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美国牛人要用激情终结工作狂

www.zjol.com.cn  2008年06月18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每周工作4小时》

  [美]蒂莫西·费里斯著,徐慧玲译

  湖南文艺出版社,2008年4月,38元


  在这个全球化3.0时代,幽灵化的机器彻底变成了一把双刃剑。一方面,飞机、手机、网络给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时空自由,另一方面,它们也给人布好了随时随地工作的陷阱。

  从前,美国有个教会辅导员,名叫维恩奥茨,他从早到晚忙个不停,连家人都不能见到他。后来,维恩奥茨写了一本书:《一个工作狂的忏悔录》,第一次使用了“工作狂”(workaholic)这个词。workaholic衍生于alcoholic(饮酒上瘾的人),指对工作上瘾的人,他们即使不干活的时候,也会开口闭口即工作。

  在以勤劳为传统美德的中国,工作狂其实一直就在我们身边。“有涯之生”就得让工作占满吗?除开人类生理所决定的必需的睡眠,其他的时间都用来工作,那人类跟机器还有什么区别?

  一个美国人对这些古老的问题做出了自己最新的回答:每周工作4小时!相对于全球普遍实行的每周40小时工作制,这话听来真是惊世骇俗,然而这个昵称叫蒂姆的人做到了,他还访谈了很多跟他一样“游手好闲”的人。他们赚的钱够不够花呢?看看蒂姆的人生转折就知道了:从每天工作14小时/年薪4万美元,变成每周工作4小时/月薪4万美元。

  “世界上最富有、最成功的人和所有人一样,每天都拥有同样的24小时,每周都拥有同样的7天。他们之所以杰出,是因为他们更聪明地工作,而不是更辛苦地工作。”蒂姆的这句话对中国人应该是有一定的说服力的,因为中国人不仅勤劳,还很聪明,观念转换,只在一念之间。蒂姆在专为中国读者写的序言里,还说了这样的话:“中国人天生就比美国人勤奋,这既是优点也是缺点。”他还真会说话,简直比中国人还会,原来,他是在中国留过学的。

  人不是机器,但人往往围着机器转。电力出现后,昼夜的界线被人为地打破了,机器24小时不停,人则一拨一拨伺候着机器。在现在的电子时代,机器已经幽灵化了,因为你闻不到机油味了。一本畅销书形象地说:世界是平的,另一本不畅销的书则称这个平的世界为“伊托邦”(电子之乡)。在这个全球化3.0时代,幽灵化的机器彻底变成了一把双刃剑。一方面,飞机、手机、网络给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时空自由,另一方面,它们也给人布好了随时随地工作的陷阱。

  在全球化3.0时代,工作狂不是少了而是多了,而且更多地以“信息狂”的形象出现。正如《伊托邦》一书所揭示的,高速通信链接、智能场所和越来越必不可少的软件所组成的全球性结构,将决定新的城市组织的几大特征:生活/工作一体化公寓,24小时社区……即使在发展中的中国,SOHO(在家办公)的概念也已因房地产开发而深入人心。

  在家办公,或者以办公室为家,方便是方便了,但避免不了这样的后果:工作侵吞生活。巧合的是,与《伊托邦》中“生活/工作一体化”概念相对照,《每周工作4小时》提出了“生活-工作方程式”。通观全书,也许可以拿蒂姆已经用到极致的“80/20法则”来总结:80%的生活只需要20%的工作。

  怎样解好人生这道方程式?蒂姆在书中分四步——定位、精简、自控、解放,“步步为赢”地教你。在“第一步:定位”中,蒂姆甚至从词汇入手来纠正人们的旧观念:“快乐的反义词是什么?悲伤?不是。……爱的反义词应该是冷漠,快乐的反义词应该是——这才是关键——无趣。”他还进一步辨析了“快乐”:“激情是快乐更合适的同义词,它正是你应该努力追逐的东西。它是治愈一切的良方。当朋友建议你跟着自己的‘热情’或者‘感觉’走的时候,我想他们实际上指的就是同一个简单的概念:激情。”

  “什么让我富于激情?”蒂姆最终用这个问题取代了“我想要什么”或者“我的目标是什么”甚至“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类问题。富于激情地度过“有涯之生”,追求人生的品质和趣味,这就是蒂姆的人生哲学。他用这种哲学终结了“工作狂”,也终结了“过劳死”。

来源: 都市快报  作者: 文/周 周(长 沙)  编辑: 童丽莉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