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吴越春秋 > 史海泛舟 正文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古碑妙拓墨烟浓 书得篆神简拙工

www.zjol.com.cn  2007年03月20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清咸丰二年(一八五二年)夏五月,浙江余姚东北十里客星山村人入山取土,在董氏祖墓地掘得一碑,为诸生宋仁山最先访得,稔周世熊(字清泉)有金石癖,偕之往观,世熊既得其处,连夜乘小舟载碑还,移置客星山下严陵坞家园山馆,建竹亭覆之。碑石长方,高九十一厘米,宽四五厘米,碑额已佚,四周破损。正面文字有界框,框分左右两列。右列自上而下又分四栏,碑阴粗凿无字。

    因碑额题名佚失,后世根据碑文内容及首行“三老讳通”等字,将此碑命名为“三老讳字忌日刻石”,简称“汉三老石碑”。碑文未载姓氏籍贯,唯右列第二栏有:“掾讳忽,字子仪”等字。鉴于此碑的出土地为客星山董氏祖墓地,故前辈金石家均目之为汉初董子仪,据《后汉书•任延传》,更始元年(公元前二十三年)延为会稽都尉,时避乱江南者,皆未还中土,会稽多士如:董子仪、严子陵,延皆以师礼待之,与碑文相合,故三老姓董的可能性极大。

    三老是古代掌握思想教化的乡官,具有民法式的地位与威望。《汉书•高帝纪》载:“举民年五十以上,有修行,能帅众为善,置以为三老。”但三老仅是乡党的的道德表率并非行政职务,不享俸禄。战国时已设三老一职,秦代设“乡三老”,西汉加设“县三老”,东汉又添“郡三老”。遗憾的是,此《汉三老碑》未载明是哪一级三老,但碑文有“三老德业赫烈,克命先己,汁稽履化,难名兮”句,如此功绩德行似乎应该是高级别的三老,而非一般乡里三老。

    三老生一子而有九孙,此碑乃九孙中第七名“邯”者所立。碑文石栏大意为第七孙“邯”追记祖孙三代的名讳及祖、父辈的忌日。左栏书刻立碑原委。汉人最重避讳,先人的忌日要永久牢记,每逢忌日勿忘追思与祭祀。此碑当时可能与树立于家庙庭堂中,非墓圹之碑,故未刻姓氏籍贯文字。

    此碑出土后直至同治末年,众多金石家对《三老碑》开展了研究,但文字释读工作始终不尽人意。究其原因是,周世熊提供的第一批拓片文字漫*,拓工粗劣,但存形模,碑文点画与石沥痕相混淆,文字难以认定。光绪年间,魏嫁孙、赵之谦等专家的介入,令拓工张文蔚用小墨团加扑数四的新方法,椎拓出文字清晰的拓片,方为碑文释读提供了依据。

    《汉三老讳字忌日记》共计二百一七字,刻石年月未载。据碑文所记载的父母名讳忌日,一在建武十七年辛丑,一在建武二十八年壬子,历代以建武纪年的帝王有:东汉光武帝刘秀,西晋惠帝司马衷,东晋远帝司马睿,十六国后赵石虎,十六国西燕慕容忠,南朝齐明帝萧*,其中唯汉光武帝之建武有三十二年,且十七、八年岁次正值辛丑、壬子,故此碑的书刻年代应在东汉初建武末年或永平年间(公元前五二年至公元前七十五年),是现存东汉名碑最早者之一,况江南汉碑极稀,此碑堪称“浙中第一名碑”。

    清咸丰十一年岁次辛酉(一八六一年),太平天国攻占余姚,严陵坞周清泉宅第被焚毁,因三老碑亭相去稍远,幸免劫灰。然碑仆于地砌作炉石,石为炊烟熏灼,左侧黔黑,所幸文字无恙,浙中第一遗迹赖以不坠。一九一九年周氏后人力不能常保碑石,转售于上海房地产商人陈渭泉(镇江丹徒人)。岁次一周,再逢辛酉,时值一九二一年碑石遂辗转至上海,沪上外国商人欲以重金收购,若任其转徙或流落海外,使后人不复见汉人遗迹,岂非国人之耻耶!浙江古董商人毛经畴得知此事,即与在上海知县沈宝昌、前清遗老姚煜商议,后经西泠印社首任社长吴昌硕与创社四英等人多方呼吁,发布募捐公启,印社上下不忍古物之沦亡,积极认捐,加上浙江同乡慷慨捐资,共募集大洋一万一千二百七十元,以其中八千元从陈渭泉手中购回《汉三老碑》。保存古物,一人守之,不若与众人共守之。此碑重回浙江,入孤山西泠印社永久保存,成为镇社重宝,印社为其定制了一方与汉带刻石相配的方形石座,碑上另筑石室,耗资二千二百元。一九二三年仲秋,冯煦题写“汉三老石室”镌刻于石室门楣之上。当年许炳璈(奏云)有感于三老碑的回归赋诗云:“三老神碑去复还,长教灵气壮山河。漫言片石无轻重,点点犹存汉士斑。”

                                                                   (童衍方写于西泠印社)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童衍方  编辑: 童丽莉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