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原创文学天地 > 小说·连载 正文
   

第六章

www.zjol.com.cn  2009年06月01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第六章

  想把自己的思维和行事方式强加在下一代头上,其实是愚蠢的。然而,天底下总有不少父母不断地在重复这样的傻事!

  ——————————————

  1

  几天来逸彬全家齐上阵,加上成福、阿寿几个帮工,没日没夜不停地挑拣,清洗,翻晒,总算把霉变的山货都处理完毕了。一过秤,挑选出来还能出售的山货竟只剩了十分之一光景!逸彬就近卖给了妙石镇的潘老板。余下的多数扔的扔,舍不得扔的就留下自家食用。

  暂时空闲无事,逸彬每天陪陪凤秀和儿子云驹。自从杭州回到磐岩以后,他和凤秀一起,虽然也免不了要发生些口角,但只要把话说明白了,便又和好如初,两人感到真比新婚还要甜蜜,每晚如胶似漆,尽享肌肤之亲。一段时间凤秀的脸也变得象盛开的鲜花一样灿烂,有时边走路,还边哼起小曲。

  只是这个儿子让他心里烦透。从小奶奶宠、母亲宠,逸彬回来后,更宠他,什么都依他,如果稍有不称他心意的,便大哭大闹。这段时间家里开销紧了,也开始象村里其他人家那样,用大部份番茹干丝放在一点米里一起煮,煮好的饭再用竹饭捣匀,盛在碗里。阿驹拿起饭碗,见不是白米饭了,便把整个饭碗都摔在了地上,还在地上打起滚来,哭叫着:“我要吃白米饭,我不吃番茹干!”泪水和地上的泥和在一起,一张小脸成了大花脸,那只漂亮的金边碗也被摔成了几瓣。

  这么大一碗饭全被倒在泥地上糟蹋了,逸彬很是婉惜,想起自己平时连碗底里的一粒米饭都弃之不舍,这小畜生竟将一碗米饭都倒在了地上!他更信家中打破碗是一件丧门不利之事。乡下习俗,只是家里有人死了,才拿只饭碗摔在大门外,以驱鬼避邪。现在阿驹竟无端将饭碗摔破,他的气不打一处来,忍无可忍,第一次抡起巴掌打了云驹,马上小云驹稚嫩的脸上泛起了五条红红的血印,“哇”得一声哭得更凶了。

  母亲李氏颤颤巍巍站起来,一把抱过云驹,大声斥责逸彬:“你昏头啦?小孩子懂什么,你出手那么重,就这么一个孩子,被你打坏了怎么办?”转而又抚摸着小云驹的脸:“哦,阿驹乖,不哭,明天奶奶带你到镇上买糖果去。”这样连骗带哄的,云驹仍是号哭不停。

  逸彬火冒三丈,蹦起来还想过去教训他几下,被凤秀拦住,李氏回过身来,吼道:“你再敢打阿驹一下,我就和你拼了这条老命!”凤秀也劝道:“这孩子从小这么长大,你一直不在他身边,靠你这一、二下,就能把他教育过来?!”逸彬只得咽下这口气。这一顿饭吃了一半,大家都没有心思再吃下去了。

  第二天一起床,阿驹就缠着奶奶,非要奶奶带他到妙石镇上买糖果不可。磐岩到妙石有四、五里路,凤秀说:“你都八岁啦,奶奶背不动,妈背你去,好不好?”阿驹就是不肯,一定要奶奶背。没办法,凤秀只有远远跟在后面。

  李氏迈着小脚走得气喘嘘嘘,停下来实在走不动了,云驹催促着:“奶奶快走啊,快走啊!”凤秀赶紧从后面赶上来,从李氏背上抱过云驹,云驹扣住奶奶的脖子就是不肯松手。凤秀说:“阿驹乖,你不是要早点到妙石买糖果吗?妈背你走得快,好吗?”

  “不,我就要奶奶背!”阿驹大声嚷道。凤秀就说:“去迟了店要关门的呢,妈先背你走一段路,让奶奶歇会儿再背,这样好吗?”这回总算谈妥了。但没歇多一会,他就挣扎着仍要李氏背。

  回来的路上,李氏走着走着脚一软,摔倒在地。就在她摔倒的那一瞬间,双手仍紧紧搂着后背的小云驹!倒地后也顾不得自己的疼痛,第一句话便是:“快看看阿驹摔坏了没有?”

  凤秀接过阿驹,赶紧去掺扶李氏,发现她已站立不起来了。于是一把拉住一位路过的乡亲,让他快去通知逸彬。逸彬慌忙跑了过来,将母亲背回了家。

  请郎中来一检查:骨头断了!郎中说:“年纪大的人骨头脆,怕是一时好不了了。”李氏从此卧倒在床。

  生意上的打击和家中突然的变故,对逸彬来说无疑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逸彬对这小畜牲真是气也不是,打也不是。但转而冷静下来,他又觉得自己的心在阵阵发疼:我一个大男人,连儿子要吃米饭的这点要求都达不到,我不枉为人父吗?

  李氏和凤秀知道,这段时间重重压力都压在逸彬一个人身上,脾气不好也是自然的。自从他父亲去世,家里就靠他一个大男人顶着。尽管见逸彬第一次这样痛打阿驹,尽管李氏为此又摔断了腿,她们知道责怪逸彬是无用的。于是,反过来劝逸彬要想开些,生意总是会有做的。

  对于母亲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为自己操心,逸彬有说不出的愧疚。而对凤秀能如此通情达理,反使逸彬更增生了一分对她的爱怜。

  一日晚上,逸彬与凤秀亲热过后,逸彬说:“人家都说孩子多,反而好养,一个孩子容易娇惯坏了,你说呢?”凤秀说:“是啊,但是……”

  逸彬见她欲言又止,便边一边笑着问:“你不能给我再生几个?”一边用手轻轻抚摸起凤秀的乳房来。

  凤秀叹了一口气说:“唉,这件事我一直压在心头,几次想对你说,就是张不了口。我在生阿驹的时候难产,接生婆弄来弄去,流了好多血,总算大人小孩的命是都保住了。但临走时扔下一句话,说我以后可能不能再生育了。我再三追问,她也不说什么原因,只是说也不一定,等你和丈夫同房后一段时间再看。当时你人在外,我又无法证实这件事……”

  逸彬大为吃惊,叹道:“你难产的事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凤秀将逸彬的手从自己胸前移开,背过身去,抽泣了起来:“同你讲又何用?你在那么远,讲了不反而让你分心?”

  逸彬用双手又把凤秀的身子掰了过来:“你接着讲。”

  凤秀说:“你回来这几年,我和你像新婚一样。我想如果怀上了,就不用再提这事了。可是几年下来了,每个月经水照样来,我想可能我真是不能再生了。”

  “真的吗?!谁接的生,我找她去!”黑暗中,逸彬瞪大了眼睛。

  凤秀说:“人家能保住我们母子二人的性命已不错啦,你们男人哪知道,女人生孩子就是过鬼门关呢!”

  过了半晌,凤秀见逸彬不啃气了,便说:“我想你和金姑两个从小青梅竹马,我又不会再生了,你不如把她娶进来,为葛家再多生几个?”

  逸彬说:“看你说到哪儿去了?葛家族规订得很清楚,男丁非无后不能娶妾。我怎么可以破坏祖上传下来的这个老规矩呢?金姑已铁了心当尼姑了,我为她造庵,只是尽我一份责任。我原是盼你再替我多生几个的,唉,生不了也就算了。”

  凤秀至此才真正明白逸彬的心思,她顺从地拥进了逸彬的怀里……

 [1] [2] [3] [4] [5] 下一页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无忌  编辑: 尉洁婷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