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文学副刊 正文
   

指路人

www.zjol.com.cn  2011年07月26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百度知道”上有这么样一个帖子,一位外地青年要来上海,他听说在上海问路是要收钱的,否则都没人会搭理你,于是就发了个帖,想问问在上海问路有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是不是要“手里拿着现钞才能问得到路”。

  上海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形象从这个帖子就可以看出来,实在是不咋地。

  不过“收费问路”这件事还真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我有个姑妈据说80年代的时候在上海就遇到过弄堂里的大妈说“给我一块钱我给你指路。”那年头一块钱可值钱啊,姑妈一个月的工资才30块。仅此一事,上海人在姑妈脑海中的形象这辈子都翻不了身。

  这种事我自己也遇到过。12年前,我来上海念大学,那也是第一次来上海,学校接新生的校车在北广场等着,结果我们不小心从火车站南广场出来了。那个时候觉得上海火车站真是太大了,简直像座迷宫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于是去问南广场一个开包子铺的老板娘,老板娘说不知道;又问旁边卖豆浆的铺子,铺子伙计说,你买我几杯豆浆,我就告诉你。后来我们遇到一个拉人力三轮车的,他说这里到北广场可远着呢,走路要走上半个钟头,要不你们坐我的车,我把你们拉过去吧。最后我们付了4块钱车费给他,他只花了5分钟就把我们拉到了北广场。

  许多年后我才能分得清,当时开包子铺的、豆浆店的和拉三轮车的其实都不是上海本地人,但火车站的第一印象却让人不由得对整座城市的评分骤降。

  这些年上海的城市环境和市民素质都有很大提高了,至少我在路上是从来没碰到过要收钱指路的,反倒是经常碰到一些操着我家乡口音的路人向我问路,在我给他们指明方向之后接着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身上钱不够,你能不能借我们几块钱坐车?”

  第一次遇到我还真给了他们十块钱,但半个钟头之后当我回到原地发现他们还在“问路”,顿感好心喂了狗,进而怀疑自己的智商受到侮辱,遂怒斥之,驱逐之。

  后来这种情况遇到多了,不等对方开口我就能从其神情中判断出是真问路还是想要钱,测试了几次,屡试不爽。

  上个月去了趟香港,在地铁站有些迷失方向,看到有位大叔坐在站台上的一个玻璃房子里,应该是工作人员,于是打算去向他问问路。地铁大叔远远看到我们走来,大约还隔着20米的样子,就小跑着从房间里冲了出来,微笑着详细解答了我们的问题,还额外提醒了我们在香港旅游的注意事项,例如不能在地铁里吃饭喝水。

  在香港的一个星期里,每天我们都会遇到这样和蔼可亲的指路人,有的甚至恨不得亲自把你送到目的地去。这让我们非常的不习惯——受虐惯了就是这样,别人对你好点总觉得心里不太平。

  回到上海那天晚上,在机场等出租车的人太多,我们只好坐了一辆公交车到市区。为了搞清到哪里下车回家更近,我多问了售票员阿姨两句,只见她娥眉一竖,声调顿时高了八度:要方便侬去坐差头啊!

  我心中一阵窃喜。终于回到人间了。

来源: 浙江在线-今日早报  作者: 戴旺财 媒体人 天蝎座  编辑: 吕若禾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