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人文大讲堂 > 往期回顾 > 2005年人文大讲堂 正文
 05年总目录
 06年总目录
 07年总目录
 08年总目录
 09年总目录
 10年总目录
 11年总目录
[第287讲]何裕民:文化、性格与疾病[详细]
[第286讲]樊星:江浙文化与当代文学[详细]
[第285讲]赵荣光:苏东坡、苏小小们吃什么 宋嫂鱼羹是如何流传至今 [详细]
[第284讲]陈文新:三顾茅庐,背后推手是曹操 [详细]

[第28讲]池莉:《一桩超级离婚调解与文学的意义》

www.zjol.com.cn  2006年03月02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第28讲《一桩超级离婚调解与文学的意义》
武汉市文学艺术联合会主席、著名作家池莉
9月24日晚上7:00~9:00 浙江图书馆

  嘉宾剪影:

  池莉,出生于湖北,从小开始写作,上世纪80年代初正式发表文学作品,至今著有《池莉文集》(七卷),长篇小说《来来往往》、《小姐你早》、《水与火的缠绵》等,有中短篇小说散文随笔集子若干种,有多种语言译本,有多部小说的影视改编,有多部小说获得多种文学奖。现为全国人大代表、武汉市文学艺术联合会主席。

  编者按:

  都说文学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可文学离生活到底有多远?这个问题,池莉从一次电视节目中给了我们一个完整的答案。在文学中,池莉把感情、婚姻、现实、无奈表现得淋漓尽致,可面对生活现实时,池莉说,自己不惮于揭露和批判现实。

 

现场实录:

  一桩超级离婚调解与文学的意义

  生活中无法打开的死结

  分析:让我心痛的回答

  升华:为什么不能正视现实

  力量:鸭颈诉说的文学覆盖性

  小说:唤醒国人的现实精神

 

现场互动

  问:1995年您出版了《池莉文集》7卷,现在10年过去了,今年是否有新的补充,准备再版?

  答:我的作品本来就不多,因为每一部作品都是我人生经验的酝酿,这几年我在一个自然的状态中慢慢写。书一本本出,但每本酝酿和落笔都超过10年。过了45岁之后我忽然有点想享受写作生活,忽然觉得自己对人、对生活的对焦变得很准确,很多事情都看得很清楚,我就赶紧让自己缓慢下来,阅读、写作、研究。到45岁时,我才发觉人懂事了,中国人懂事比较晚。20多岁时还没有自己的见解,人云亦云。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在阅读、思考和做笔记,接下去会出一些不太长的长篇,不急,慢慢做自己喜欢的事。

  问:我觉得您的小说中隐含了女权主义的倾向,不知道是不是如此?

  答:没有,因为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女权主义运动。所谓的女权主义,西方有一个定义,女人完全独立自主,不要男人的怜悯和关心。比如一起上车的时候不要男人开门,不要男人搀扶,对男人极端的帮助产生反感和抗拒。不过中国女人应该有自己的想法,一定要做一个完美、完善的女人,要有公平意识。

  问:我小时候也感受到父母的吵架,深感缺乏安全感。有一天我也会为人母,怎样才能为自己的孩子带来安全感?

  答:这不仅是做父母的,也是全社会人都要注重给予他人安全感的问题。在教育孩子这个问题上,我付出了比教育自己更大的代价,我老是想让女儿在又玩又学习的状态中考上重点学校,这样她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又不会太累。为此从小我就培养她的阅读兴趣,和她聊天,给她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为了放松还会一起骑车出去玩、送她一条狗。

  问:您怎么定义幸福?

  答:衣食住行有保障,这就是自己关于幸福的定义。在我这个年龄,我更简单了。四十岁以前要创造物质,四十岁以后就要甩掉物质。我现在但凡不要的东西就不要,一天只吃两顿,阅读自己喜欢的书,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在后园种菜,这就是一种幸福。我不需要孩子考状元,飞黄腾达,只要她按照自己的意思快乐成长就好,这也是幸福。

  问:您的小说人物都有鲜明的地域性,如果您生活在风花雪月的杭州,您会写出带有现实感的小说吗?

  答:“风花雪月的杭州”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小说题目,如果我生活在杭州,我也许会写出漂亮的小说,美好得让大家觉得杭州真的像天堂一样。

  问:当一个人痛苦到不愿意看文学作品时,您拿什么感动他?

  答:一个人再痛苦也会有个时间距离,也许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一直哭,到凌晨终于睡着了,那么痛苦也就过去了。痛苦的人一定会很沉默地坐在那里,脑子里浮现的东西却已经和文学搭上关系,不是直接介入,但是在经历中寻找支撑点。“列宁格勒交响曲”二战期间在美国播放的时候,很多美国人站在街头嚎啕大哭,俄国人作的曲子却引起了很多从未到过俄国的美国人这么深的感触,这就是音乐的力量,是精神世界的共通。

  问:您看上去很精神,很健康,也很有光彩,请问现实生活中您是一个精致的人吗?有没有什么养生秘诀?

  答:坦白说我是个要求精致生活的人。曾经我到一个朋友家里去,随意一瞥,看到她衣柜的把手上都是油腻,我觉得很不能忍受。我要求的房子是窗明几净,很整洁,要做一个健康女人,最重要的是精神要健康,就什么事都能做好。

 

来源: 钱江晚报  作者: 杨菁 冯珊珊 本报记者 俞熙娜 整理  周广利 摄影  编辑: 汪维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