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原创文学天地 > 小说·连载 正文
   

你是我体内仅剩的余温

www.zjol.com.cn  2010年03月18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我读的初中——镇西中学,是个名存实亡的军校。这么说是因为,它以前确实是所军校,但后来渐渐演变成轻微军事化的学校,到了我这一批新生,除了每学期开学和中途一段时间要军训、校服是军绿色军装外,就没有什么和“军”沾边的地方了。

   因此我特别羡慕岳达。

   岳达自从在雨坛本地的小学毕业后,走了点关系,分到了镇北中学。没有军训,校服也不是军装。

   有钱就是好,虽然岳达的爸妈只顾着赚钱,但到了这种时候,它的好处就显露出来了。比如他上小学时,班主任的丈夫是他爸生意上的熟人,所以他不停地逃学依然不停得三好学生。

   这个班主任还要他当班干部,他不当,班主任为了人情逼着他当了个组长。所以每次我想到这件事,脑海中总会出现他的班主任掐着他的脖子,手持一杯硫酸在他耳边无比温柔地说“你他妈给我当”这样的画面。

   做学生能做到这个份儿上,他说当组长唯一的好处就是每天收组员的作业,自己可以抄。我只是觉得这个班主任真是用心良苦……不过岳达家的势力确实很巩固,就算是他的班主任掐着他的脖子说“你他妈给我当班主任”,我也不会太惊讶。

   其实,我也有过这样的待遇……

   我爷爷以前是三灵寺子弟小学的书记,我入学的第一天就是他领我去的,当时,班主任看见我都要弯腰弓背。

   不过就在我入学的第二天,他退休了……我眼睁睁地看着讲台上的班主任“咻”的一声挺直了腰杆做人。

   我穿着军装,用能把肠子挤出来的力度系好皮带,这个是我们面前这个阴阳怪气的教官教的。他就像个变态杀人狂不带任何表情,背着手,沉默地在我们面前不停地来回走。

   站在第一排最左边的女生,不知想起了什么开心事,突然一个人笑了起来。教官用他警犬般敏锐的小眼睛望向她,她强忍住,浑身抖动。教官走过去,把他那张油黑发亮的脸和那位女生面对面地贴着,他们两人的脸之间的距离不足一厘米,鼻尖差不多是挨在一起的。

   “太变态了……”

   学生中冒出这样的细语。教官和女生大眼对小眼纹丝不动,那个女生本来欢乐的心情迅速充满了忧虑,默默地流下了两行眼泪。

   教官回到我们面前,“叫你们不要笑,你们要笑,叫你们不要笑!”

   除了不许笑,还不许东张西望,眼睛瞟一下都不行。第一排最右边的女生最喜欢东看看西看看,因为站在这很无聊,总是不由自主地望向热闹的地方……

   在她发现教官朝她走过来时,她迅速站好了。教官又把脸贴上去,纹丝不动。

   这个女生坚持得很好,和磐石一般不为所动。

   教官突然望向天空,“看,飞机!”

   女孩出于本能顺着他的手看上去——

   “叫你们不要看,你们要看!叫你们不要看……”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就像匹马快要站着睡着了,而且我们学校的军训总是要好长时间,等邻校的镇北中学都放学了,我们还在训。

   这时,总可以在树荫下的土墙上发现岳达的身影,他拎着书包爬上土墙,就开始欣赏我们军训。有时从方队里认出我,就故意摆出埃及艳后慵懒的卧姿,用手轻轻扇风表示他有多凉快。

   从他一个人来参观到组了个团来围观,和他们班的男生一起爬上土墙,用一种幸灾乐祸的闲逸刺激我们这群暴晒下的农作物。

   有一天,他还带着小轩爬上土墙。

   “你的灵江哥哥在那儿。”岳达指着一个方队,“能找出来吗?”

   “灵江哥哥在动!”

   “嗯?”岳达望过去,看见我正摇晃不稳,像是中暑了。

   “灵江哥哥倒下了!”小轩欢快地拍着手。

   其实此时的我,只是装晕……这是为了逃避军训必要的手段。

   但是不幸的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个队伍里竟然有六个同道中人,而且我们七个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倒下的。

   于是就有了这个很奇妙的场景,同一时间,一个整齐的方队里瞬间少了七颗人头。教官都惊呆了!

   我安静地倒在地上也感觉到了周边异常的情况,我微睁开一只眼,刚好看到对面横躺着一个女生。这个女生比我装得更逼真,双腿极其扭曲摆了一个尿失禁的造型。这时,她也觉察到了什么,睁开了一只眼,看见对面倒下的我。

   我们彼此心照不宣地点点头。然后我继续保持安详的睡姿,她继续尿失禁。

   当我被抬走的时候,依稀听见教官还在冲方队喊:“叫你们不要晕,你们要晕,叫你们不要晕……”

   一进医务室,所有奄奄一息的学生都起死回生了!我们彼此交流心得,然后各自回各自的教室拿起书包回家!

   远远就看见岳达牵着小轩站在校门口,我边走过去边解开皮带。

   “灵江哥哥!”小轩跑过来抱住我的腿。

   “你没事吧?”岳达把我从头打量到脚,然后仔细观察我的脸色。

   “没事啊。”

   “那你刚刚晕倒……”

   “那个你也信啊?没看到一下倒了七个,哪有这么巧的?”

   “你们这个班……”

   经过一天的风吹日晒,我脱了军装,里面穿的白色T恤潮乎乎的,浅色很显皱,加上头上的汗干了,头发乱糟糟地,我觉得自己就像一棵刚被糟蹋过的小麦苗。我把书包挂在岳达脖子上,把军帽套在小轩头上,自己拿着皮带抽着他们往前走。

   军帽太大,歪歪扭扭地在小轩头上转圈,小小的身体这么大一个军帽,就像个吊儿郎当的军阀。

   “像你……”我不禁啧啧摇着头对岳达说,“太像了!”

   “……你们军训也搞好晚哦。”

   “嗯,不知道搞这个有什么用,除了把我们晒晕。”

 [1] [2] 下一页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李枫  编辑: 尉洁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58.66.1.101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