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人物 > 对话 正文
   

钱伟长:我的专业就是祖国的需要

www.zjol.com.cn  2010年11月23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小序

  垂垂老矣,总期望在生之年向社会做点贡献,乃至微小亦可。心意也。思考到一生为记者的我,平生相识名人不少;其中也有尊敬的恩师。平生亲闻其鲜为人知的名言和振聋发聩之名句。现先编组五篇一组的短文。与网友共享之。是以《今日论语》为主题。

  声明一下:现所编写的名人先后都已仙逝,他们的名言名句,已成遗言。不,已成历史名言。推而广之,很可能发展为中国文化的遗产。若然,谓之曰:《今日论语》不也可乎。

  这就是历史发展的规律,实践出真理嘛!

  作者 蔡平

  《今日论语》十二

  我的专业就是祖国的需要 ——上海大学终身校长钱伟长

  中国力学之父钱伟长终于在98岁高龄与世告别了。他的闪闪发亮而又坎坷不平的一生经历,都贯彻了他这句格言“我的专业就是祖国的需要”。在青年岁月,他考取了清华大学。在入学考试中,历史和语文都考了满分100分。而数、理、化和英语的考分却只有20多分。于是他被历史系录取了。在历史系学习中,钱伟长感到当时的救国之道应该是理科而非文科,于是下定决心,孜孜不倦地研读了数理化,不久就向校方申请转系——物理系。经转系考试,校方同意了。从此,他一生都为力学——固体、流体力学方面辛勤奋斗。

  1942年,钱伟长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功弹性力学系取得博士学位。从而在美国加州大学世界导弹之父冯?卡门(Von Karmine)的指导下从事航空航天工作。当时在二战期间,英国正受着德国法西斯V1V2导弹的威胁,伦敦岌岌可危。英国首相丘吉尔迫向美国罗斯福总统求援。罗斯福就把任务交给冯?卡门。而他又把它交给了钱伟长。钱测算了V1V2的飞行途径,从而提出了打击V1V2的妙策。伦敦得以安全渡过难关。丘吉尔在战后发表回忆录中说:“我们真正要感谢这位美国青年科学家”。丘吉尔错了。非也,他是中国青年科学家钱伟长。

  1956年,周总理召集一批专家讨论并制定未来的科学规划。当时钱伟长担任清华大学教务长和中科院学部委员的职务。在他提交的规划中包括有原子弹、导弹、航天、自动化、计算机和自动控制等项目。他的建议遭到绝大多数专家的否定。只有两位专家支持。一个是闻名于世的法国居里夫人的弟子,研究原子弹的钱三强,一个是搞航天的钱学森。争鸣了一年多。最后周总理说:“三钱”说的是对的。从此“三钱”的称谓扬名全中国。

  可是,历史在曲折中发展,由于1957年的“争鸣”中,钱伟长提出的办学方针与照搬苏联教学的方针相异,终于被打成了右派分子。所幸的是毛主席保护了他,说:“钱伟长还是一位好教师。应该让他仍以教授的名义担任教职”(大意)。这是全国唯一的不进行“劳改”的右派。当然,课是不能教了。他成为全国闻名的咨询教授。美其名曰:“万能博士”。

  改革开放后,他受到了小平同志的重视,亲自签订聘书,聘为上海大学校长并说明是终身校长,不受年龄限制。由时为上海市长的汪道涵亲自把这一特殊的聘书送上:“你是不能辞职的呀”!他担任校长后,就大刀阔斧地进行教学改革,受到了全校师生的尊敬。他提出:“你不上课,就不是老师,你不搞科研就不是好老师”!

  就在钱伟长聘任为上海大学校长后不久,我曾有个机遇被聘为该校的外语教师,可以“高山仰止”地而受到他的教导。可惜的是这幸福的机遇却成为泡影。事情是这样:当时我因患急性脑神经——大脑皮质缺损的疾病在家休养。时任上海市机关事务局局长张苏平很关心我。他建议:“你是否换一个岗位到新建的上海大学去教外语?”如同意,由他推荐。我点了头。结果,主治我疾病的上海华山医院神经科专家秦政大夫认为:“不妥,上讲堂昏倒怎么办?”于是,这一千载难逢的良机消失了。我与钱伟长这位大师加深相识的机遇,就这样擦肩而过。命运如此,也只好“认”了。

  作者简介:蔡平,1921年生,浙江兰溪人。1949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外文系,获文学士学位。同年任上海《新闻日报》外事记者;1956年任《文汇报》文艺部记者,其间曾任上海中苏友好协会干事。“文革”结束后调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任副研究员,并在复旦大学新闻系讲授外刊时评、兼《新闻大学》编委。离休后任《上海译报》编委,《中国日报》上海办事处特约编辑,上海文史馆馆员。著有《车铃人》《夏坝岁月》《孙大雨和莎士比亚》《洪深与中国话剧》及电影《万家灯火》等剧评。译著有《美国战后经济结构》《黑格在里根庄园作客》等 。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蔡平  编辑: 吕卫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57.85.110.1
 
相关稿件:
·杨绛:灾祸孕着智慧,苦难磨练人生
·徐铸成:作为记者不仅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
·陈虞孙:“样板戏”者,“月亮擦粉”也
·李仲衡:天才与疯子只有一步之差
·前劳动部副部长施复亮的《非孝论》
·夏衍:好书会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钱学森:人才乎?天才乎?大学制度要改
·文学家靳以:友谊让幸福倍增,痛苦减半
·话剧首创者洪深:人与兽的分野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