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背马纸罗伞” 再现河上镇

www.zjol.com.cn  2008年04月18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傅茂根老人在制作“背马纸罗伞”。 丁力 摄

  特殊民间艺术

  失传五六十年

  日前,萧山河上镇失传五六十年的民间艺术——“背马纸罗伞”再度呈现在人们面前,让人不觉眼前一亮。

  何为“背马纸罗伞”?

  数百年来,在萧山河上镇金坞自然村的金姓族人遵循着一条铁律:生前姓金,死后在墓碑及牌位上改姓刘,称“活金死刘”。

  这一习俗的渊源扑朔迷离。目前流传下来的说法有三种。一说,西汉末年,王莽废汉篡位,“欲灭刘氏,见刘即杀”,刘姓被逼亡命天涯。一说,西晋时,刘姓族人为避免被司马氏迫害,隐姓避祸。又一说,在明朝正德年间,太监刘瑾独揽大权,因胡作非为,被武宗处凌迟之刑,刘氏被迫隐居他乡。这三种说法,只是时间不同,加害的主体不同,究其隐姓埋名的原因,则完全一致:刘姓都是为躲避灾祸而改成金姓。

  虽然受到迫害,但金姓族人一直没有忘记先祖,在历史上创造了背马纸罗伞这一独特的艺术。据介绍,背马纸罗伞演出时,背马不能少于18匹,马上必须有刘备的五虎将(关羽、张飞、赵云、马超、黄忠)。每个人物各扎几个,则完全看制作者喜好而定。马和人物是连在一起的,用竹篾片扎成壳子,四条马腿固定在两条杉木棒上,供舞马人肩扛。壳子用桃花纸或白纱布裱好,然后装饰马毛、马鬃、马面、马耳、马尾。骑在马上的五虎将的袍服、帽、靴,服饰和兵器都需要配套。

  背马纸罗伞演出时配有高照、彩旗、锣鼓队助阵。演出的场合主要有两种,一是闹元宵,创造欢乐祥和的节日氛围,二是参加民间的迎神赛会。

  如今,背马纸罗伞的具体起源时间已无从考证,专家们认为可能是在明末清初。

  “背马纸罗伞”失传五六十年

  河上东山村的金坞自然村位于道林山下,山峦叠翠,风景优美。背马纸罗伞只在该村传承。河上乃至其他地方即使有背马,一般也没有骑在马上的五虎将。

  背马纸罗伞作为金坞自然村所特有的一项民间艺术,多年来代代相传。据金坞自然村的老人们回忆,先前有些金坞的穷人,每到正月间,只要有一匹背马,就去参加演出,以期吃到几餐饱饭,得到一些水果、糕点等赠品,分得一点“红包”钱,因此参加的村民很多。随着时代的变迁,金坞自然村的村民已经不用再为几顿饭去舞背马纸罗伞了。背马纸罗伞因此逐渐失传,至今已有五六十年不见它的踪影。

  “背马纸罗伞”重现萧山河上

  为了让这一失传的民间艺术重现,同时也为了挖掘道林年韵的人文历史。河上镇党委、政府聚集了该镇所有的民间灯艺艺人,让大家一起出谋划策,但不少艺人都表示没有办法。幸运的是,后溪滩自然村82岁的傅茂根老人在年轻时见过背马纸罗伞。多年来,他一直坚持制作板龙灯和彩灯。凭借记忆和高超的手艺,傅茂根老人终于做出了背马纸罗伞。金坞自然村的老人们见了之后,都说和失传已久的“背马纸罗伞”相像。

  萧山河上镇负责文化工作的俞仲林说,整个河上能够一个人单独制作一条板龙的艺人只有两三人,傅茂根是其中之一。

  傅茂根老人的家里有两个工作室,室内有不少老人保留下来的“双龙戏珠”“狮子头”等彩灯,有些已有几十年的历史,如今这些彩灯已经成为河上灯艺最好的模型。

  在老人的家里,我们看到了刚制作好的纸罗伞。伞用黄纸凿出,顶部似翻转的瓷盘,四周有垂帘,装在伞柄上,能迎风旋转。老人说:“我从小就喜欢灯艺,也一直坚持做板龙和彩灯。这次能够做出背马纸罗伞我很高兴,希望河上的灯艺能够一直流传下去。”

  

来源: 杭州网-杭州日报  作者: 萧山记者站 王丽芳 通讯员 刘殿君  编辑: 童丽莉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