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有多少人在关注农民?

www.zjol.com.cn  2008年06月25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由梁斌文学研究会、《小说月报·原创版》、《天津日报·文艺周刊》联合主办的第二届“关注农民”梁斌文学奖征文日前在天津揭晓。本届梁斌文学奖共收到全国各地的作品500 余部,经过严格评审,最终秦岭的中篇小说《皇粮》、谈歌的《升国旗,奏国歌》、陈应松的《农妇·山泉·有点田》以及狄青的短篇小说《天边的麦田》、金星的《正午》、李子胜的《船殇》、胡继风的《长根须的石头》、赵广建的《乡村情感》获奖。

        “关注农民”梁斌文学奖自2005年以来已举办两届,以关注“三农”,提倡农村题材、扶植农村作家为主旨,力求反映农村现实生活,讴歌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巨大变化,其鲜明的导向性、强烈的现实性和广泛的影响力,引起了国内文坛的极大关注,影响日隆。

        2004年底,主办方在策划梁斌文学奖时鲜明地提出,梁斌是杰出的人民作家,他始终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在进行文学创作时,他始终强调和遵循现实主义原则,结合当时社会上严重的“三农”问题。因此主办方决定把征文主体确立为“关注农民”,引导作家走出象牙之塔,走进农村,走近农民,创作出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好作品。

        由于导向鲜明,应征作品表现出强烈的现实性——贴近现实,贴近生活,贴近农民群众。征文评委、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在审读了第二届征文备选作品后,深有感触地说:“第二届比起第一届来,作家的视野更加开阔,更加贴近现实,当下农村社会生活的重大变革,当下农民命运和心灵的重大嬗变,在应征作品中都有深刻的反映。比如土地问题,比如农民的财产问题,比如城市化问题。同时,作品的文学性也很强。这就是梁斌文学奖的品格。”

        “关注农民”梁斌文学奖的应征作品来自全国各地,无论专业作家还是业余作者,作品的内质非常丰富,许多作品一经发表,即在全国引起反响:如《农妇·山泉·有点田》(陈应松),被《作品与争鸣》转载;《哭泣的箱子》(钟晶晶),被《中篇小说月报》转载;《皇粮》(秦岭)被《中篇小说选刊》、《小说选刊》转载,同时被北京市文化局改编成评剧、天津市文化局改编成河北梆子。据不完全统计,两届评奖共发表作品60余部,转载20余部;其中13部中篇小说,改编为戏剧或卖出影视改编权的就达14件。转载率、改编率如此之高,在近年举办的全国性征文中实属罕见。

        作为梁斌文学奖的评委,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建功说,梁斌的人品和文品让我十分敬仰,他的创作基调是现实主义的,既继承了传统,又有大胆的创新,塑造出来的文学形象非常鲜活,使人过目不忘。如今梁斌先生虽然已经故去了,但他的影响还在,包括对作家的影响和对读者的影响。举办梁斌文学奖评奖活动,我认为意义更加重大,不仅对天津作家的创作,就是对全国作家的创作来讲,也是一种激励和促进。

        “我刚从甘南地震灾区归来,感到当前农村的扶贫问题依旧,而精神扶贫亦是突出矛盾,要满足农民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既是现实需要也是生活需要。当代作家要深入农村,从民间摄取养料,用以服务大众,增强作品的可读性和艺术性。”在接受本报采访时,陈建功谈到农民题材作品写作的三个特点:首先,以深厚的情感关注农民问题,作者贴近实际,贴近生活,有感而发;其次,具有时代气息和时代精神,比如涉及到当下热点话题——农民工问题和农业税问题等;同时体现了新时代农民的精神风貌,对塑造社会主义新农村新农民的形象有一定贡献,在反映主流支流方面也把握得比较到位,既宣传了主流即蓬勃向上的新农民形象,又揭露了不可避免出现在当下农村的问题与矛盾。

        连续两届获奖的作家秦岭,在谈到创作体会时激动地说:观察中国农村社会的历史和现状,是需要制高点的。我蔑视某些貌似权威的学者和作家对农村社会的主观臆断,一如蔑视他们对着荧屏中的汶川大地震发出关于农民人性、道德、灵魂层面空前升华之类的惊呼。走进农民的精神如果非得以灾难为介,真是可耻之极。写作者与庄稼汉的鸿沟,注定了文学表达与农村现实的割裂,而伤口地带往往被瞎子摸象式的文字垃圾所填充。而由于我站在崖畔上看村庄,所以激发了我的无限写作灵感。

        湖北作家陈应松创作的神农架系列小说,记录了山区农民的生存现状,他说:“梁老曾在湖北工作过,从他的小说里我看到了湖北农村的影子,这更激励我深入农村,努力写好农村题材的作品。”

        河北作家、以“三套马车”蜚声文坛的谈歌一向以工业题材为主,本届征文他将视野转向农民,他说:“《升国旗,奏国歌》是一篇写农民进城的小说,能描写农民,是我创作中新开垦的一块领地。我与梁斌老先生是同乡,上个世纪,我在报社工作,曾采访过老先生,他的音容笑貌,此刻彷佛仍在眼前,他的文学教诲,彷佛仍在耳畔。”

        许多文学界人士纷纷建议主办方将梁斌文学奖坚持下去,打造成一个民间最有影响力的文学奖项,吸引更多作家关注农民。正如冯骥才所说,能够使我久久不能忘怀的除去梁老坚实而富有魅力的文学力量,还有那种对中国革命事业的忠诚与赤诚。这种革命情感与精神影响了一代两代中国人,并直至今天。梁斌是中国革命文学杰出的代表,他的作品是中国文学一笔重要财富,也是天津文化史的宝贵财富,是值得永久珍藏和广大发扬的精神财富。

来源: www.ccdy.cn  作者: 连晓  编辑: 童丽莉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