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冲着奖金去

www.zjol.com.cn  2008年06月30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关键词:奖金

  对于刚从“文革”阴影中走出来的中国,1978年,就年份来说,应该是个春天之年,冬天过去了,春天姗姗来临万物竞相复苏。《春之声》通过有线广播响彻中国的城乡大地。流行语是拨乱反正。全国恢复高考。县城重点中学恢复招生,国营工厂、机关事业单位开始公开通过考试招工招干。生产、学习、工作、生活似乎都有走向正轨的意味。许多在“文革”中想都不敢想的事,社会上也开始慢慢作兴了,比如奖金,典型的物质刺激嘛,这样一个在当时看来明显有悖于社会主义精神的事物,居然也开始在一些工厂单位悄悄试行,令人眼热心跳。

  那时,我以16岁的低龄参加工作,被招进了县城的一家国营工厂。而我去那里,说白了是冲着那家厂的奖金去的,发奖金在那时可还是个稀罕事。那是1980年,7月份我从淳安中学高中毕业,参加当年高考落榜后,对学习就有些厌倦。因为有居民户口,就参加了工作。当时全县共有二十几家行政事业单位以及国营、集体企业面向全县公开招工,形式是考试,但只考笔试,不面试。其中有家国营工厂——淳安无线电厂引来了众多的报考者,招工名额是33个,而实际报名人数竟达200余人,报名热度远远超过了一些不怎么出名的行政事业单位。个中的关键,无非是这家工厂经济效益好,每月都有奖金发,这在县里算是比较出名了。

  考试那天的景象乱哄哄的,借用阿城《棋王》中描述的文字,阳光照在待考青年的屁股上,个个蠢蠢欲动。关于这家在今天已经消失的无线电厂,我至今记忆犹深。在淳中临近毕业那年,我多次听到一位老师带着羡慕和嫉妒的口吻说过县无线电厂的工人待遇之好,奖金之高的事,因此对该厂印象特别深刻。招工,当然首先就奔着奖金去挑单位了,至于什么个人发展、个人兴趣爱好什么的,根本就没考虑过。在工资普遍较低的现实中,哪怕是多一元钱的奖金,其吸引力也是足够大的。

  1980年的年末,我哼着当时的流行歌曲“幸福不是毛毛雨”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走进了淳安无线电厂,成为自食其力的一名国营企业的全民所有制工人,那时的我:青春,自豪,充满理想。

  然而现实是贫乏的,第一个月的工资发下来,我只拿到区区27元钱,确实少,而且车间主任还告诉我们说,学徒期第一年是没有奖金的,只有基本工资。我便有些失望,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好像无线电厂的效益并不像人们传说中的那样好嘛。那么师傅们的奖金有多少呢?待了一个月下来,就知道了真实情况。师傅们是有奖金的,每个月都有,发奖金的形式则比较复杂,也比较民主:每个月集中开一次会,大家来评奖金等级,对大家公认本月劳动量最多工作最积极的就评为一等奖,奖金是5元,而且有名额限制,每个班组每个月的一等奖名额最多不能超过2名,一般只有1名,大部分都是二等奖,奖金4元,个别表现差的也有拿三等奖的,奖金是3元钱。这就是无线电厂让全县的人眼热眼红的奖金制度了。在今天看来让人笑掉大牙的一点可怜的奖金,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却是头一个吃螃蟹的。为了这多1元的一等奖,师傅们有时也会争吵得面红耳赤,愤愤不平,让我们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一年后,我们也可以拿奖金了,因为还是学徒,所以奖金只能是师傅们的一半,也就是说一等奖才2.5元,二等奖2元。记得我拿到第一笔奖金时,当初招工奔奖金来的那种兴奋劲已经不再有,毫无疑问,奖金太少了。物价也开始有所上涨,这么几元奖金够干什么用呢。后来,有奖金的单位越来越多,奖金比我们厂更高的单位也多起来,无线电厂的比较优势在其他单位的崛起中逐渐荡然无存。

  再后来,工厂的效益慢慢下滑,随之奖金制度也开始改革,不再实行评奖制,而是改为工时制,计件工资制。奖金是水涨船高了,然而,工人的生存压力也陡然增大了,为了多拿工资不得不多做。我是个比较懒散的人,谋生能力极差,经常连基本工资都不能保证,更甭提什么奖金了。最终的结果自然是,我离开了那家在全县最早发奖金的工厂。

  回忆往事都是美丽的,即使过去的经历在当时有多么难熬。多年以后的今天回想起来,逝去的时光经过记忆的沉淀竟然有了一层温暖的底色。奖金,这一在今天看来多么稀松平常的事,在那个年代居然可以是最吸引人的一种因素。现在,我们每个月拿到手的奖金甚至超过我们的工资,奖金已经成为我们年收入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每个月拿着很少几元钱奖金还被巨大的羡慕和嫉妒包围着的无线电厂的工人们,谁又会算得到今天的事呢?因为社会的发展,因为改革开放政策的开明,我们的生活因此丰富而玄妙。

来源: 杭州网-杭州日报  作者:  编辑: 尉洁婷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