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人文大讲堂 > 现场实录 正文
 05年总目录
 06年总目录
 07年总目录
 08年总目录
 09年总目录
 10年总目录
 11年总目录
[第287讲]何裕民:文化、性格与疾病[详细]
[第286讲]樊星:江浙文化与当代文学[详细]
[第285讲]赵荣光:苏东坡、苏小小们吃什么 宋嫂鱼羹是如何流传至今 [详细]
[第284讲]陈文新:三顾茅庐,背后推手是曹操 [详细]

第266讲敬一丹:舆论监督有“度”表扬也不要“滥情”

www.zjol.com.cn  2011年09月19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焦点访谈》和《感动中国》是两个不一样的节目:一个重在惩恶,一个重在扬善。我在《焦点访谈》17年,在《感动中国》9年,这两个栏目能够长久地存在并且有相当的生命力,我觉得跟“度”的把握相关。

  度,如生命一般重要:舆论监督有度,对好人的表现也有度。我对“度”的理解,就是尽可能地接近真实。比如对舆论监督对象的抨击,这个度的把握让我们承认认识的有限性,避免简单化,表达有分寸感,考虑到它的复杂背景;而对《感动中国》人物的表现有度,让我们对每一个人物的表现不过分、不滥情,尽可能让一个真实的人,真正的好人来自然地呈现。

《焦点访谈》见证舆论监督意识觉醒

  先从《焦点访谈》说起。《焦点访谈》开办自1994年4月1日,是一档央视在黄金时段播出的舆论监督栏目。《焦点访谈》生日时,我曾在微博上提起生日这件事。很多网友在网络上和我呼应。其中有个年轻人说:“我至今都记得我小的时候,每天晚饭看完天气预报之后,就和父母家人一起,等待收看《焦点访谈》的情景。他这样的描述,让我觉得特别亲切也特别感慨。我相信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焦点访谈》是一个让人们期待、让人们托付、也让人信任的栏目。

  《焦点访谈》作为一档电视节目,曾接受过三位共和国总理的视察与指导。这在中国电视的历史上,也并不多见。

  朱镕基总理就是《焦点访谈》的忠实观众,朱总理运用舆论监督这个工具,来及时有效推动工作。1998年10月,听说朱镕基总理要到《焦点访谈》座谈,我们都特别兴奋。当时,制片人给我一个任务:“总理来了以后,想办法请总理题词。”可是谁都知道, 朱镕基总理在任期间曾约法三章:不题词、不受礼、不剪彩。怎么能让他破规矩呢?但其实我心里也是很想得到总理题词的,于是忐忑着接下了这个任务。

  10月7日,朱镕基总理来视察,当他进了演播室,坐在主持人的位子上,环视周围的时候,大家都安静地看着他。我在这个机会开了口:

  “总理,您现在看到的这些工作人员,只是《焦点访谈》栏目组成员的十分之一。”当时屋子里十几个人。

  总理马上说:“你们有那么多人呀!”

  我说:“是呀,他们都在全国各地采访,听说您来,他们特别想跟你交流,但是都有工作没法回来。总理,您能不能给他们留一句话?”

  总理笑了,而我的同事也在这时候把“蓄谋已久”的题词本递了上去。

  朱镕基总理提笔“留话”:舆论监督,群众喉舌;政府镜鉴,改革尖兵。

  在场所有人看了之后都热烈鼓掌,这不仅仅是给《焦点访谈》的题词,也是对所有行使舆论监督使命的记者们的期望!

  朱镕基总理说:“我是《焦点访谈》的热情的观众,是积极的支持者和义务的宣传员,我为《焦点访谈》现象感到高兴。你们要监督国务院的工作,你们哪一天找出我的毛病,来采访我,我一定接受批评,改正自己的错误。”这次讲话收录在最近出版的《朱镕基讲话实录》里,今天,重温这个讲话,我很感慨。

  《焦点访谈》播出的批评节目多半涉及到政府管的事、国务院管的事,但是朱镕基总理就是要运用这样一种监督力量,来促进国务院的工作。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是《焦点访谈》最具锋芒的时期,是作为政府自觉、有力地运用舆论监督的时期。

越来越多的人用新媒体发出声音

  对于老百姓来说,《焦点访谈》的意义早已不仅仅是一档电视栏目。《焦点访谈》创办之初,中国有很多人,特别是偏远地区的百姓,还不知道舆论监督为何物。因为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的宣传机构鲜有批评之声,老百姓对于这样一种力量相当生疏。

  《焦点访谈》用每天一期13分钟的节目,在做一个普及工作。它通过十几年的努力,把“舆论监督”这个生词在中国变成了熟词。现在,走到偏远的地区,去问百姓:怎么定义舆论监督,他可能说不出来。但你问《焦点访谈》是干什么的,他却可能说《焦点访谈》是可以让我们说话的地方。经常有观众在给我们栏目组的信里,称呼《焦点访谈》为“青天”,也经常有律师带着一帮失地农民到电视台门口来找我们。我问律师,你都不相信法律吗?他说,现在的环境里,我有的时候更相信舆论。

  作为《焦点访谈》一员,我觉得,《焦点访谈》是中国走向民主法治进程中出现的一种特定现象,它所承载的是中国老百姓对文明、秩序、公平的期待,这是强烈的社会需求的产物。

  当然,一个栏目也有生命周期。它有像年轻人血气方刚的时候,也有像中年人那样沉稳的时候。现在,大概就是《焦点访谈》的中年时期了吧。

  《焦点访谈》在走过了最具锋芒的时期后,也经历了种种变化。新媒体出现,改变了媒体的生态,给电视、广播、报纸这些传统媒体带来冲击,舆论的传播途径和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当时我们媒体人都开玩笑说:“狼来了”。

  这几年我越来越感受到,新媒体的优势是传统媒体难以比拟的,不走近它就可能陷入困境。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运用新媒体发出自己的声音。那种直接、便捷、互动,使得网上的舆论监督之声遍地开花。特别是微博出现以后,好像每人手里有一个话筒,每人手里有一部摄像机,没有记者证但都可能是信息发布者。今天,新老媒体融合的趋势是必然。“与狼共舞”,可能是最行得通的道路。

和好人打交道是一种心灵的享受

  新世纪里,《感动中国》的诞生,它呼应了人们心里本来就有的向善之心,呼应了人们对道德的守护。

  《感动中国》在2003年初首次播出,这是对过去一年进行回顾的一档节目,用回顾的方式,以隆重的仪式,为好人立传。这个节目至今已经播出了9年。我很幸运,从《感动中国》开播的第一年起,就一直在这个团队里,一直和白岩松搭档,走过了9年。如果说,《焦点访谈》时常跟坏人打交道,那《感动中国》就是在跟好人打交道。每年在准备《感动中国》的时候,我都感到是一种享受——享受和好人一起的感觉。我在《焦点访谈》工作,面对的社会阴影面比较多,假、恶、丑经常是我们节目的关注对象。总和这些负面的信息接触,会影响一个人的工作心态,还好,每年有《感动中国》这样一个机会,我可以去体验真、善、美,有这样一个信心加油站,人也不至于变得消极抑郁。

  《感动中国》人物的发现和呈现该如何进行,是很考验电视人的。我们既要用电视语言把故事讲得生动,又要把这个庄严的节目做得特别有仪式感。我一站上《感动中国》的舞台,就肃然起敬,因为我们团队调动了一切可以调动的手段,营造了一个表达敬意的气氛,从音乐到灯光到舞美,会让人很想表达,唤起一种恭敬、圣洁的感觉。每年,我在《感动中国》这个节目筹备的时候,都会让自己静下来,到最后几天,我会推掉与此无关的事情,让自己浸泡在酝酿和准备状态中。慢慢地,我有了这样的感受:剧变中的不变,喧闹中的沉静,疾行中的伫立,眼花缭乱中的凝视。这时候,我可以开口了。

  《感动中国》就要迎来第十年了。我常想,这些年,在《感动中国》舞台上捧着奖杯的那些孩子,都长大了,他们在哪儿?他们怎么样了?他们参与了《感动中国》,他们受到了那些影响?如果在《感动中国》十年盛典的舞台上,能见到他们,那多有成长意味啊!

  十年里,那么多好人与我们约会,在寒冬时节,给我们温暖。善良、付出、柔软,在我们的视野里常常出现,而在《感动中国》十年里,我们还期待有更多这样的色彩:正义、勇气、责任、风骨。

 

来源: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作者: 章咪佳 尹炳炎  编辑: 童丽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