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人文大讲堂 > 往期回顾 > 2008年人文大讲堂 正文
 05年总目录
 06年总目录
 07年总目录
 08年总目录
 09年总目录
 10年总目录
 11年总目录
[第287讲]何裕民:文化、性格与疾病[详细]
[第286讲]樊星:江浙文化与当代文学[详细]
[第285讲]赵荣光:苏东坡、苏小小们吃什么 宋嫂鱼羹是如何流传至今 [详细]
[第284讲]陈文新:三顾茅庐,背后推手是曹操 [详细]

[第162讲] 濮存昕:我和我的角色李叔同

www.zjol.com.cn  2008年06月17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第162讲濮存昕:我和我的角色李叔同

北京人艺演员、杭州师范大学弘丰研究中心顾问 濮存昕

  5月底,我去了四川,还坐直升机去了映秀镇。生死存亡给了我太多启迪!爱就是慈悲,我将心比心,如果我是废墟下的生命,如果我是那个孩子的父母或是那对父母的孩子,我会怎么样?在每一次大灾面前,大师们为人师表勇于担当,我们每个人的滋养就来自于师表——从爱感同身受出发去感悟爱

  我要说什么

  有时候我是自信的,有时候是不自信的。比如当我接到邀请到杭州师范大学来演讲,还要做我尊敬的先贤们研究中心的顾问(编者注:杭师大是国家级“弘丰研究中心”的所在地),李叔同(弘一法师)和丰子恺的师生之谊一直是学界公认的佳话,这让我在慌张、不自信与自信之间来回打架,以至于昨天晚上我到杭州还一直在想“我要说什么”。

  当然,我在思考角度的时候,一定是以演员的身份来讲大家心目中的李叔同(弘一大师),因为我演过这个角色,是我唯一能够表达的。我今天演讲来源于你们营造一个气场,营造一种互动,给我一种支持,把我的能量能够燃起。刚才钱江晚报记者说,想整理一只稿子,我说我是“满嘴胡说”,你整理这个稿,是你有生以来最难的一次。

  我演李叔同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1991年我在拍摄《清凉寺钟声》的时候,第一次读到李叔同传记。拍完《清凉寺钟声》后,我就有一个愿望,想演弘一法师。1995年,我终于等到了电视剧《弘一法师》的拍摄,我觉得机会来了,就开始拼命读剧本、练字,有点临时抱佛脚。为了削瘦脸庞,常常饿得眼冒金星,然后发现自己还没有准备好。签字的那一刻,我反悔了,我对导演说“我做不来,我没准备好。”另外坦白地说,在当时也没有拍好这部作品的时机。

  结果这一擦肩,又过了很多年。到了2003年底,《一轮明月》电影制片人和导演打来电话问:“你要不要演?”我说:“我要演,我一定要参加!”剧本拿来一看,有我心目中要表达的空间,而且我有前面准备过的基础,于是赶紧进入状态。2004年3月开始拍摄《一轮明月》,虽然当时的剧本还有待完善,投资也只有三四百万到位(拍一部电影要很多钱,现在很多的小制作电影起码也要六七百万),这点钱哪里够?可是我演李叔同仿佛是冥冥之中有一种注定,使得这部片子艰难地一点一点向前推进,大家都愿意参与,各方面的力量都在汇聚,最后钱凑到了700万左右,保证有胶片,能洗印,各路人才没有要高价,这部影片终于拍起来了。

  我拼命想投入,首先能够做的努力就是饿其体肤,劳其筋骨,远离一个现代青年、一个演员世俗人的生活空间才能够进入到弘一法师的境界。比如说“打坐”,只有呼才能吸,我当时必须要把浊气呼出。有时人家非请你,举起酒杯,丰富的菜肴一大桌子,你不吃人情过不去,你就得张开庸俗的嘴往里吞。我突然想到了高仓健演的杜丘,躲不开吃喝,我就用杜丘的办法,吃完了用手指伸进嘴里,使劲呕吐。那个时候真受煎熬,但我的脸消瘦下去才有权利演,要不然人说“瞧这人的嘴脸,哪里像我们心目中的大师!”

 [1] [2] 下一页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尉洁婷 整理  编辑: 尉洁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