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人物 > 对话 正文
   

夏衍:好书会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www.zjol.com.cn  2010年11月23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小序

  垂垂老矣,总期望在生之年向社会做点贡献,乃至微小亦可。心意也。思考到一生为记者的我,平生相识名人不少;其中也有尊敬的恩师。平生亲闻其鲜为人知的名言和振聋发聩之名句。现先编组五篇一组的短文。与网友共享之。是以《今日论语》为主题。

  声明一下:现所编写的名人先后都已仙逝,他们的名言名句,已成遗言。不,已成历史名言。推而广之,很可能发展为中国文化的遗产。若然,谓之曰:《今日论语》不也可乎。

  这就是历史发展的规律,实践出真理嘛!

  作者 蔡平

  《今日论语》六

  好书会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 前文化部副部长夏衍

  从“五四”以来,与上世纪同龄的夏衍,可谓是全国闻名、无人不晓的革命老人;他是革命文学多面手、中国进步电影的奠基者、剧作家、翻译家、报告文学开拓者……直到新闻记者。

  夏衍从染坊学徒东渡日本留学,学的是工科,关注的却是文学。回国后,他首先译了高尔基的《母亲》;于1929年在上海《沪江书铺》发行。此书一经发行就受到读者的欢迎,影响深远。

  我是上世纪40年代末在大学求学时读了这本译作,对作者仰慕之至。1949年上海初解放,经洪深先生函介才直接与夏衍相识。此时我已参加了上海《新闻日报》的记者工作。夏公当时是上海文教界的领导。翌年,上海建立外宾招待委员会,夏公是负责人之一。而我也被借调到该会参与宣传处的新闻报道工作。每稿都得夏公亲自审核、签发。这样,我与夏公有了进一步的相交。

  夏公的一生,既坎坷又多姿多彩:——从杭州的染坊学徒、浙江工专、东渡日本留学;先在专科学校学习化工,毕业后又进九州“帝大”工学部继续进修。这期间,他在学工却忙里偷闲研究了许多世界名著文艺作品。如狄更斯、莫泊桑、左拉、屠格涅夫、契科夫、托尔斯泰等大家的名著。高尔基的《母亲》就是其中之一。这些名著对他影响很大。他从而摆脱了“工业救国”的思想,他要进一步寻求救国途经。于是在孙中山途经日本时,他拜访了这位推翻满清帝国的革命先驱。中山先生对他的爱国言辞十分赞赏。由于中山先生的引导,他直接接触了政治。从此他说:“一边研究学问,一边关心国内外的政治”。用他自己的话说:“不管怎样,我总算被五四运动这一激流冲洗了一下,都不觉得于那些与学业无关的事,是大逆不道的事了”。他要熊掌与鱼兼而有之。(见夏衍《懒寻旧梦录》)然而回国后,在1927年鉴于国民党蒋介石施行的白色恐怖,他决然与国民党决裂而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到了文化大革命,夏公却蒙大难了:不仅楸斗批判,且入狱受审查。被诬陷为电影界的“祖师爷”、“四条汉子”……当了无罪的“罪人”。受审时竟被打断了右腿。然而在大灾大难时,他决不在交待材料中任意涉及他人。他很谨慎;唯恐他人受牵连。出狱时夏公是靠双拐被亲人接回家的。不过,他在出狱前向专案组提出:“我被监禁八年七个月,应给我一个结论。”回答是:“结论会给的,现在可以告诉你,敌我矛盾作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好在出狱时正是小平同志恢复了工作,夏公就亲笔致函邓小平申诉。事后,夏公的冤案就彻底平了反。因而夏公又精神昂扬地承担了文艺界的领导工作,与周杨一起复兴被“四人帮”搞乱的文艺工作。文艺界的春天终于来临。

  记得我是在“四人帮”粉碎后的第二年,为《辞海》有关条目做组稿工作,出差到了北京。在北京利用周日特地访问了夏公。他因眼睛衰退;初握手相认了很久才说:“喔!是你呀!欢迎、欢迎。”然而会见时,他所关注的还是上海文艺和新闻界的现状,以及在文革期间被迫害的情况。其时我也“平反”不久,只能告诉他一个大概。他问得很详细。据权威人士告诉我:陈沂同志在“文革”结束后,被任命为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后,陈特地去拜访了夏公,请其指点。夏公说:“你要做好二件事:一是恢复《新民晚报》,二是重开上海大世界”。

  夏公还是集邮大家。他储存有极稀贵的邮票。其中有“价值连城”的。然而在逝世前,全部捐献与全国邮政。邮局一位专家说:“其价值至少在百万元以上”。关于藏书、藏画亦都分别捐献到浙江图书馆及其他单位。他笑对受捐献的图书馆的人员说:“你们自己挑选吧,多多益善”。

  爱猫的故事,这是传闻,相信是真的。夏公爱猫是人人皆知的,夏公蒙难后,两只猫成为自寻野食的野猫。然其仍守在夏公原住宅的周围。夏公八年后被释放返家时,两只猫出现了。

  作者简介:蔡平,1921年生,浙江兰溪人。1949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外文系,获文学士学位。同年任上海《新闻日报》外事记者;1956年任《文汇报》文艺部记者,其间曾任上海中苏友好协会干事。“文革”结束后调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任副研究员,并在复旦大学新闻系讲授外刊时评、兼《新闻大学》编委。离休后任《上海译报》编委,《中国日报》上海办事处特约编辑,上海文史馆馆员。著有《车铃人》《夏坝岁月》《孙大雨和莎士比亚》《洪深与中国话剧》及电影《万家灯火》等剧评。译著有《美国战后经济结构》《黑格在里根庄园作客》等 。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蔡平  编辑: 吕卫星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相关稿件:
·钱学森:人才乎?天才乎?大学制度要改
·文学家靳以:友谊让幸福倍增,痛苦减半
·话剧首创者洪深:人与兽的分野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