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人文大讲堂 > 05年往期回顾 正文
 05年总目录
 06年总目录
 07年总目录
 08年总目录
 09年总目录
 10年总目录
 11年总目录
[第287讲]何裕民:文化、性格与疾病[详细]
[第286讲]樊星:江浙文化与当代文学[详细]
[第285讲]赵荣光:苏东坡、苏小小们吃什么 宋嫂鱼羹是如何流传至今 [详细]
[第284讲]陈文新:三顾茅庐,背后推手是曹操 [详细]

[第7讲]王蒙:《红楼梦里的政治学》

www.zjol.com.cn  2006年03月02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第7讲]王蒙:《红楼梦里的政治学》

第7讲《红楼梦里的政治学》
原文化部部长、现中国作协副主席王蒙
5月20日晚上7:30,浙江图书馆

  嘉宾剪影:

  王蒙,当代作家、研究员。1934年10月生于北平(现北京),祖籍河北南皮龙堂村。正规学校只读到高中,但1962年即担任过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的教师,并任南开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等数所学校的教授或名誉教授。

  文学创作以小说为主,1993年出版《王蒙文集》10卷,2003年出版《王蒙文存》23卷。他的作品被翻译成英、法、德、俄、日、韩、意、挪、瑞、荷等二十余种文字出版。

  主持人点评:

  中国人有一种看法,所谓盛极则衰,兴久必亡,月盈则亏,水满则溢。兴亡盛衰这一套,在《红楼梦》里,首先是把它作为一种哲学的、宿命的、不可抗拒的规律来谈的。一本《红楼梦》,有人从里面读出了人情练达,有人从里面读出了钩心斗角,还有人从里面读出了朝代更迭的规律。红学红红火火,让王蒙这样的文学家也醉心研究,他从《红楼梦》中,倒是看出了很多政治的味道。

  王蒙眼中的“红楼政治”

  “红楼政治”三大主题

  分三方面讲,一是《红楼梦》的政治主题,主要就是对兴亡、盛衰、治乱(理乱)、浮沉这样的一些规律的研究;第二就是《红楼梦》的权力格局,它的人群划分与人际关系;第三是《红楼梦》里的政治人物与政治事件。

  是辩证还是宿命?

  先讲《红楼梦》的政治主题。兴亡、盛衰、治乱(理乱)、浮沉,这一套是我们中国士人,中国经典的一个核心,《红楼梦》也在探讨这个问题。

  中国人有一种看法,所谓盛极则衰,兴久必亡,月盈则亏,水满则溢。兴亡盛衰这一套,在《红楼梦》里,首先是把它作为一种哲学的、宿命的、不可抗拒的规律来谈的。秦可卿死前托梦的那一节里,秦可卿说我们家“赫赫扬扬,已近百载,一日若应了树倒猢狲散的成语……”她并没有说任何的理由,因为这是不可抗拒的,一个家族哪有兴旺百年而不败的呢?所以秦可卿又说“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对此,她提了两条应对措施,一个就是把祖坟很好地修葺,二是把学校办好。

  贾府有什么政治资源?

  贾府由盛到衰、由兴到亡到底有哪些原因?是政治资源的耗散。

  贾府的背景,第一我们知道他是荣国公之后,够得上名门之后。第二个重要的背景就是元春,元春是皇帝册封的贵妃,贾家就是皇亲国戚。但是这个背景我们也看到他的不可仗恃之处,第一就是他名门之后已经过了好几代了,君子之德,三世而斩,这碗饭你很难一直吃下去。第二就是元妃死了,荣国府、宁国府这两个大家族一下子就变成罪人了,都交给人贩子给卖了,实际上显示了元妃的失宠。

  第二个政治资源是德行和形象,就是说要有很好的公众形象。在这点上,贾府走向反面,出现了道德危机,打死了冯公子逼死了石呆子等,也就是说他在道德上有一系列恶劣的记录,恶名渐出,积怨日多。

  第三我们说的政治资本,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政绩。在这一点上,贾府到了这一辈是零功劳。

  第四,他要有真本领。比如项羽,力气大,力拔山兮气盖世,或者是高俅,足球踢得好,而贾府这个很显然也是零,贾府的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本事?你实在看不出来。

  第五就是人气,哪怕是哗众取宠得的选票。选票多的人不见得真好,但是选票也是一种资源。贾府是负选票,干的坏事很多,犯罪记录多。

  贾府的三重危机

  我再讲他的其他资源的耗散和危机。

  首先是文化危机、意识形态危机。贾府一些重要人物和封建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要求距离越来越远。

  《红楼梦》中始终有一个重要人物,但没人研究他,虽然小说里暗示他非常重要。这就是贾敬,宁府那边的老爷子。这个人好道求仙,整天不是打坐就是炼丹,最后吞丹,死了。在他的判词里头有这么一个话,说是“箕裘颓堕皆从敬”,就是说祖业的颓败和堕落都是由于贾敬造成的。但是贾敬为什么走了这条路,他这条路究竟对贾家的命运发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作者有意识地把他点出来了,没有细说,也闹不清怎么回事。

  其二是管理与人才危机。就是说贾府里头没有人才了,只知道借着这个大家庭吃喝嫖赌,没有任何人对家里的事有责任感,没有能管事儿的。《红楼梦》很奇怪的是里边的这些男人都显得非常没用,只好引进人才,请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王熙凤总结了宁国府在管理上的问题,她说“一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二是事无专管,临时推诿,三是需用过费,滥支冒领,四是事无大小,苦乐不均,五是家人豪纵,有脸的不服钳束,无脸的不求上进”,暴露了很多问题。

  第三方面就是财政危机,所谓寅吃卯粮。

  主流派、在野派与青春派

  下面我说一下贾府的权力格局。

  贾母处在一个女王的地位,因为从辈分上来说她最高,而且贾母这个人有相当的分量。然后真正管事的,也是贾母最信任的,是王熙凤,我称之为“摄政王”。

  在贾母和王熙凤之间还有一个人物,就是王夫人。这个王夫人平常不管事,遇到出了点什么事情,比如搜检大观园,王夫人便成了决策者,所以我们如果划一条权力的线的话,最高权在贾母那里,董事长是贾母,总经理是王熙凤,但中间我们还可以划另一个图,就是贾母——王夫人——王熙凤,必要的时候她王夫人还可以管上王熙凤。

  贾赦和邢夫人是靠边站的,所以他们就老要生点事。过年了,讲笑话,贾赦就讲了个笑话,说是有个老母扎针,怎么扎呢?往胳肢窝扎。怎么就往胳肢窝扎啊?他说是心长得偏。这实际上是在骂贾母。而贾母也毫不含糊,听了以后就回答说我大概就需要这么扎针。这也是政治手段,你不是说我偏心吗?我就偏心,我烦你,一句话弄得贾赦讪讪而退。

  可是这些边缘派或者说是在野派,并不是一无作用,遇到绣春囊事件的时候,邢夫人就起了煽风点火、下战表、呼风唤雨这么大的作用。这些人老等着你犯错误,老等着你出事儿,老等着看你的笑话。

  还有一种是疏离的,离心离德的,比如贾宝玉。他和这个家庭,和当时社会的主流意识是离心离德的。如果一定要给贾宝玉找一派,我宁可说他是青春派,诗歌派。

  “不奴隶毋宁死”与“忘年妒”

  贾府的人际关系里我们还要注意到其中奴才之间的关系。

  我们只知道“不自由毋宁死”,但是在贾府里表现出来的是“不奴隶毋宁死”。因为贾府对奴才的最大的惩罚就是拉出去。王夫人打了金钏一个耳光,她并没有说别的,而只是让她家里人把她领走了,晴雯的出局也是这样,通知她哥哥嫂子把她领回去。

  为什么会出现“不奴隶毋宁死”呢?,我觉得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穷人的生活实在是太差了,还不如当奴隶,这真是触目惊心;最主要的是说明当时人的思想控制太厉害了,使得这些丫环都认为被主人驱赶是最丢人的事情,是没法活的事情,宁可给主人打骂,也不能被主人轰走。

  还有一些老资格的奴隶,有一些失落感。李嬷嬷是宝玉的奶妈,她就要常提起,生怕别人忘记了。她非常嫉妒晴雯,我称为“忘年妒”。你50岁的人嫉妒49岁倒好说,你跟16岁的小姑娘计较,那不是“忘年妒”吗?你都那么老的人了你还跟小丫头们起什么哄?她还就是嫉妒,连王夫人都是,嫉美如仇,一见晴雯那么漂亮,立刻就充满了怀疑充满了反感。

  贾母:首号人物的能耐

  第三我讲一下《红楼梦》的政治人物和政治事件。

  《红楼梦》里最重要的政治人物首先是贾母。她曾经对刘姥姥说“我不过是能吃口子就吃,能乐会子就乐的一个老废物罢了。”这种话,只有一个大权在握的人才敢这么说。到了贾母这个份儿上说“我不过是个老废物罢了”,我觉得这是自信心的表现,你要是真相信了这个话,把她当做老废物来处理,来对待,你就是找死!

  搜检大观园一事就很能说明问题。

  当搜检发现有人在赌钱后,贾母忽然说了一段非常凶恶的话,她说我必料到有此事,如今上夜各处都不小心,只怕他们就是贼也未可知。然后她批评探春“你姑娘家如何知道里头的利害?”然后底下是一个逻辑:即耍钱保不住不吃酒,即吃酒免不得门户任意开放,或买东西,寻张觅李,其中夜静人稀,趋便藏贼引奸引盗,何等事作不出来?

  这个逻辑非常奇怪,这是说,既然你们吵嘴,你就有可能打架;既然你们打架了,你就有可能杀人;既然你杀人了,你就有可能杀了全村的人。这说明贾母并不是等闲之人,她时刻充满了警惕,她的权威是斗出来的。

  贾母最精彩的表现,出现在抄家之后。抄家之后,第一她不埋怨任何人,因为在这个时候你如果再埋怨旁人只能够引起内讧,所以贾母很有这么个风度,谁都不埋怨;第二她说我们享过福也吃得起苦——“你们别打量我是享得富贵受不得贫穷的人哪”,关键时刻把自己的私产拿出来接济四方,独撑大厦,鼓励大家要欢笑,要保持乐观情绪。处变不惊,庄敬自强。这就是贾母的能耐,确实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

  人人都需要骗局

  当然,贾母的尊严在某种程度上是建立在虚假的基础之上的。这里有一个过年猜灯谜的例子。贾政出了一个灯谜,然后叫宝玉赶紧过去把谜底悄悄告诉贾母,然后贾母就说出来了。于是全场欢声雷动,高啊,高啊,就是贾母高!聪明!智慧!有福气!一片颂扬。

  这是不是一个骗局呢?是的。问题是贾母的地位需要骗局,需要儿孙们的赞颂,以此来提防别人说她老了;而儿孙们也需要这样一个平台来赞颂贾母一番。

  相反地如果任何一个人在那种场合下敢于提出异议,我们假设贾环在那儿,他有造反精神,说出了真相,遇到这种情况,贾母、贾政、贾宝玉会承认吗?不会。还会把贾环乱棍打死。

  该出手时就出手

  凤姐在有几件事上,表现得是可圈可点的。

  那次贾母给她过生日,她由于酒喝得多了回去了一趟,结果正好是贾琏和鲍二家的在那里胡搞。贾琏派了两个小丫头望风,第一个小丫头一看见凤姐来了回头就跑,凤姐叫“站住!”她不站,再大喝一声,她站住了,凤姐过去啪啪就俩嘴巴,该出手时便出手,正一个嘴巴反一个嘴巴,完全是庄则栋的风格,正反手两面攻。这里头她给了我们一个启发:管理是一种潜暴力,没有暴力哪有管理,不过是这种暴力你可以用很文明的形式表现出来——再做不好我可以炒你的鱿鱼。凤姐打完第一个小丫环以后,第二个小丫环很聪明,赶紧过来说正要向您报告呢,这凤姐又一个嘴巴子。这嘴巴打得也很好,这丫头两面派。

  什么样的事才叫完美?

  王熙凤处理得更好的是贾赦讨妾的事情。邢夫人把王熙凤叫去,说跟你商量个事儿,要讨这个鸳鸯做妾,王熙凤说哎呦这事儿可不好办,老太太可离不开鸳鸯,什么事儿都是鸳鸯管着。邢夫人立刻就动怒,说再厉害她也是个丫环嘛!到了这儿她就是半个夫人了吗!王熙凤一听,第一项措施就是立即改口,因为邢夫人是她的婆婆,她说是是是,您看我太年轻,没想到。

  第二就是这事不能拖,拖下来这事儿传出去了,鸳鸯一拒绝,邢夫人就会认为是我使的坏,那怎么办呢?王熙凤说咱们现在就去说,立刻就办。

  路走了一半她下轿了,说我还有点儿事。为什么?她知道准碰钉子,一碰钉子邢夫人会迁怒于她。她下了轿之后干什么呢?她把平儿也支走,她不但爱护自己,她也爱护平儿,她觉得平儿夹在当中间也难办。因为王熙凤料事如神——这邢夫人找着鸳鸯,鸳鸯要不乐意,那么邢夫人就找平儿,平儿已经作了妾了,所以让平儿出来说服鸳鸯,要是平儿说服不成她就埋怨平儿,这埋怨平儿就是埋怨到王熙凤身上了,因为平儿对王熙凤是赤胆忠心,百依百顺,所以她叫平儿快点儿走,你别在这里呆着。

  王熙凤处理这件事情我是看了一遍又一遍,真是做得perfect!

  进谗的艺术

  宝玉挨打有非常复杂的原因。

  贾宝玉喜欢演员蒋玉涵,现在看起来有点同性恋的意思,把他给藏了起来。忠贤王派管家到贾府来追问蒋玉涵的下落。这事让贾政非常紧张,他觉得这个事情非常地凶险。

  贾政正在生气,贾环从那里跑过,贾政大怒,你跑什么?过来!

  在中国,以前小孩子是不练短跑的,大户人家的小孩子要走四方步才行。贾环立刻说,我本来不敢跑,那边儿有一个丫环投井死了,脑袋泡得老大,我害怕所以我才跑。结果贾政问谁投井死了?怎么回事?就说是金钏,听说我哥哥宝玉要强奸她,没强奸成,她投井死了。

  贾环简直是一个天才的进谗者。进谗言,首先要让事儿沾上点边儿:宝玉确实是跑到金钏那里耍贫嘴去了。第二他是在贾政盛怒的时候。如果说贾政正在看书,读子曰诗云,贾环跑过去,说爹爹,向你汇报一个情况,我哥哥可成了强奸犯了,这个可起不了作用,相反贾政还会去查一查是怎么回事,一问不是这么回事,啪一个嘴巴打贾环身上了。所以贾环非常会找时候,这是一种高明的进谗言。

  用知识武装起来的耳光

  探春的水平实际上比王熙凤高,王熙凤也表示过,说探春这人厉害,她的心计、心眼、脑袋的够用度跟我不相上下,但是她有文化,知识就是力量,她比我强多了。所以在探春代理家政的时候,她告诉平儿,对探春的话说什么是什么,尤其是探春要驳回一些我的什么事的话,你一句都不要辩驳,因为我知道探春的利害。你们看看在整个搜检大观园的过程中,只有探春敢表现出强烈的反抗情绪。

  她先说我远比别的人歹毒,如果我们家的丫头偷了东西,我就是第一个窝主,因为我这个人歹毒,不止我自己放东西,她们的东西都在我的箱子里存着。这话多么厉害啊!她是身先士卒,背水一战。

  王善保家的不知道探春的利害,她翻完了箱子以后她还要过去搜身,像现在上飞机时的安检,她摸摸探春的衣服说我们都检查过了。“啪”!探春就给了一个嘴巴子,这个嘴巴太棒了!看来红楼里的女人,想必掌力和腕力都不错。

  冰心说《红楼梦》让人看着非常窝囊,说她从小就看不进去,看着实在生气,没劲。但是我看完了《红楼梦》为什么没有得抑郁症,就是因为探春的这一个嘴巴。这一个嘴巴就把所有的鸟气都发泄出来了,那真是金声玉振,余音绕梁,百年不绝!

  而且探春上纲上得高,她的意思就是说颓势果然渐渐地来了,原来咱们不是议论着甄家吗?甄家被抄了,现在轮到咱们了,须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光靠外边杀过来我们一时死不了,但是我们自杀自灭我们就一定完蛋。这纲上得多么高啊!实在是全书的一个高潮。

 

来源: 钱江晚报  作者: 陈骥 曹晔 王蕊 整理 李震宇 摄  编辑: 汪维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