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2007年第5期]毛昭晰漫忆“风雨茅庐”

www.zjol.com.cn  2007年11月13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郁伯伯大概不会想到,那个经常去他家里玩的小男孩,有一天居然会为他的铜像揭幕。”上世纪90年代,浙江大学历史系教授毛昭晰受邀为富阳的郁达夫铜像揭幕。那一刻,已经两鬓斑白的毛昭晰感慨万千,60多年的时光,在这短短一句话中悄然溜过。

  毛昭晰口中的“郁伯伯”,就是郁达夫。而那个“家”,也就是杭州的郁达夫故居、大学路场官弄63号“风雨茅庐”。原来,毛昭晰儿时的居所紧邻“风雨茅庐”,他与郁达夫和王映霞夫妇的大儿子郁飞还是小学同学。

  2007年7月,“风雨茅庐”在结束半个多世纪的派出所用房后,终于开始整修。消息传来,78岁的毛昭晰眼神凝 重,记忆如夏日的杭城阳光,倾泻一地。

  “风雨茅庐”留下欢声笑语

  “我们家和风雨茅庐不过一巷之隔。”在省文物局办公室里,毛昭晰轻轻抚平面前的一张白纸,用一支短短的铅笔勾勒出当年大学路场官弄的地图。毛昭晰的父亲毛路真是当时浙江大学数学系讲师,上世纪30年代,他们一家就住在大学路的浙大教工宿舍“求是里”。那是个小院子,里头有5户人家,毛家是最东面那户。隔着‘求是里’的小竹园和窄窄的场官弄,‘风雨茅庐’就在东南面。

  而毛昭晰对于郁家的回忆,在“风雨茅庐”诞生之前,便已经开始。1933年暮春,37岁的郁达夫全家从上海移居杭州,大儿子郁飞与毛昭晰成为横河小学的同学,而毛昭晰的大妹妹毛雪莹则与郁飞弟弟郁云成为同桌。“他们先租下了场官弄的一座老房子,正对着‘求是里’的竹园。那房子门朝西,进门有一个石板地的小天井。”

  当时,毛昭晰只有六七岁,用的名字也是外祖父为他取的“毛祖康”。儿时的岁月似乎总是无忧无虑,毛昭晰清楚地记得,两个孩子最喜欢的游戏是在郁达夫家天井的水缸里玩纸船。“天井里有好几个水缸,每次我们划纸船,郁飞的妈妈王映霞就靠在房间的门边看着我们玩,脸上漾着笑容,十分和蔼可亲。”

  1936年春天,在老房子的南面几步之遥,郁达夫亲自设计的“风雨茅庐”完工。后来,王映霞回忆,新家于“1935年年底动工,熬过了一个冰雪的冬季......足足花掉了一万五六千元”。据记载,当时的“风雨茅庐”绿阴匝地,花木扶疏,两间书房的三面沿壁里全都排列着落地的高大书架,密密麻麻地放着数万册中、英、日、德、法等国文字的书籍。而对孩子们来说,这里则是新的游戏天堂——“风雨茅庐”仿造日本民居,在院子进门右侧专门辟出一间房子作为儿童游戏室,毛昭晰与郁飞便常常在房间里的榻榻米上玩耍。

 [1] [2] [3] [4] [5] 下一页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林梢青  编辑: 童丽莉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