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原创文学天地 > 小说·连载 正文
   

初到报社

www.zjol.com.cn  2010年11月25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崔哲:“你姓什么?”

  祝五一:“祝。”

  崔哲:“朱,还是祝?”

  祝五一:“祝,祝贺的贺。”

  崔哲愣了一下,问道:“你到底姓祝,还是姓贺?”

  ——《独家披露》连载(三)

  祝槿玉察觉到方舟的不快,说:“方舟,你和五一小的时候还在一起玩过,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啦?他外号叫老六……”

  方舟淡淡地:“没印象了,我记性不好。”

  方守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都太小,还不记事儿呢。”

  祝槿玉问祝五一:“五一呀,你还记得吗?”

  祝五一觉察到了方舟的不友好,于是话也说得不甚客气:“我不太喜欢和女孩玩,我印象中没和女孩一起玩过。”

  方舟冷冷地:“嗯,可能女孩一般也不太喜欢你这种类型。”

  祝五一:“我什么类型啊?”

  方舟一本正经地说:“这我形容不了,反正有你这一类型。”

  祝槿玉笑着圆场:“小时候玩儿的时候你们就打架,大了还打。吃饭吧。”

  于是吃饭。少顷,方舟再次开口,话题转向七间房拆迁项目。

  方舟:“爸,你们七间房那个项目什么时候完工呀?我们报社有几个同事问我,他们都着急回迁。”

  祝槿玉:“你们同事还有住七间房的?”

  方舟:“啊,我们报社的一座老宿舍楼也在这次的拆迁范围里。”

  方守道:“我们已经给拆迁户都安置了过渡性住房,你让他们耐心等一等,世界并不是一天就能变得美好。”

  方守道说罢,举起杯子,说:“五一,欢迎你来中都,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祝五一连忙举杯:“谢谢姨父,谢谢姨妈……谢谢表姐。”

  祝槿玉和方舟也相继举杯,动作有快有慢,表情各不相同。真正感到满足和温暖的,大概只有祝槿玉一个人了。

  

  中都时报社-会客室。白天。

  会客室里,崔哲正在采访祝五一。韩振东坐在一边旁听。

  崔哲:“你姓什么?”

  祝五一:“祝。”

  崔哲:“朱,还是祝?”

  祝五一:“祝,祝贺的贺。”

  崔哲愣了一下,问道:“你到底姓祝,还是姓贺?”

  祝五一:“祝。”

  韩振东笑了一下,想说话,崔哲用目光制止了他,接着问道:“祝什么?”

  祝五一:“祝五一。别人都叫我老六。”

  崔哲:“老六?为什么?你们家有六个孩子?”

  祝五一:“不是。我们家就我一个。我叫五一,五加一等于六,所以叫老六。”

  韩振东忍不住插话道:“算术挺好,呵呵。”

  

  中都时报社-走廊。白天。

  萧原和周自恒穿过走廊,边走边谈。

  周自恒:“……我看这个小伙子素质不错,当发行员是不是可惜了。”

  萧原:“您的意思是……”

  周自恒:“记者也可以从我们内部的优秀工人当中选拔嘛,你回头面试一下,看看他能不能当记者。合适的话,就不要埋没人才。”

  

  中都时报社-会客室。白天。

  会客室里,采访继续进行,已经谈到了劫持案的细节。

  崔哲一脸的惊讶:“什么?那个歹徒说的话,你一句也没听清?”

  祝五一点头承认:“啊,当时心里有点儿乱,就没听清。”

  崔哲:“那不可能一句也没听清吧?”

  祝五一:“反正没太听清。当时周围特别乱,远处还有个工地‘嘣嘣嘣’的……”

  韩振东故作恍然:“噢,你当时是不是紧张得……失聪了?”

  祝五一:“什么叫失聪,就是聋啊?”

  韩振东:“是啊,你当时是不是一下子就失聪了,聋了?你现在耳朵怎么样,现在还有没有嗡嗡嗡的回声?”

  祝五一:“当时那场面你又不知道,要是你,你也不一定全能听清。”

  韩振东刚要还口,崔哲打断道:“韩振东,你给公安局打个电话,问问当时什么情况。”

  

  中都时报社-采编平台。白天。

  采编平台上,韩振东给警察打电话询问情况。

  韩振东:“咳!我们这位也没听清他说的话,所以,我们领导让我问问你……什么?那这事儿可就奇怪了……好的,我就问一下,因为报社要报道这事儿,情况得先弄清楚啊。行,你先忙你的。就这样,回头请你吃饭。”他挂断电话,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并且把这个表情,表示给坐在旁边的方舟。

  方舟也在看他,一脸疑问。

  

  中都时报社-会客室。白天。

  韩振东回到会客室,向崔哲汇报。

  韩振东:“我刚问了问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他们说,案子目前还在审讯中,具体情况还不能透露。我私下里又问了一个比较熟的警察……”

  崔哲和祝五一同时盯着他。崔哲问道:“怎么样?”

  韩振东:“那个警察……也没透露。”

  崔哲和祝五一同时泄气,崔哲白了韩振东一眼:“搞什么呀你!”

  韩振东:“崔主任,你说,这个歹徒,他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崔哲:“我这儿不需要主观分析!”

来源: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作者: 海岩 金凌云  编辑: 吕若禾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69.20.1.101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