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吴越春秋 正文
   

消逝的航船

www.zjol.com.cn  2009年07月12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宁波城区处在平原水网地带,塘河辐射四围,纽带似的紧紧连接着周边的鄞、奉、慈、镇乡村和集镇,古朴的拉纤、摇橹竹篷航船曾是老百姓进城或去乡间的主要交通工具。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宁波市区有5个内河航船埠头:城东面有“大河头”、“新河头”,城南有“濠河头”,城西有“接官亭船埠”,城北有“三宝桥船埠”。每天有近百班航船往返郊县乡镇,当时各个船埠每逢过年、过节,航船到班时人声鼎沸,客货拥挤犹如如今的汽车客运站。

  我记得当时从我家的甬北骆驼镇到宁波,虽然只有不到20公里的航程,现在汽车只要半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到达,但那时航船却要走半天时间。碰上天气下雨,逆风行舟时,时间还要再长些。上世纪60年代初,宁波师范学院已搬迁到莫枝陶公山,我去看望一位同学,记得是从江东新河头乘上航船的,一开船,坐在船舱内的瞎子艺人,就敲起锣打起鼓,唱开了“新闻”。本来还在交谈的旅客逐渐静了下来,被说唱艺人的新闻所吸引。不过所谓“新闻”,也就是民间流传的一些如“相公落难成书僮”、“小姐私订终身后花园”之类的故事,来消磨时光。当“新闻”唱到感人处时,有时也会赢得一些妇女同情的泪水,航船到码头时“唱新闻”也就结束了,旅客们大都会给盲艺人几分零钱作酬劳。

  乘船时我常常走出船舱,观看航道两边的田野风光,塘河上有高大的洞桥,有三眼、四眼平桥。有些平桥没有纤道,纤夫就得“甩纤板”,使纤绳荡过桥洞,这一精彩表演我最喜欢看。当遇上新的纤夫,“甩纤板”技法不好,就要甩上多次。

  乘坐夜航船则另有一番意境。夜航船静静地行驶在航道上,左右都是碧绿的豆麦田地,在不同的季节,还能听到田野里青蛙、秋虫的奏鸣,以及纤夫沉重的脚步声,纤绳磨擦桥石的“嘶嘶”声,抬头望天上皓月,仿佛月儿也随船一起移动。

  上世纪50年代后期,城区江北“三宝桥”船埠河道率先被填,改建成公交线路,东、南、西塘河上,也出现了柴油机拖轮,运量增加,船速加快,拉纤、摇橹的航船逐步被取而代之。

  从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随着乡乡通公路计划的实施,航船逐渐在市区航道上淡出,濠河头、新河头、大河头的船埠河道,一条条被填平,改建成公交线路,航船在宁波市区悄然退出了历史。

来源: 宁波网  作者: 张俊  编辑: 柳博姗

我来说两句:(留言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昵称:  
 
相关稿件:
·万件华光礁沉船文物运抵海口 全部修旧如旧(图)
·结缘西湖60年老船工讲故事:我载陈毅游西湖
·《红船向未来》入选百首爱国歌曲
·有“船”有“桥”的新城标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