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浙大西迁往事拾零

www.zjol.com.cn  2008年05月15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编者按:凌德洪,1914年生,1936年9月进浙大读书,一年后,因抗战爆发,浙大西迁,他的学习中断一年。此后,他赶到广西宜山的浙大续读一年。1939年,浙大再迁校至遵义、湄潭,他转学到西南联大学习至毕业。1942年,他到湄潭浙大,先后做何增禄教授和束星北教授的助教,历时两年。1956年调入现为苏州大学的江苏师范学院任教,直至退休。

  抗战开始后浙大西迁。建德、吉安、宜山,最后在遵义、湄潭直到胜利复员回杭州。历时9年,辗转数千公里,为多难邦家保存了元气,为复兴建国造就储备了大量人才。我曾作为学生在宜山学习一年,作为助教,在湄潭工作和学习两年。往事如烟,倍增怀念。仅就记忆所及,略述二三。

  学习不忘救国

  在宜山期间,浙大同学的抗日救亡运动,在竺校长和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得到蓬勃发展。当时我任学生自治会的组织部长,除进行一般的活动以外,还组织宜山民众夜校,我兼任校长,朱天表任总务主任,下设成人、妇女、儿童三个班,学员数高达两百余人。教学内容为识字、讲故事、歌咏……晚上用汽油灯照明,夜校设在城内,教师和工作人员每晚籍马灯引路,由标营赶去,9时以后返回宿舍。参加教学的同学甚为踊跃,风雨无阻,坚持到暑假,时间过了一年。这一课外社会活动,增进了当地群众对外来大学生的了解,激发了他们的抗日爱国热情。

  日本帝国主义的野蛮侵略,对文化教育也不放过。1939年2月5日,日本飞机18架分两批轰炸了宜山浙大学生标营宿舍,我当时与一些同学担任侦察队员正在做巡视工作,发现9架飞机飞临上空并开始转向,炸弹随即落下,目睹火光一闪,篮球架即腾飞起来。有一枚炸弹穿入地下,没有爆炸,宿舍中一弹,炸去一角。炸后,土木系孙祺荃同学将一本光学书送给我,我在上面题了二十八年二月五日校舍被炸后承祺荃同学惠赠。这一本书的扉页,记录了日本军国主义者的暴行,也记录了同学之间同仇敌忾的深厚感情。

  东方剑桥 求是蜚声

  1944年,英国的科学史学家在参观浙大后对浙大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学术气氛之浓、科研水平之高感到非常惊讶,赞誉浙大为“东方剑桥”。当时浙大理学院在贵州湄潭。湄潭是黔东北的一个小县,因遵义校舍一时无法解决,理学院、农学院及师范学院部分设在离遵义75公里的湄潭。校舍大都为祠堂庙宇,仅修造了一些木楼作为学生宿舍,物理系在双修寺也盖了一栋木楼作为实验室。湄潭很小,但很幽静,没有工业,也没有电厂。生活和工作条件都很艰苦。当时的理学院由胡刚复教授主持,设有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四系。由于竺校长和胡院长重视办学关键在教师,理学院可以说是名流荟萃,大师云集。数学系有部聘教授苏步青、陈建功,生物系有罗宗洛。以数理两系而言,每周一次的书刊讨论会从未间断,除了经常性,学术活动还充分体现了学术自由,老师们在会上有时会争得面红耳赤,会后还是和好如初。

  当时涌现出了很多较高水平的科研成果。如苏步青的微分几何,陈建功的三角函数,早已蜚声国际。王淦昌的中微子存在预言、束星北的相对论和传感无线电极发报机都是世界前沿(因我与物理系和数学系接触较多,其他院系也各有特色,但未能列举)。当时的条件十分艰苦,而这些成果都是在桐油灯照明下获得的。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要进行放射性实验必须要有直流高压电源,王淦昌还以愚公移山的办法,用自制小玻璃管做成千只伏打电池,在双修寺内装发电机,一周发两次电供学生实验用。机床没有动力,有人想办法用人摇动飞轮来维修配件。这种重视实验的严谨态度,是非常可贵的。物理系设有实验技术课,除一般木工、金工外,玻璃工艺,颇有特色。由何增禄教授亲自授课的玻璃工艺分冷、热两种。冷即磨,热则是吹。何教授除作理论探索外,工艺水平均是绝活。后来由于形势发展,冷加工专业从物理系分立出来成为光仪系和现代光学研究所。其创办人庞槐生就是在湄潭成长起来的。何增禄教授则因为国防工业需要,调到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为国家培养更多的高级人才。

  学术交流活动还有一年一度的学术年会,是师生科研水平的展示和促进的好机会。我记得当年的石之浪的小发明“液滴显微镜”利用液体的表面张力,针孔上涂以水形成点球形的物镜,目镜孔稍大,液滴稍扁平,组装成显微镜可得近100倍的放大率,可以观察蓝藻涂片。我也曾用远交几何原理设计了抛物柱面,将线光流变成平行光。符合科学原理,且取材简便。

  除上述学术活动和取得的成就外,还有一种形式,那就是校际合作。湄潭因为没有现代工业的污染,大气清洁度和能见度都很好。当时还在西南联大地质地理气象系读本科的叶笃正做论文时需测大气电离,就是在湄潭农场做的实验。因为浙大没有气象系,而挂在史地系,实验测试技术则多由王淦昌教授指导。

  湄江吟社 诗情隽永

  湄江吟社是在1943年2月28日由数学系教授钱宝琮,苏步青,化学系教授王季梁,中文系教授祝廉先,和中华残教社创办人之一的江恒源(问渔)及附中胡哲敷,农经系张鸿谟组成的业余社团,由江问渔担任社长。吟社每月活动一次,大家或直抒胸臆或感物兴怀,藉以互相砥砺,陶冶情操。活动由几位老前辈轮流主持。我在1944年经步青师介绍入社,得到很多教益和鼓励。多有唱和之作。惜时隔多年,大部分散逸无踪。今尚保存有问渔先生六十述怀原石印件一份。当年我仅30岁,江老以前辈身份,称我为兄实与现在同志的称谓一样。

  盖当年在湄时,江老曾有“待到六桥泛诗舸,追忆往事意何如”的诗句。而今前辈都已仙逝,六桥诗舸难续湄江旧梦。书此片段,作为追思。顾吟社之流风余韵,在美丽的西湖,必将超越前人,开阔新境。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凌德洪  编辑: 童丽莉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