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各地专家在沪参加学术研讨会认为 通俗文学业绩不应被“遮蔽”

www.zjol.com.cn  2008年06月25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中国的当代小说写作容易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要不就俗不可耐,将通俗变成了庸俗;要不就极度抽象,完全没有俗世的消息。在我看来,这两种极端都是不成功的。”日前,文学评论家谢有顺在复旦大学召开的《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插图本)》学术研讨会上提出的这一观点,引起了与会者的热烈讨论。

        小说雅俗不应对峙

        在复旦大学召开的学术研讨会上,文学评论家谢有顺指出,小说最不应该造成雅和俗的对峙。小说保存着最具体、最日常、最细节的部分。人们往往对俗的热爱超过对雅的热爱,作品角色的材料便来自俗事。王安忆的小说写得最具体、最符合日常情理的一面,是我最感兴趣的部分。然而,中国当代小说存在一种通病,容易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要不就是写实,实到俗不可耐,通俗成了庸俗,或是极度抽象,变成了不食人间烟火。好的文学观念往往是从实到虚,这就是为什么《红楼梦》受认可。谢有顺认为,“文学最好的部分就是从实到虚的状态,而不是那种结论清晰的部分,也不是完全抽象,恰恰是模糊的、暧昧的、混乱的、说不清的那样一个区域最值得作家用力用心。”

        通俗文学不是陪客

        多年前,苏州大学范伯群教授首先在《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史》中提出的“通俗文学不是文学史的陪客”的观点,在当时造成了极大影响。日前,《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史》再次出版了插图本。他的观点直指文学史不应“遮蔽”从《海上花列传》以来的通俗文学的业绩,包括当时看来很通俗但是现在被不少人视作“经典”的张爱玲,还有张恨水等一批新市民小说的代表人物。北京大学教授严家炎说,上世纪80年代有一个中国作家团去法国访问,发现法国人认为巴尔扎克是畅销书作家,他的文学被看作通俗文学,但巴尔扎克并没有因此而被贬低。由此可见,对通俗文学的看法中外是不一样的,这样的差异导致了研究上的差别。严家炎说,西方文学研究者没有像我们这里这样俯视、甚至轻看通俗文学。

        文学应该多元共生 

        作家王安忆在会上道出了自己的担心:“我其实害怕自己的作品被归为通俗小说。长期以来,通俗小说的定义都很负面,这使得今天的写作者很怕被归到通俗里去。其实,很多小说家是非常好的通俗小说家,比如张欣。但如果从严肃文学的角度去评判,这类人进行小说批判的力量还是不够,但是她们对生活带着浓厚的兴趣是十分可贵的。”事实上,《飘》究竟应该被认为是俗文学还是雅文学?巴尔扎克、张爱玲是不是人们认为的通俗作家?这些反复讨论的问题,是否有必要讨论出明确的答案呢?复旦大学教授张新颖则认为,面对今天文学创作的现状,再用原来的文学观念,很难对一些情况作出解释。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来建立的纯文学观基本是个排斥的过程。文学史不断发展,看似是越来越高,其实越来越窄,被排斥在外的东西越来越多,可以构成文学的越来越少。一种多元共生的文学,应该足够可以融化雅俗,重构观念。


来源: 文汇报  作者: 陈熙涵 张烁  编辑: 童丽莉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