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浙江藏书史]两宋时期,寺院藏书繁盛,道观众多,道藏渐增

www.zjol.com.cn  2007年02月23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自隋唐以来,由于东南经济的开发,浙江逐渐成为全国的经济重心。经历五代吴越国的短暂繁荣之后,宋代的浙江,已成为"国家根本"(《宋史》卷337《范祖禹传》)宋室南渡之后,浙江更成为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经济的发达也为浙江造纸业,印刷业的繁荣奠定了有利的基础。南宋印刷业首推浙江。所以王国维说:"自古刊版之盛,未有如吾浙者。"当时杭州的众安桥南街东开经书铺贾官人宅和棚前南街西经坊王念三郎家都是专刻佛经的。两宋时期,由于公私大藏开雕以及雕版印刷术与活字印刷术的普遍流行,再加上功德心理的作用,寺院藏经渐成一种普遍行为。浙江寺院藏书的规模我们可以先从刻经入藏着手,以一斑窥全豹。

    日本的奈良唐招提寺及东京增上寺至今珍藏着刊刻自湖洲的《圆觉藏》、《资福藏》。《圆觉藏》,宋湖州思溪圆觉禅院私刻大藏经。是北宋末密州观察使王永从全家发愿捐资,在湖州思溪圆觉寺开雕,南宋高宗绍兴二年(1132)刊成。共550函,1453部,5480卷。以《千字文》编次,始"天"字终"合"字。每版30行,每半页6行,每行17字,经折装。《资福藏》,又称《宋安吉州思溪法宝资福禅寺大藏经》,于南宋嘉熹三年(1239)开雕,淳祐二年(1242)刊成。合599函,1459部,5740卷。也以《千字文》编次,始"天"终"最"。宋代的浙江寺院藏书之盛还可以从丽水碧湖宋塔雕版印刷佛经的出土中找到切实的证据。碧湖砖塔建于南宋绍熙四年(1193),1960年因规划瓯江水电站工程拆除。所出土的雕版印刷佛经均经折装。经卷开版弘朗,印刷清晰。其中有五代吴越国经卷七卷,有"杭州法昌院印造"字样,上刻北宋政和六年(1116)和南宋绍兴二十二年(1152)施经愿文。北宋初年刻本佛经一卷,为建隆元年至至道三年(960-997)雕刻。南宋乾道八年(1172)雕刻佛经二卷。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残叶 这是北宋崇宁二年(1103年)的经卷,用胶泥活字排版印刷而成,出土于温州白象塔。是现存罕见的活字印刷术的实物见证。(《浙江七千年》浙江省博物馆藏品集P119)

    北宋檀木描金经函(《浙江文物》P109)
    北宋木刻宝箧印陀罗尼经(《浙江文物》P 139)
    北宋木刻大悲心陀罗尼经(《浙江文物》P 140)
    北宋木刻金刚般若波罗密经(《浙江文物》P 141)
    南宋木刻金刚经颂(《浙江文物》P 157)

    佛国禅师文殊指南赞 南宋杭州所刻绘,全卷绘善财童子及佛国禅师故事,并计54幅图,图插文中上部,画面富有生活情趣,是中国早期连环图画的珍贵史料。(《历史文化名城杭州》P353)

    古代的文献中也存在着浙江寺院藏书的有关记载。据宋杨亿《婺州开元寺新建大藏经楼记》载:至道年间,开元寺僧文靖和婺州都兵马使曹维旭等措楮墨之值摹印《大藏经》,并给以装饰"刻轴以文木,织条以色丝,香芸染签,丹漆涂匣"。(《全宋文》第3册295页)北宋云门宗高僧惟白禅师在《大藏经纲目指要录》卷八介绍,惟白于徽宗"崇宁二年(1103)癸未春,……至婺州金华山智者禅寺,阅大藏经……援笔撮其要义……"著录佛经1050部,480函。又据宋陈舜俞《海惠院经藏记》载,该院亦有手抄《大藏经》800函5040卷。又明《续澉水志》云:金粟山"大悲阁"内贮大藏经……万余卷,卷卷相同,殆为一手所书。清《澉水新志》又记"金粟寺……又有藏经千轴……宋时物也,今俱不存。"见之于历代方志、佛寺志记载的还有南宋湖州的景德寺存五代以来抄写的佛经数百卷,湖州道场山妙觉寺藏《大藏经》5480卷,杭州龙井寺 、惠因讲寺、华严教寺、灵隐寺、上天竺寺等都拥有自己的藏经与大藏。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北宋写[海盐]金粟山广惠禅院大藏本(中国国家图书馆古籍珍品图录(P8-9)编号(10))

    两宋时期,仅杭州一地,梵刹琳宫星罗棋布。《西湖游览志余·方外玄踪》中记载:"杭州内外及湖山之间,唐以前为三百六十寺,及钱氏立国,宋朝南渡,增为四百八十,海内都会,未有加于此者也。"(《西湖游览志馀》卷四十 方外玄踪)寺院之多,寺院藏书之盛可见一斑。清汪孟鋗《龙井见闻录·古迹杂见传记者十二》中记有宋时龙井寺僧居奕曾"购四大部及《华严合论》、《宗镜录》、耆德时演时集。居奕等悉聚力,具大宝藏,袭以髹函,庋以飞阁,观者挹其元爽,可以挟幽阐微"。(《四时幽赏录·外十种》[明]高濂等辑撰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9.7)历史上的文人书藏也出现于这一时期,据史载南宋于潜人洪咨夔将数千卷蜀版书和原家藏共13000余卷存于西天目山宝福寺。其好友文人魏了翁并撰一篇《天目山房记》来称誉此事。

    宋朝奉黄帝为圣祖,崇奉道教。宋王朝全力编纂"道藏",其对道经搜集、整理及道藏的编纂活动多与浙江有关。北宋纂修《道藏》,从文献记载来看,最早始于太宗在位时。陈国符先生在《道藏源流考》中认为"雍熙(984-987)年间,索桐柏宫藏经赴余杭传本,盖已在搜访道经。其后始命徐铉王禹偁雠校,以成道藏也。"(《道藏源流考》,上册,第130-131页)至真宗时,又进一步纂修《道藏》。据《云笈七签》张君房序,大中祥符初年(1008-1016),真宗"尽以秘阁道书、太清宝蕴,出降于余杭郡,俾知郡故枢密直学士戚纶、漕运使今翰林学士陈尧佐,选道士冲素大师朱益谦、冯德之等专其修较,俾成藏而进之"。(《道藏》第22册第14页)至此,纂修新的《道藏》也在余杭,参与修校的冯德之、朱益谦都是余杭大涤山洞霄宫道士。至大中祥符九年(1016),由司徒王钦若领校的《宝文统录》已完成。这部经目沿用过去的三洞四辅经目进行增补,洞真部620卷,洞玄部1013卷,洞神部172卷,太玄部1407卷,太平部192卷,太清部576卷,正一部370卷,目录9卷,共计4359卷。

    大中祥符六年(1013),著作佐郎张君房和集贤校理李建中受诏在杭州监写道经。他们搜集了朝廷所藏的道经以及苏州旧《道藏经》千余卷,越州、台州旧《道藏经》各千余卷,依三洞四辅分类法,"品详科格,商校异同,以铨次之。"(《道藏》第22册第1页)于天禧三年(1019)春写录成七藏进献真宗,题名为《大宋天宫宝藏》,共4565卷。以《千字文》"天"字为函目,终于"宫"字号。《大宋天宫宝藏》的编成,奠定了后世《道藏》的格式,可惜现已无存。张君房在其《云笈七签序》中曾自述其事:"臣隶职霜台作句稽之吏……冬十月,会圣祖天尊降延恩殿,而真宗皇帝亲奉灵仪,躬承宝训,启绵鸿于帝系……于是天子锐意于至教矣。……臣于时尽得所降到道书,并续取到苏州旧《道藏经》本千余卷,越州、台州、旧《道藏经》本亦各千余卷……距天禧三年(1019)春,写录成七藏以进之。"

    南宋时,偏安一隅,浙江渐为京畿重地。南宋孝宗淳熙二年(1175),福州闽县九仙山巅报恩光孝观所庋藏的《政和万寿道藏》540函被送往临安府,太乙宫即抄录一藏,其后又写录成数藏,因加入道书不详,又名《琼章宝藏》,分赐诸道观收藏。淳熙六年(1179),道士童思定、胡志清在鄞县望春山蓬莱观中兴建了轮藏,请得一部抄本藏于其中;淳熙八年(1181),余杭大涤山洞霄宫获得一部;淳熙九年(1182),仙居县凝真宫也获得一部。南宋都城临安更道观众多,道藏糜集,如龙翔宫,内有藏经殿名为"琅函宝藏";宗阳宫,有"蘂简之楼,琼章宝书"殿;佑圣观,有藏经殿名"琼章宝藏";四圣延祥观,绍兴十四年(1144)建,有轮藏殿,名"琼章宝藏",此外还有临安太乙宫等。



来源: 文澜读书  作者:  编辑: 童丽莉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