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原创文学天地 > 小说·连载 正文
   

人生就像刮彩票

www.zjol.com.cn  2010年03月18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我妈牵着我边走边说,买彩票,首先要看票贩的面相,最好是找个长得像动物的,这样的人招财。于是我在彩票场地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一个长得像牛的卖票者,然后在他那里买了一张彩票。

   我妈也找到一个简直就是猴子的票贩,在他那里买了十四张。刮奖的时候,她很虔诚地眯着眼睛念了三声“菩萨保佑菩萨保佑菩萨保佑”,然后背对着人群用指甲小心翼翼地刮着,最后懈气地转过头,“你的呢?”

   四周全是彩民的燥烈汗水味道,以及垃圾腐烂的气味。我慢慢地刮着,刮出一个“洗”字,我顿了一下,继续刮,又刮出了“衣”字。

   “洗衣?洗什么衣?我看看——”她说着从我手中拿过彩票,把剩余部分刮出来,然后大叫了一声“机”。

   我妈不敢相信,她死死地捏着这张“神票”,在宣传牌上反反复复核对了好几次,才确认这是事实,于是口齿不清地喃喃念叨着感谢佛祖,然后茫然无助地寻找兑奖处。

   当她胸前挂着大红花,激动地站在用木桩搭起的奖台上时,就快要喜极而泣。但我们这个封闭小镇自主办的活动,实在是漏洞百出,洗衣机都中光了,主办方也不补,我妈知道了差点儿泣不成声。负责人走过去,同意她换个奖品,她又破涕为笑。一等奖汽车,我们是换不下来了,只能换一床被套,所以她笑中带泪……

   我看着我妈的表情是千变万化。她觉得她是幸运中的大不幸。

   当她还在和负责人理论的时候,我听见身后有人很小声地叫我:“木灵江——”

   我回过头,看见岳达穿着干净的短袖衬衣,牵着他年幼的弟弟小轩,站在离我很远的地方,也不敢过来。

   我正准备朝他走过去。这时,我妈提着那床被套走下台,看见了岳达,把我往她身边拽了拽。

   “妈,你干什么啊?”

   “少和‘围墙外面的’孩子玩。”我妈故意说得很大声。

   我看看岳达,他显然是听到了,低着头装作很无所谓的样子。我压低声音,“他们有做错什么吗?你就那么瞧不起他们……”

   “不是,是让你不要贪玩!再说和他们玩能玩出什么?”我妈这么说着,一手拉住我就准备回家。

   “我不走!”我想要挣脱她的手。

   “听话了!”

   “不!”说着硬是挣脱开了。

   我跑进人群里,听见我妈在身后喊:“灵江你给我回来!木灵江!”直到她的声音渐渐被彩票场地的喧嚣盖住。

   我在人群里找了很久,人太拥挤,在我发现前面的路被一堆一堆兴高采烈的人堵死后,转身,看见远处人少的地方,岳达正蹲着和小轩一起刮彩票。

   我呼哧呼哧地跑过去,“岳达,你们中了没?”

   他看见是我,站起来摇摇头。

   “走,去那里!”我拉住他和小轩就往人群里挤,“那个人卖的绝对可以中!那人有福相……”

   岳达还不明就里就被我带到一个票贩摊子前,我忽然发现此时这个摊位的生意格外火暴,原因就是我刚才在他这里中到奖。这位票贩看到我,很是感激地在百忙之中对我绽放了一个牛的微笑。

   “看到没?”我指着票贩激动地对岳达说,“像不像牛?像不像!”然后拍拍岳达,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皱巴巴的零花钱给我,我朝票贩喊:“叔叔,我还要一张!”

   “只有最后一……”票贩还没说完,就被群众们狂热和鼎沸的呼声淹没了。

   我急了,往人堆中拼命地挤,但因为比较偏瘦的缘故,总是被反推回来。最后一次拼尽全力杀进去再被狠狠挤出来时,一屁股摔在地上。我咧着嘴抬起头,只看见无助的小轩撅着小嘴在擦眼泪,还呜呜地喊着“哥哥”。我顺着看过去,只见人堆中露出来一条修长的腿,这条腿还在一点点地收进去。

   “岳达加油啊!”我朝那条腿喊。

   “灵江哥哥……”胆子很小的小轩揉着眼睛跑到我身边,“抱抱小轩……”

   我抱起小轩,朝他脸上吹了口气,“不哭哦乖,不哭——”

   小轩乖乖地点着头,抽泣了几下,又朝着人堆笑眯了眼睛,我刚想转身看,一支攥着彩票的手就伸了过来。

   “呐——”一头汗的岳达气喘吁吁地说,“叔叔说你挺可爱的。”

   我再看向已渐渐散去的人群,那位票贩朝我憨厚地边点头边笑,看来这是他的回报。我情不自禁地摇着头,他真的、真的像极了一头老实的黄牛。

   我从岳达手上接过这张彩票,找到一处人少的地方,小轩不停地揪着我的衣角,用还没把话说利索的小嘴催促着:“刮刮刮。”我深吸了一口气,用指甲极度小心地刮着。

 [1] [2] 下一页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李枫  编辑: 尉洁婷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