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海上一人笑去也,求真一生未了情

www.zjol.com.cn  2008年05月17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16日,上海龙华殡仪馆,人们握着支支素雅鲜花,在淡香中送别一位老人。照片上,老人眼神睿智,嘴角含笑。

  老人名叫王元化,一位无论学术成就还是品格风骨,均无可替代的一代大家。

  5月9日22时40分,王元化在上海瑞金医院逝世,享年88岁。

  一盏曾经照亮中国人文学者航程的灯塔,此刻,化作星辰。

  王元化,1920年生于湖北武昌,4岁时,王元化随父母搬入清华园西南角的南院,一号住的是赵元任,二号是陈寅恪,王国维也住在南院。后来,王元化书房名“沪上清园”。

  作为一位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著名学者,王元化在中国古代文论研究、当代文艺理论研究、中国文学批评史、中国近现代思想学术史研究上开辟新路,颇有建树。他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写作,著述宏富,在其60余年的学术生涯中,发表了《向着真实》、《文学沉思录》、《文心雕龙讲疏》、《文心雕龙创作论》、《清园夜读》、《思辨随笔》、《九十年代反思录》、《读莎士比亚》、《读黑格尔》、《王元化集》等著述和作品。

  “王老生前说过:‘我的学术生命结束时,我的生命也就结束了’。”当天专程从北京赶来送别王元化的钟喆回忆说。

  钟喆在复旦大学新闻系就读时,作为志愿者给王元化读书,老人当时眼睛已接近失明,每天仍学习、思考不息。“我给王老读一些札记,还有商务印书馆版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有些字我不认识,就老实告诉王老,王老便戴上眼镜凑在眼前看,然后告诉我这个字念什么,他会把这个字讲得非常明白:最古老的起源,什么意思,在哪本书里面……王老八十多岁了,记忆力仍然非常好,能把书都背下来,很智慧的一个老先生。”

  王元化的著述,浸透着他的真诚和对学术的锲而不舍,以数十年功力锤炼之睿智,怀抱真挚的现实关切,对一系列重大理论问题深刻反思,发而为文,或如一石投潭,激起涟漪无数;或如一纸甫行,引领学界风尚。体现着对“有思想之学术,有学术之思想”的一贯追求。他对时代问题的深刻反思,为当代思想文化的研究作出了先导性贡献。

  这一生中自认为个性最突出的,是“忧患意识”——王元化曾言。

  《思辨随笔》,凡229篇,刊行的是他半个世纪以来学术之所思、之所辨、之所得、之所益,无论是在浩瀚古籍中徜徉,还是在黑格尔哲学中周游,还是在艺术世界中赏玩,字里行间散发的却是他不灭的“忧患意识”。

  “王老离世,是中国学界无法弥补的损失。”著名戏剧表演艺术家焦晃说。当年,焦晃与王元化同陷一间牢狱,他回忆说:再痛苦,再困难,王老也不改风骨,严格律己,“他是知识界永远的典范。”

  虽然一生坎坷,王元化却从未放弃对真理的追求。

 [1] [2] 下一页

来源: 新华社  作者: 肖春飞 赵兰英  编辑: 尉洁婷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