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英国作家开出最恨书单

www.zjol.com.cn  2008年06月26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多位英国著名作家近来放出狠话,称有些经典或名著实在让他们心烦,有时真恨不得点把火,把它们统统烧掉。

  《星期日泰晤士报》日前刊文,开列多位作家的“欲烧书单”,不免令天下爱书人瞠目,其中既有陀思妥耶夫斯基、狄更斯、弗吉尼亚·伍尔芙、DH.劳伦斯这样的过往大师,亦包括多丽丝·莱辛、萨尔曼·拉什迪、伊恩·麦克尤恩等一众当代名家。

  该报小说版主编彼得·坎普一马当先,上来就找到了自己的头号敌人,称“陀思妥耶夫斯基总是将我击溃”。他从未读完过《白痴》,而陀氏的歇斯底里、臆想和狂热传染了他,“几乎要弄死我,就像害了一场病”。专栏作家西蒙·詹金斯也选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说他有次度假时带了《罪与罚》,结果把它丢进了游泳池。“每一页都好像算计着,要把你弄得万念俱灰……我确信,要是周末想去西伯利亚自杀的话,它倒是挺合适。”他说。

  头牌畅销推理小说家伊恩·兰金则挑出了拉什迪的《午夜的孩子》,并自述好几次读它,都没挺过前十页。他少年时很喜欢托尔金的《霍比特人》,但读了30来页的《魔戒》就不得不放弃。但他最恨的是诺曼·梅勒的《古夜》(Ancient Evenings),上大学时因为主修美国文学,便硬着头皮看到600页,最终被书里的法老和变态性事弄得作呕。“他(指梅勒)给我上了一课,那便是:读不完某本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评论家和小说家克里斯托弗·哈特选了劳伦斯的《圣马尔》(St Mawr),又补充道:“确切地说,是劳伦斯的所有作品。”——因为他缺乏幽默感,实在无趣。作家DJ.泰勒也将白眼给了劳伦斯,他小时候偷看爷爷珍藏的《查太莱夫人的情人》,其中的性描写逗得他咯咯直笑。“太做作了。”他说。

  文化编辑海伦·霍金斯认为,麦克尤恩所著《赎罪》的开放性结构让她很难受,因为作者让她“弱弱的脑袋”自己来决定故事的结局,他老人家倒好,放弃了作为小说家的关键职责,辜负了读者对他的信任。

  剧作家马克·拉文希尔回忆说,他小时候甚爱狄更斯,狼吞虎咽地读个没完,长大了再看,却反感于他的怪里怪气与故作忧伤。与自己真正喜爱的列夫·托尔斯泰相比,狄更斯就像在市场里耍把式的江湖艺人。现在,他唯一能重读的狄更斯作品,就是《匹克威克外传》。

  此外,《星期日泰晤士报》文学主编苏珊娜·赫伯特认为,多丽丝·莱辛的《金色笔记》过长,过时,而且自闭。著名评论家约翰·卡利选了弗吉尼亚·伍尔芙的《奥兰多》,小说家斯蒂芬·阿米顿则不喜欢伍尔芙的《浪》。

  我们见惯了“最爱书单”,这份“最恨书单”倒不失为另一种参考,告诉我们,不喜欢某本名著未必是一种羞于示人的罪过。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未必要做到人云你也云,在你的文学餐桌上,总该有萝卜青菜熊掌鲍鱼的选择。

  不过,带着《罪与罚》出门度假本身就是个失误,怪不得陀思妥耶夫斯基。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要想在游泳池边,夏日阳光下愉快地享受阅读之乐,阿加莎·克里斯蒂什么的还差不多。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你得躲进密闭的斗室,抽两包烟再开读,然后,你就尽情享受作为失败者强烈自怜时的那种快乐吧!

来源: 东方早报  作者: 康慨  编辑: 童丽莉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