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原创文学天地 > 小说·连载 正文
   

“幸福”这两个字的笔画,在你的名字里都找得到

www.zjol.com.cn  2010年03月18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我实在不能接受一个体格壮硕的人会那么怕黑,即使她是女生。而且冬霜永远都保持着一头乱发,穿着太过随意,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有点儿邋遢。我知道这是因为没人管她,可以理解,可她自己也不爱干净,照她的话说,就是“我没有洁癖”,或者“我不拘小节”。每一次看着她披头散发地从远处扑面而来,我都会手足无措。

   “小姨,送我回去吧……”她的体格比我妈都大,却经常这样对我妈说。

   “叫你早点儿回去,现在又要怕。”我妈有点儿不耐烦。

   冬霜站在门边嘟嘟囔囔着,非要我妈送。

   有时候是雨天,又太晚了,她也不想回去,就对着电视不动声色地坐着,直到我妈问她多久回去,她也像一尊坐落在沙发上的石碑般纹丝不动。

   这样的时候,她就直接住在我家。

   深更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我听到有人敲我的卧室门,我揉着眼睛去开,看见冬霜披着薄毛毯,用一种装神弄鬼的表情对我“嘿嘿”。

   “怎么了?”

   “睡不着。”她说着钻进来,关上门,然后往我床上一跃。我顿时看着我的床中央被砸出一个天坑。

   我一向都非常佩服她的身轻如燕……可以如此自由地支配自己座钟一样的身体。我妈是一个很易被惊醒的人,而且我妈卧室的那张床,轻轻一摇都会有嘎吱嘎吱的响动,而冬霜依然可以做到从床上坐起来、挪至床边、下床、再到离开床,运动过程全程悄无声息。然后还要拧开门、关上门,我妈自始自终都沉沉地睡着。

   这种时候,冬霜都是来找我夜谈的。大多时候,我实在很想睡觉,只听见她一个人不停地碎碎念碎碎念,到后来,房间安静下来,我昏昏沉沉地只看见床上空留着一个坑,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

   一瞬间,我还以为是一场梦,可当我恍恍惚惚地支撑起身体坐起来,却看见她披着毯子,在我房间里风驰电掣地来回踱步。

   “你怎么还没去睡……”

   她停下脚步,扭过头看向我,一头稀乱的头发让她的脸显得那么大,脸蛋儿上还有两坨高原红。她面无表情地用一种柔和而又严肃的口吻说:“你睡吧。我有点儿饿。”然后又开始披着毯子来回地走,毯子太长,她的运动速度又很快,于是毯子就会在她身后上下翻飞。

   那一瞬间,我觉得此时的她就像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妖怪。

   偶尔那么几次,不知我来了什么兴致,和她一起盘腿坐在床上聊天。我也潜移默化和她一样,披着一床薄被子,我们就像两个活佛在边嗑瓜子边聊家常事。

   其实,我知道喜欢在身上披东西,是缺乏安全感的的表现。

   早上被我妈叫醒,闹钟对我来说是没用的,必须有个人隔个几分钟催我一次,再来拉扯我,我才能醒。现在想来,真是愧对我妈了,她每天坚持很早起来,然后把我叫醒,准备好早餐,让我吃了再去上学。

   我和冬霜一起出门,她虽然成绩不怎么样,但考试的时候却总能超常发挥。因此凭借莫名其妙的高分,考到了镇上的一所高中(镇上就两所高中,考不进的就只能去镇外读)。所以我妈每次都说:“别看冬霜那么胖,那是福相,这丫头以后肯定有福……”

   先陪冬霜去她家拿书,在她家楼下等她的时候,遇见她家那个假小子邻居。当时,她单肩挂着书包刚好从楼上下来,我们对视了一下,她微笑起来,叫了我一声:“木灵江。”

   “鹿威。”我也很腼腆地回笑。

   其实当我看到她这样对我,我的第一反应是觉得特别奇怪,因为她无论穿着还是行为举止,都太像男孩,我潜意识里把她当成三灵寺那些不和我接近的男孩。因此她对我友善,我本能地不能适应。

   我们没有多说什么,她直接去上学了。这时冬霜拽着她的书包风风火火地下来,我们往三灵寺外走去。

   岳达家离三灵寺很近,所以有时走到那个路口,可以看见他站在那等我们。不过更多时候是看不到他的,因为他爱睡懒觉,家里又没人叫他,所以只能是经常迟到。

   今天倒是碰见他了。

   不过不速之客也凑齐了。华卓儿他们一行人骑着单车从我们身边挑衅般的疾驰而过,其中一个骑车的男孩还抓了下冬霜的书包。

   “哎呀!”冬霜吓得叫了声。

   骑远了的华卓儿他们还哈哈大笑。

   冬霜愤愤地说:“他们想死啊!会不会骑单车!”

   “别理他们。”我说,“他们故意的。”

   一旁的岳达没有吭声,他从来不表现出厌恶,也不在别人背后说什么,而是在人前就直接动拳脚……

   “其实我也想买单车了。”我说,“但我觉得我妈不会同意。”

   “骑单车正常啦……”冬霜说。

   “主要是我爸,他不准,我妈也就不准,反正是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

   “你就告诉小姨,去学校的路这么长,很累,雨坛这个破镇又没有公交车,当然应该买个单车,又省时,又不累,还……”

   我觉得此时冬霜这么勤快的出谋划策,是为了我买了单车可以载她去学校。

   过了几天,当我和冬霜走在路上,看见身边许多骑车的学生,又准备说到买单车这件事时,岳达直接骑了个摩托车过来。

   “你没事吧……”我看着这部闪闪发亮的摩托车问岳达。

   他还很一本正经地回答:“没事。”

   冬霜看看我,又看看岳达,又看看这辆摩托车,她非常想坐上去。

   “多少钱啊?”我问。

   “不贵,几千多。”

   “你买的啊?”

   “嗯。”

   我顿时觉得自己真是小看了岳达的零花钱,真的很想在他身上赚一笔……而冬霜的双眼突然变得明亮起来,甚至出现了音符,像是看到了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1] [2] 下一页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李枫  编辑: 尉洁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57.85.110.1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