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讯 八面来风 文艺菜篮 人文咖啡馆
史海钩沉 人文大讲堂 戏迷评审 文学副刊
  文澜读书 博物馆 浙江九千年 吴越春秋
翰墨丹青 民间艺术 人物 考古 文保单位
  文化热点 文化交流 文化读图 文化博览
文化视频 中国诗刊 商帮 专题 回首页

·南方小镇为啥爱吃馒头 据传与方腊起义有关
·称一称,好过夏!
·75岁的罗奶奶:说说立夏的“老吃食”
·立夏农事
·立夏农谚
·立夏民俗
·“清明笔祭”丰富了民俗活动
·浦江马灯:民间瑰宝

·压力好大啊
·NO PP,NO WAY
·B咖的春天
·红帽子“奥迪特”
·悲催的寒暄
·奥斯卡
·对谁苛刻
·双层列车
·追寻吴冠中:平民画家 大师本色
·中国音乐领域含蓄下的“忐忑”
·行为艺术的道德底线在哪?
·艺术圈的奖项评选身价几何?
·从鲁迅文学奖管窥当代文学:回归传统文化成长期趋势
·微博式生存:在微博里生活,还是在生活里微博
·小月月神帖:审丑的间歇性狂欢
·别迷失于“感官总动员”
责任编辑:吕卫星
邮  箱:lwx@zjol.com.cn
电  话:0571-85310964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人文频道 > 八面来风 正文
   

《铁梨花》作者萧马辞世 女儿严歌苓伴至最后

www.zjol.com.cn  2011年10月12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父亲的影响让严歌苓也走上了写作之路

  父亲 萧马原名严敦勋,1957年开始发表作品,生前著有长篇小说《破壁记》《纸铐》,散文集《淮河两岸鲜花开》,电影文学剧本《巨澜》《柳暗花明》《水痕》《江南雪》《淝水之战》《青春似水》等。中篇小说改编的电影《钢锉将军》,曾影响一时。

  晚年,他的小说《铁梨花》被搬上荧屏,深受好评。

  女儿

  严歌苓以中、英双语创作小说,是中国少数多产、高质、涉猎广泛的作家。其作品多折射出人性,哲思和批判意识等。代表作品:《小姨多鹤》《第九个寡妇》《赴宴者》《扶桑》《穗子物语》等。

  根据她小说改编的电影《金陵十三钗》已经由张艺谋拍摄完成,将于年底上映,同时已经参评明年的奥斯卡。

  继作家麦家痛失父亲之后,昨日又有消息传出,作家严歌苓的父亲、著名作家萧马于10月10日在北京病逝,享年81周岁。昨晚近八点,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到严歌苓的出版合作方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相关负责人杨磊,他向记者证实该消息属实,“我刚从他们家出来”。

  最后一刻女儿侍奉在侧

  对于记者想要采访严歌苓的要求,他表示:“她目前的心情,肯定不适合接受采访。”不过他也向华西都市报记者透露,严歌苓从国外赶回北京,陪伴老人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两人父女情深,令人感动。昨日,也有不少网友在微博上纷纷悼念这位老作家。

  杨磊对华西都市报记者说:“肖马先生与女儿严歌苓父女情深,严歌苓目前长住德国,但她每年都要回国很多次,就是为了看望自己的父亲。严歌苓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她在文学上能取得如今的成绩,受她父亲影响非常大,她甚至说过‘没有我父亲的影响就没有我这个作家’。”

  迟了一步文集年底就要出版

  他同时还向华西都市报记者透露,由他参与策划的4卷共100万字左右的《萧马文集》预计将于年底出版上市,“没能让老先生看到样书,深表遗憾。”

  在严歌苓看来,父亲那一辈的作家身上都带有很强烈的对国家民族的忧患意识,“他们的作品都带有很深的对国家、民族走过的路的沉重反思。他们的理想主义在作品里留下了很深的烙印”。“就算他不为国家民族忧患,也会有一些别的,比如个体的痛苦”。而严歌苓自己的忧患意识则和父亲类似,甚至两人还相互分担,“不过我们这一辈人会比父辈更宽恕。”华西都市报记者张杰

  ●父女情·著书

  《铁梨花》是作家父女合写

  《铁梨花》是萧马30多年前的作品,当时萧马希望为当演员的妻子写一个符合年龄和外形的角色,(他的妻子,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很有名的电影演员俞平,也是严歌苓的继母,主演过电影《小二黑结婚》)于是有了故事中集大善和大恶于一身的传奇女子“铁梨花”。遗

  憾的是,因为种种原因,这个故事除了发表在一家电影杂志外,就只深深留在了严歌苓的心里。

  后来,机缘巧合,严歌苓操刀改编了父亲的作品,从4万字的剧本变成了16万字的长篇小说,也是这对作家父女的首次合作。华西都市报综合

  ●父女情·严父

  女儿写书,最怕他“挑刺”

  严歌苓坦言,尽管父亲从来没教过自己该如何写作,但作为第一个读者,每当看完严歌苓的作品,父亲总能给出最一针见血的评价,直指严歌苓最心虚的地方。

  “我的第一个作品是童话诗,父亲就告诉我要先学会写大白话;后来《人寰》得了大奖,父亲说的确是写得很好,但太理性了,所以我后来又写了写实的《谁家有女初长成》。”严歌苓说,尽管也会有读者觉得这些作品太通俗,但她还是决定“多听爸爸的”。而父亲给越来越忙的严歌苓最新的一个忠告是:要在喧嚣中沉下去。当被问到自己是不是父亲心目中最好的中国作家时,严歌苓爽朗一笑,“肯定也是最好的之一吧!”

  如今的严歌苓在当代华人作家中占据了相当的分量,不过严歌苓却透露,尽管有一个作家父亲,但小时候却没人认为她能当作家,“我小时候活泼好动,爱唱爱跳,看书也没长性。后来开始写作了,父亲也觉得我写不下去。”在赴美留学之前,严歌苓并没有真正学过写作,不过,父亲的藏书却是她最好的学校和老师,“当时可以找到的经典作品我家基本都有,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除了藏书之外,父亲对音乐、绘画和建筑同样研究颇深,而这些也都使严歌苓耳濡目染。《北京晚报》

来源: 华西都市报  作者:  编辑: 钱芳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我要注册
 
相关稿件: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