉质很差,不值钱,就让我拿回去玩了。”

   我点点头。我现在已经完全能做到自动忽略掉冬霜。

   “你要不?”岳达问我。

   我接过来,握在手上冰凉凉的。再看看一言不发的冬霜,决定给她,“给你吧,看你那么喜欢。”

   “我才不要。”她板着脸,走得飞快,“又不值钱。”

   我看了看这块玉,上面绿色的纹路就像旋转的水流,让我一下想起三灵寺的那条江。

   “你说,这个值多少钱呢?”我用手掂量着这块玉,问岳达。

   “值不了多少钱,拿到市场上去卖,也就五千多。”

   他如此无所谓地回答。我看着走在前面的冬霜突然停下了脚步,僵在原地,保持着一个极为扭曲的站姿。

   然后痉挛地全身抖动了一下。

   不过这块玉最后还是她的,我给她了。

   而且,在岳达家,她也捞到了更多的好玩意儿。比如大大小小的黄玉、石榴石和玉佩,还有一颗蓝宝石。

   这些各种各样的宝石都被岳达放在一个柜子的抽屉里,他一拉抽屉,就可以听见哗啦啦的碰撞声,我和冬霜的体温迅速上升,当他拉开抽屉,珠宝的光芒照亮了我们那颗贫穷的心。不过岳达说,这里面没有价值上万的,都是珠宝行不要了的。

   “不要了,就给你玩啊……”

   “我才不玩,小轩玩。”

   我的脑海顿时浮现出小轩和其他小孩玩弹珠的画面,别的小孩都是用玻璃珠,小轩弹过去一颗珍珠……

   冬霜如饿虎捕食般在抽屉里翻着,整个上半身差不多全塞了进去,然后看着她挑出来一颗闪烁着海蓝光芒的宝石。

   “蓝宝石。”岳达慵懒地坐在床沿,“好像有5克拉。”

   听岳达说的是专业术语,我越发感觉我们的穷酸,而且还很不自知地去问:“5克拉,是重还是轻啊?”

   冬霜更不自知地说:“克拉克拉,差不多就是克嘛……”不过可以听出语气是很虚弱的。

   “那加个‘拉’干什么?当然不一样……”我的语气也很虚弱……

   当然,岳达没有那么多小心思,听不出我们的虚弱。然后在冬霜对那颗5克拉的蓝宝石爱不释手的情况下,岳达直接送给了她。

   我当时心里几乎是流着泪在说:“你赚了……”

   不过我也有赚的时候。但是岳达给我的都是金子和银子,我不是很想要这些……我那时觉得最好的应该就是蓝宝石、红宝石、钻石这类的,但他给我的,偏偏都是金银铜铁……他说他搞不懂为什么现在的人都喜欢宝石,他说他就喜欢黄金。

   我觉得这是他思想很雨坛的原因。我们这个镇比较封闭,而且在古代,黄金就是最好的,这个认知一直流传下来,所以大多雨坛人还是本能地觉得黄金最贵。

   他送给我的金银,都是他父母送给他的,所以我也不好意思拿。因此就接过一样,一片长方形的金牌,上面有条龙,是我的生肖,岳达觉得这个很有意义,就给我了。

   我当时也利欲熏心……就收下了。

   而且在收下的时候,我内心里在非常挣扎地考虑,那句深埋在心里已久的话,到底该不该对他说——“不如,把你和小轩的伙食费一起交了吧……”

   就因为这颗蓝宝石,冬霜对岳达的感情上升到了一个很危险的高度。

   那天半夜,她敲响我卧室的门,我打开门,看见她披了个枕巾,然后“嘻嘻嘻”地钻进我的房间。

   “你以为那是披肩吗?”我关上门,看着那条枕巾说。

   “没,那个毯子被你妈压着,我没敢抽出来……”

   “不披行吗?”我问。她就像《冰河世纪2》里那头想用一片树叶遮住全身的母猛犸象。“你这个样子让我觉得很怪……”

   “好了啦!”她越加披紧那条枕巾,“告诉你一件事,我刚做梦了,你猜我梦见谁了?”

   “哪个帅哥是吧。”

   “嗯,差不多……”她凑近我,眼里闪烁着温暖的光……然后说,“我梦到岳达……”

   我愣了一下。

 [1] [2] 下一页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李枫  编辑: 尉洁婷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