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原创文学天地 > 小说·连载 正文
   

姐弟相见

www.zjol.com.cn  2010年11月25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受此惊扰,祝五一立即尿不出来了。他有几分尴尬,又有几分气恼,冲门外道:“怎么也不敲门啊!”

  他走到水池前,打开水龙头正准备洗手,门外传来了方舟的声音:“请问,你是哪位呀?怎么用这个卫生间呀?”

  ——《独家披露》连载(二)

  田野。白天。

  一列火车呼啸着穿过田野,向中都驶去。

  

  中都火车站-站前广场。白天。

  祝五一走出旅客出站口,站在人潮汹涌的站前广场上,茫然四顾。远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近处的荧幕墙正在播放花花绿绿的电视广告。大都市的喧嚣扑面而来,令人眩晕。

  攒动的人头中,一块接站的纸牌显现出来:“永川 祝五一”。

  

  方家大院-门口。白天。

  汽车停在方家大院门口。祝五一下了车,惊讶地打量着眼前这座气度不凡的大宅——暗红的门户,青砖瓦顶,古朴而厚重。

  

  方家大院-前院。白天。

  祝五一跟着左新光穿过前院,向宅子里走去。他一路上好奇地东张西望,突然“咣当”一声撞在一扇透亮的玻璃门上。他捂着鼻子,面孔因疼痛而扭曲。

  陈阿姨从客厅里出来,先看看玻璃门,再看看祝五一,大声询问:“没碰坏吧?”

  祝五一反问:“你问哪儿啊?”他指指鼻子,又指指玻璃门:“这儿还是那儿?”

  陈阿姨:“啊,啊,问你,你没碰坏吧?”她的眼睛却又瞟了一眼玻璃门——玻璃门完好无损。

  

  方家大院-客厅。白天。

  他们走进客厅。左新光放下祝五一的行李,离开了。

  祝五一四下打量——这是一个大富之家,豪华而不失雅致。正墙上挂着一块横匾:“大道之行,天下为公”。陈列柜里摆放着一尊奖杯。祝五一凑过去,辨认着上面的刻字:“中都杰出企业家”。

  这时,祝五一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他转头看去,看到祝槿玉与一个魁梧的长者走进客厅。

  祝五一:“姨妈……”

  祝槿玉:“五一,这是你姨父!”

  祝五一笑了笑,说:“我知道,我猜就是。”

  祝槿玉:“怎么不问你姨父好啊?”

  祝五一:“姨父好。”

  方守道和祝槿玉在沙发上坐下,招手示意祝五一也坐下。

  方守道:“你在永川上的是大专?”

  祝五一点头。

  方守道:“学的什么专业?”

  祝槿玉:“他学的什么污水处理,我以前不是告诉过你吗?”

  方守道:“那么,除了你学的专业,你还喜欢干什么?”

  祝五一:“骑车。”他简单回答,有点坐卧不宁。

  方守道:“骑车?”

  祝槿玉:“噢,他和几个同伴有时候在永川公园里表演小轮车,公园给他们开点儿工钱。”

  方守道:“骑小轮车只能算是业余爱好吧,男子汉还是应该有自己的事业。五一呀,你的事业心怎么样?”

  祝五一突然打断:“不好意思,这儿有厕所吗?”

  方守道和祝槿玉面面相觑。

  

  方家大院-走廊。白天。

  祝五一来到一个卫生间门口,他拧了一下门把,发现门已反锁。

  卫生间里传来陈阿姨的声音:“等一下!”

  祝五一在门口来回踱了两步,终于急不可耐地走了。

  过了一会儿,卫生间的门开了,陈阿姨走出来,看看四周无人,自言自语地说了声:“谁呀?”

  祝五一穿过走廊,继续向前走去。

  一间卧房屋门半敞,祝五一从门口匆匆走过……又返身回来向房内探看,这间卧房的卫生间空闲无人……

  

  方家大院-方舟的卧室-卫生间。白天。

  祝五一享用着卫生间,尿声如瀑。忽听身后门把响动,连忙回头。女孩方舟推门进来,发现里面有人,惊叫一声,连忙退出,把门关上。

  受此惊扰,祝五一立即尿不出来了。他有几分尴尬,又有几分气恼,冲门外道:“怎么也不敲门啊!”

  他走到水池前,打开水龙头正准备洗手,门外传来了方舟的声音:“请问,你是哪位呀?怎么用这个卫生间呀?”

  祝五一并不理会,不慌不忙地洗手。见水池的一侧挂着几条毛巾,他凑过去用鼻子闻了闻,却犹豫着没敢动用。

  祝五一打开门,看到方舟守在门口,他让开了房门:“你也要用厕所?我用完了,你用吧。”说完,他向门口走去,使劲地甩着手上的水珠。

  水珠溅到了方舟的脸上。她下意识地擦了擦脸,一时失语。她冲进卫生间环顾一下……冲了出来,向刚刚走过门口的陈阿姨大声问道:“这人是谁呀?”

  

  方家大院-餐厅。黄昏。

  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陈阿姨正在上菜。

  方守道向方舟介绍祝五一:“方舟,这是五一,你应该叫他……”他停下来,似在选择称呼。

  祝槿玉轻声提醒道:“表弟。”

  方守道:“对,表弟,其实你们年龄差不多。”

  祝槿玉向祝五一介绍方舟:“方舟在中都时报上班,是个记者。”

  祝五一向方舟点点头。方舟爱搭不理,看都不看他。

来源: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作者: 海岩 金凌云  编辑: 吕若禾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58.66.1.101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