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浙江文讯 正文
   

武侠流行文化最危险的是武侠只有一种类型

www.zjol.com.cn  2011年10月07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图/东方IC

武侠华人世界的流行文化最危险的是武侠只有一种类型

———香港作家乔靖夫专访

□吴小攀 柴银赣

  武侠,是华人世界特有的流行文化,是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一座桥梁,更是中华百姓不可或缺的生活元素。当代小说、漫画、电视剧、电影、网络游戏等等几乎都离不开武侠,即使是早在传奇、话本时期也多侠义小说如《水浒传》、《三侠五义》等。“武”与“侠”的结合,与我国传统“儒”、“道”、“禅”文化密不可分,“武侠精神”也成为我们追求人格完美的民族情结。上个世纪,金庸、古龙、梁羽生等武侠大家的作品将武侠小说推到一个高潮;武侠小说经过了二三十年的低潮之后,在当代又掀起一个小高潮,温瑞安、乔靖夫、黄易,这些名字走进我们的视野。

  乔靖夫简介

  1969年出生于香港,大学翻译系毕业。先后涉足新闻翻译、电脑游戏开发、编剧、流行乐填词等领域。2000年以《深蓝》获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CASH)最佳歌词奖。1996年开始于香港出版一系列动作幻想小说,其作品以充满凌厉电影感的文字,糅合外国“冷硬派”小说风格,在流行文学世界开拓了一片奇异瑰丽的新领域。(吴小攀 整理)

  比传统的武侠现实一点

  羊城晚报:您应该很熟悉金庸、古龙、梁羽生这些作家写的武侠小说了,他们的武侠故事背景多在古代,您的武侠小说跟他们的有没有什么不一样?或者说,您自己在武侠创作上有什么样的追求?

  乔靖夫:最基本的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我设定的这个武林世界,实战的武打的风味跟他们是不一样的。比如说金庸的《天龙八部》,他的武功已经写到很幻想的地步了。而我写的武打就没有什么“武功真气”,而是突出武术的实战要素,原来人们幻想的神秘力量其实是人体内的“运动神经”。另外,传统的武侠有一个明显的设定,比如说武功练到第九层的人肯定能打赢只练到第八层的人。但是我从我自己练武的经验和对武功的理解来看,我觉得两个水平相当的人对打,决定输赢的也有可能是两个人的精神状态、心理状态、环境等其他因素。可能我今天能打赢你,但是明天我可能会因为一些精神状态的原因输给你;或者说我在比赛场上赢了你,可能在街头,或是黑夜我就又输给了你。而古龙的武功“禅意”就很浓,有的时候一剑就可以毙命。而我就会比较注重细节,两个人的胜负说不定就会因为这些细节决定,例如我的功夫里面刚好有一种是可以克制你的招式,所以我的小说跟古龙的也就很不一样了。我觉得我的武侠比传统的武侠相对现实一点。

  羊城晚报:武侠里面读者熟悉的多是武当、少林、昆仑等“八大门派”,您自己学习过、热衷过空手道、咏春、菲律宾Kali等武术,您刚刚也说您的小说创作比较现实,那您的小说中的武林门派的设定会不会也比较现实呢?

  乔靖夫:我的《武道狂之诗》里面的主人公是青城派的。我觉得创新固然很重要,但是不能离开传统太远,不能离开读者太远。武侠小说还是有自己的一套语言,有一些既定的概念。把这些传统的既定的东西和我自己的一些特点合起来才能让读者接受我。

  我很喜欢写传统的东西,比如说我这本书里的故事就是一个门派被灭了的青城派少年要去报仇这么一个简单的故事,但是我用一种不同的方式去表达,也会去表达一些从前没有表达的东西。比如说,主角最初只是为了报仇,但是这一个报仇的过程也变成了他自己成长的过程,他通过跟不同的人的接触,慢慢明白在这个社会上,他的武功也是可以行正义的,也就是开始有了“侠”的影子,于是主角也就有了更大的方向,学会去承担自己在这个社会的责任。

  羊城晚报:您的这种想法是不是可以说是受了现代的一些观念的影响?

  乔靖夫:这个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其实外国也有很多类似武侠的东西,比如说罗宾汉、美国西部牛仔、日本的剑侠片,因为人类有一种共同的向往就是希望正义战胜邪恶。武侠精神其实很简单,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什么是英雄?英雄不一定是有很强的力量或者是有很大的权力的,而是那种维护社会正义,让别人得到幸福的人,比如说去扶起一个摔倒的老人。

  羊城晚报:有没有想过一种更根本的突破,比如说写以现代城市为背景的武侠?

  乔靖夫:这个比较难的就是现代有法律,有法律就不用直接用武力去解决很多争端,除非是写一个很没有法律的地方。“武侠”如果被放到现代,小说就会变成另外一种东西。我的朋友黄洋达,写了《金融刺客》,其实他的小说也有一种武侠的味道,只不过他用的“武功”已经是“金融手段”了。如果还是要写武侠的话,我想还是以古代为背景容易些吧。

 [1] [2] 下一页

来源: 羊城晚报  作者:  编辑: 姜倩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